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恐怖袭击中共主谋、世纪惩罚最终将彻底铲除共产毒瘤

2001-09-24 19:18 作者:晓峰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恐怖袭击震惊世界、美国竟然找不到敌人
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八点四十八分,一架被恐怖组织劫持的民航飞机撞向美国和世界的心脏 ---- 纽约世贸中心大厦北楼;十八分钟后,另一架同样被劫持的民航飞机,从另一侧再次撞向世贸中心大厦的南楼。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厦,这个高达一百一十层的美国最高建筑,顷刻之间,在滚滚浓烟和吞天火舌中轰然倒塌,化为尘埃。有超过五万多名困在世贸中心的美国人和外国游客,以及两架民航飞机上的一百六十五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三百多名消防队员、八十五名警察,与世贸中心一起灰飞烟灭,倒在了新千年之初的曙光里!

世贸中心是美国的标志性建筑,它与纽约海港上的自由女神像一起,成为美国的骄傲,成为自由、民主、繁荣的象征。但是今天,恐怖分子使它变成了插入美国人民心脏的一把毒刀,变成了灾难和死亡的地狱。不仅如此,就在世贸中心遇袭后不久,美国的最高神经中枢 ---- 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西侧也同样受袭,浓烟和火光交织成成了一道黑色的风景,又有多达八百人瞬间死于非命。这是人类有史以来不曾有过的恐怖活动,也是和平时期的人民永远想象不到的惨剧!

美国震惊了!世界震惊了!这一天、这一刻,是永远载入历史的一刻!是刻在全人类心口上的永远伤痕!美国的惨案,世人震惊悲痛!全球各大国首长:英国首相布莱尔、法国总统希拉克、俄国总统普京、中共国主席江泽民....均致电谴责、吊唁;反美、仇美最极端的巴勒斯坦组织、伊拉克魔头萨达姆、阿富汗塔里班原教旨主义政权、恐怖大亨本?拉登,也纷纷出面否认。与当年的珍珠港惨剧不同,也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份子历来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惯例不同,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国家站出来承担这起旷世罪案的责任,美国竟然一下子找不到谁是它的敌人,制造惨案的首恶之徒竟然在诺大个地球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美国人和世界爱好和平自由的人民,他们在痛定思痛之后,当然会进行反思。面对阿拉伯极端份子手舞足蹈地忘形欢庆,面对中国大陆不断传出的幸灾乐祸和仇恨宣传,面对流氓国家、恐怖组织和特大嫌疑犯本?拉登的矢口否认,人们开始揣测、探究,美国政府也调动了倾国的力量跟踪、追查,谁是这次恐怖袭击的发动者?谁是这次攻击行动的幕后黑手?那个偷偷摸摸地向美国发动不宣而战的战争的国家又是哪个?它攻击美国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图谋?

共产文化与伊斯兰原教旨合流、中共步苏联后尘煽动对抗美国霸权

熟悉二次世界大战后冷战历史的人们肯定不会忘记,所谓阿拉伯人对以色列乃至美国的仇恨,完全是前苏联控制下的“社会主义”阵营为实现其共产主义统一世界的野心煽动起来的。在德日意法西斯投降之后,联合国通过决议,让倍受法西斯凌辱、迫害的犹太人返回家园,让亡国两千年的以色列重新建国。然而苏联,却对它自己赞同的联合国决议阳奉阴违,暗中以武器、金援支持阿拉伯人“保卫”所谓巴勒斯坦固有领土,煽动阿拉伯人同西方对抗,并多次挑起中东战争,开始了二战后五十多年中东局势和、战不定的动荡局面。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本来完全格格不入的共产文化和伊斯兰原教旨文化在对抗所谓“美帝国主义”的共同利益下走向合流
,从而使针对西方自由世界的暴力与仇恨一浪接着一浪、永无休止,而以暴力恐怖、攻击平民著称的阿拉法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则更因此得以迅速膨胀,为祸中东,延及世界。

