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清水君:当代大陆[宫廷秘史]

2001-10-15 04: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踏入新千年,一个越来越明显的政治剧在中国大陆上演:
一方面,胡锦涛接连获得国家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等职,直待明年取江泽民[中共独裁集团总书记]、[国家主席]之职而代之,当然,如果能够夺得[军委主席]彩头,那就等于[大好河山自此在胡主席的枪口下把握],可以[高枕无忧]矣!

很不幸,胡锦涛虽然自[89血迹]未干之际从西藏走来,一路如同[林黛玉]那样,不敢[多走一步路、不敢多说一句话],隐忍偷生到今日,仍然不能获江泽民[完全信任]。

这不奇怪,江胡之间,是隔代遗传,江是邓小平与胡锦涛的过渡之船,江自比[第三代核心],岂能甘心于[第二代]直接指定[第四代]?

辛辛苦苦,好不容易从血迹上爬起来,刚刚渡过了经济危机,压平了地方诸侯与军阀派别,屁股热了一半,就得退休?江泽民自然恨[生不逢时],没能超毛赶邓,如今对付一个懦弱如阿斗的小胡,还摆不平?

何况,胡一向向老邓看齐,搞所谓[绵里藏针],每逢大事就[三缄其口],弄得老江罪鹏心里忐忑不安:[弄半天天安门那事我们都白辛苦了,便宜了你?你形象这么好干什么?要黑脸一起黑去!]

于是,派小胡对美国吹胡子瞪眼,[快去要求美国佬赔钱道歉,你不要怕得罪美国人,我们天天抓美国人 (当然原籍是我们的华夏子民),放一个就能让美国高兴好多天!]

要小胡对法轮功决不手软---[你尽管胡来好了!你手上要是红了脸上要是黑到我们这样,我们提前交班!]

逼小胡发毒誓对天安门血变永不翻案---[我们要是从血泊中倒下去了,老百姓也就从血泊中站起来了,那时你参加总统选举吧,一定完蛋!]

、、、小胡该做的都做了,就差没有[挖出一颗被共产邪教思想控制的红心给党看],可是独裁集团元老---特别是江李两鸟显然仍然不放心,而且是大大地不放心!

[你太年青,太天真、、、too yung,too simple,too navies!]这话原在中南海对小胡谆谆教诲来者,一不小心说习惯了送给了香港[狗仔队]!

[总而言之,现在绝对不能交班,至多交一半留一半,最累的活给你,我留着六四式坦克枪打兔子吃肉!]

当然,这一半也不能说交就交,要找个代理出面[监国],恰在此时,看见那个天天溜进来给江总捶背的[当代韦小宝]曾总管。

[小桌子小凳子、、错了,看多了还珠格格、、、小曾子啊,替我去看着小胡,能扶则扶之,不能扶则你自代之,当然,实际上帘子后面我会给你撑腰的、、、]

曾总管其实早就有此一想,今日闻听江总懿旨,精神百倍,要立即带兵出发,对小胡严加看管约束。

[还不行,你地位低下,先去做个[军机处]章京吧,特旨准于军机处随便走动。]

就这样,曾庆红与胡锦涛成为[军机处]--(现改名[政治局]以显示改革之志)的哼哈两大将。一得[第二代]之遗嘱,占据先机;一获[当今天子]宠幸,压倒万千邪教粉黛,除了宋什么英。

本来,以胡曾二人之才干志向,均无问鼎龙座之心。但共产邪教最大的特色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你要[不服]都[不行]的,所以无数能人志士要么去了海外干吼[民主],要么进了[局子]争取自己的[自由]先。剩下的没有嘴巴与脑袋的,就爬得飞快,所以胡曾两人此时颇有[鸡立鸭群之势],两人均不免小觑了天下英雄,把天下众生看成[鸡饲料里面的虾米],偶而发现两个蚱蜢,也雀跃欢喜,[这个还比较肥,我来啄我来啄!]于是各利用[共红团]、[阻止部]两大草皮搜集自己发现的蚱蜢,以待他日食用之!

