Quantcast

content

国贸边上还有“老虎机”

2001-11-07 06: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1月4日,一位读者打来电话,反映他的一个朋友在外企开车,经常送老板去国贸谈生意。有“热心人”介绍他到附近的一个地下游戏厅玩,谁成想这个地下游戏厅里面全是“老虎机”,朋友短短几天里就输掉了三千多元。这位读者说,希望记者能将它曝光,别让人再上当受骗了。

三十多台“老虎机”分列两排

眨眼工夫就“吃”了10元钱

晚上11点,记者来到国贸附近的一幢小白楼前,一个身裹军大衣的男青年警惕地打量着记者。

顺着狭窄的楼梯走入地下室,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记者仔细一看,在这个狭长的地下室里,靠墙两边从头到尾,摆满了游戏机,记者粗略估计,至少在30台左右,几乎每台机器的前面都坐着人在玩,几乎每个人都在“吞云吐雾”。

记者的到来,让游戏厅里的服务人员警惕起来,他们不住地打量着记者,记者若无其事的走走停停,装做看别人玩游戏。这时,一个高个子男青年朝记者走来,难道被他们发现不成?记者赶紧拉开旁边一个凳子坐在游戏机前并大声招呼服务员:“这台游戏机能玩吗?”一位女服务员应声而来,记者装作不懂问道:“游戏币多少钱一个?”

服务员:“我们不卖币,直接上分。”

记者:“多少钱一分?”

服务员:“10块钱500分。”

记者所坐的游戏机名为“漂亮金花”,每次至少要押注80分才能开局,每次以3张牌和庄家比大小,输的话就从500分里扣80分给庄家,而这只是最保守的玩法,其间还可以根据自己牌的大小翻倍下注,服务员站在记者身后指点玩法,不知是记者运气好还是机器照顾,竟连赢数局。此后,机器好像开始“正常工作”了,记者是每局必输,眨眼工夫,500分就剩下了60分,想再下注,机器却告知,分数不够不能下注,记者问服务员:“剩这60分怎么办?”

服务员:“要么,你再买500分续上,要么,这60分就作废。”

记者:“要是赢的分多怎么办?”

服务员:“我们可以给你消分,还按照10元500分退给你。”

这时,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男青年对服务员说:“我这有2000分,消了。”只见服务员走过去熟练地拿出一把钥匙,在游戏机上端的小孔里一拧,然后又拿出了40元钱交给男青年,扭头对记者说:“就这样消分。”

记者:“这不就是赌钱吗?”

服务员:“玩老虎机就是这样。”

服务员的手中攥着一沓钱

“来查的还不是例行公事”

记者在“漂亮金花”上被“吃”了几十元后,服务员也似乎打消了顾虑,放松了警惕,不在记者周围转了,趁这机会,记者开始在游戏厅里“巡视”。游戏厅里“老虎机”的种类好几种,名字也叫得响亮,什么“我爱中华”、“霹雳钻石”等,都是以上分押注的形式赌钱。这时已经是零点,但赌钱的人却个个精神抖擞,男的、女的都把眼睛直直的盯在屏幕上,有的把机器拍得“啪啪”响发泄愤恨,有的是长嘘短叹不停怨恨自己,每个人的前面都放着数额不等的钞票,随着他们面前钞票的逐渐减少,服务员手中的钱厚起来。记者观察,游戏厅里上分的服务员有六七个,每人各管一片,每人手中都攥着一沓厚厚的钱。

游戏厅给服务员还有夜宵吃,一些服务员边吃边工作,记者看到一个服务员“辖区”内玩家不多,正在悠闲吃东西,就走过去和她闲聊。

记者:“这里几点下班。”

服务员:“早着呢,六点才关门。”

服务员接着问:“你第一次来吧,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记者:“是朋友介绍来的。平常都是什么人来这里玩。”

服务员:“都是周围工作的人来,像这个楼上的餐厅厨师和国贸那边的厨师来的最多。”

记者:“这里生意这么好,一天能赚好几万吧。”

服务员:“哪有那么多,生意好时,也就是一万块吧。”

记者:“你们老板挺有门路的,像这种赌钱的地方就没人来管?”

服务员对此问题很不屑:“当然有人管了,经常有人来查,但每次来还不是例行公事,看一下就走了。”

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个男青年似乎不怎么走运,索性同时开了两台机器开赌,记者问他:“赢钱了吗?”男青年一脸沮丧的表情说:“很少赢过,一直输。”

记者:“今晚输了多少?”

男青年:“快到一千了。”

记者借口来到楼上的卫生间,刚好碰到一个厨师模样的人,记者问他:“在下面玩过游戏吗?”

此君悻悻地说:“以前玩过,涮了我一两千块,不敢玩了。”

凌晨两点,记者从游戏厅出来,而门口那个穿军大衣的人却还在寒风中站着,记者不解他站在那儿干吗。

“军大衣”原来是通风报信的

戴红箍的老大妈对游戏厅也很熟悉

第二天下午,记者又来到国贸附近。距游戏厅还有一段路程时,记者询问一个停车场的管理员:“知道这附近有个玩牌的游戏厅吗?”

管理员:“就在那个白楼里,好像被封了吧,上个月把机器都给拉走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记者来到游戏厅附近的居民区,向一个骼膊上戴着红箍的老大妈打听游戏厅,老大妈手一指:“就在那边,拐个弯就到了。”看来这个游戏厅在这一带还挺有名,谁都知道。

在一个报摊前,摊主解开了记者心中的疑团,摊主说:“那里面就是赌钱的,所以他们专门在外面有一个人望风,有人来查,他们就赶紧对付,不过,这游戏厅老板有办法,真是查了,还照样营业。”原来昨晚一直站在外面的“军大衣”是通风报信的。

记者随便在游戏厅的周围走了一圈,发现距游戏厅300多米处就有一所中学和一所小学。

记者手记

“老虎机”“吃人”的事情在近些年常有发生,有为此着迷狂赌而沦为阶下囚的国家干部,有丢弃学业偷钱骗钱的学生,那些躲在幕后的老板们却在偷偷乐着数钱,他们想尽各种办法,从公开转向地下,从几台到几十台,使越来越多的人为此堕落.

更耐人寻味的是,对于这家“老虎机”厅,保安和小贩知道,附近的餐厅和国贸里的厨师是常客,甚至戴红箍的老太太也知晓它的名声,那么这个竟然开在国贸边上的“老虎机”厅为何又能如此坦然地自行其事、屡查不倒呢?


消息来源:北京青年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