时日无多,离[交班]时节渐近,小胡][接班]之心如宝剑开韧,渐露明光;而小曾[阻止]小胡[坐庄]之志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盖因共产邪教有一大法则:[要么no. 1,要么nothing]。谁到这份上,都不要把生死存亡交付对方,都必须尽力争取这天下第一大邪教教主之位。

共产邪教与[日月神教]异曲同工,除了[教主仙福永享、教主夫人永远健康之外]的类似宣传,还要有一本自东方不败失败之后经马可死修改遗传下来的那本[共产大法]真经壮胆,而众所周知的是,[欲练共产真经,必先引刀自宫],当然,这自宫的方式已经改变,最多不过是不长胡子而已,决不至于变性,只是变心变肝变肺而已,而已!

其实曾总管只知一,不知其二,难道江总信不过小胡,独信小曾乎?

何谓帝王术,不外乎[使人斗而左右操纵]而已!

果然,不几天,小胡哭着找江总告状,说小曾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拉到[军机处],[军机处空气污染严重],江总果然声色俱厉批评了小曾,为了表示不偏袒[小红],议决暂不批准小曾子升级为[军机大臣兼北洋大臣一职],小胡千恩万谢告辞,江总随即满面春风地对沮丧的小曾子说:

[兵者,实则以虚之,虚则以实之。表面看起来,你似乎是败了一局,其实都在我的股掌之间。]

小曾子仍然不解,江总循循善诱:

[你看看,胡风从西面吹过来,不过是甘肃西藏之类蛮荒之地而已!而我们早已经从东、北、南、中四个方面发风,他欲呼风唤雨,亦难乎其难!]

小曾子仍然不开窍,江总只好不高兴地公开谜底:

[南面是那个笑面虎李长蠢,他一向对寡人猥猥琐琐,颇有可用之处;东面是咱老家黄那个花,他一直是咱们嫡系,是独裁大本营守护神,当善用之;北面、、、北面我都不用说了,沈阳那些地方已经黑白一体,练成[黑白归一化骨掌],是我们的第二梯队,由博一博公子带队,不跟我 们走他们就黑不成也白不了了;中间的、、你当然知道直隶总督这个位子是我好不容易才搞定,由贾府那个[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为马]的贾政坐镇,虽然大家都知道他那个夫人和贾琏搞了些印度神油贩卖,违反了[神油进出口批准法],但看在那个油确实在我们[军机处]发挥了[有病治病,无病坚挺]---(虽然只是一小撮爱活动的部分)的功效,所以我们就把那个贾琏宰了,不影响贾政同志嘛。况且,要不是贾政同志领导有方,我们去哪里找那么多免费便宜的---油?美国为了石油都在和伊拉克玩猫捉老鼠,要是为了这个这个油,一早就把原子弹扔印度了!我们要提高到政治的角度看待这个油的问题!当然,油进来之后,我们还要讲学习,学习如何善用---这个油!之后就要讲争气,不要关键深刻垂头丧气、气势低迷!我们还要[三代表呢],一,代表我们有权,二代表我们有钱(对了我正准备把太子们从黑海里叫回来组成御林军,关键时刻、、、嘿嘿),三代表我们有油!谁说我们无能,我们还有种呢!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老毛还有几个独裁的种子撒在广博的大地上,正在茁壮成长呢!我们一定要入那个关,入那个组织,之后我们就能好繁荣、好发达、好粗壮,然后就可以抓来台湾那个美女,蹂躏一阵,香港那个丑丫头我们已经玩腻了,连叫那个什么什么长呀粗呀都叫得土声土气,难听死了!]

小曾子听了,毛塞的那些顿开,高叫:[伟大领袖江,超毛赶邓忙;剩下胡芦庙,自摸是红中!]

江总赞曰:
[生我者,父母;拔我者,旧瓶;塞我者,胡芦;谀我者,阿红!]

再歌一阕曰:
[胡风起兮基飞扬,位将不保兮心迷惘,安得死党兮守四方!]
【博讯特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