九十年代初,随着苏联的瓦解、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提高,杀人魔王阿拉法特失去了靠山,他不得不接受美国人的和平建议,坐下来同以色列进行和平谈判,中东和平出现了曙光。而阿拉法特本人,也正是在这一大前提下,才得以以一个臭名昭著的恐怖份子身份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实实在在地同爱好世界和平的众生开了一个莫大的国际玩笑。

然而好景不常,就在阿拉伯世界仇恨的惯性还没消失之际,妄图取代苏联的又一个共产野心国冒出来了,这就是今天人们所熟悉的中共国。中共国的头目们,对自己的百姓、对世界仅剩的几个共产国家声称,他们是继苏联之后高举世界共产大旗的唯一领袖,而对中东、对第三世界国家,则以反“美国霸权”为号召,力图将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和亚非洲弱小国家变成他们同美国对抗的“第五纵队”。于是,近十多年来,只要是能同美国捣乱、对抗的国际事件中,无论大小,人们总能看到中共的贼影和他们站在旁边狞笑的嘴脸:联合国制裁伊拉克侵略科威特,中共支持萨达姆,并通过北朝鲜给以武器支援,甚至直接派出工程技术人员帮助修建现代化防空体系;北约惩罚米洛舍维奇搞种族灭绝,中共就向南斯拉夫派出电子战特务,帮塞尔维亚人击落美国飞机;美国从世界和平大格局出发,要求中共不要扩散核子和导弹技术,中共却刻意向北朝鲜之类的流氓国家提供导弹、核武技术,向共产孤岛古巴供应能攻击美国的中程导弹,甚至帮助巴基斯坦进入核国家俱乐部,破坏南亚次大陆的军事平衡。

“超限战”纽约得逞、天真的人们必须认清中共土匪嘴脸

不择手段与“美国霸权”对抗、以提升其与自己国力明显不对称的“大国地位”,乃是中共国向外渗透、扩张的主旋律。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共秘密派军队进入越南、同美国作战、灭亡了经日内瓦会议承认的南越合法政权后,中共就自命是第三世界当然领袖,公然向外输出革命,他到处煽动亚非拉各民族用武装暴力颠覆自己国家的政府、屠杀自己的人民,以致直到今天,菲律宾、南美等地仍有中共恐怖武装组织活动。到了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中共更通过其秘密的特务组织和北朝鲜等流氓国家联手向菲律宾莫罗回教组织、斯里兰卡猛虎组织、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巴基斯坦克什米尔游击武装秘密供应武器、提供金援,甚至直接派出军事顾问协助策划,其总目标就是要从捣乱、破坏入手,打乱西方世界既定的游戏规则,以方便中共国得以跻身世界事务,进而实现它这个共产恶魔称霸世界的野心。

为此,中共国军方还专门编造出了一套对付“美国霸权”的理论,那就是所谓的“超限战”。“超限战”宣扬以恐怖主义手段打击科技高度发达的西方社会的软腹部,打击毫无心理准备的民用设施和普通平民百姓,通过在不设防的自由世界大后方制造社会混乱,来实现中共用政治、经济、外交乃至军事手段难以实现的目标。

这次,纽约发生的恐怖袭击,可以说完全是共产“超限战”的一次实战操练,所不同的仅只是在第一线实施“超限战”的不是中共土匪、而是被它们煽动、唆使、甚至直接资助、派遣出来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第五纵队”恐怖份子。美国和世界必须清楚认识,“超限战”同这次纽约、华盛顿恐怖袭击的内在联系,这样才能从千丝万缕、漫无头绪的线索中层层剥茧,找出是次恐怖袭击的发动者、策划者,并进而对恐怖份子的最后根据地和总后台给以致命打击,一劳永逸地彻底根除危害世界的恐怖活动。

条条线索指向北京、中共土匪才是恐怖袭击的总后台

指控中共是纽约、华盛顿恐怖袭击的幕后黑手和总后台决非空穴来风。还是在袭击开始前,中共设在香港的喉舌凤凰卫视和共资控制设在美国洛山矶的一三○○电台就围绕撞机事件和中东局势频频煽动仇美情绪,鼓动海外华人和阿拉伯世界同所谓“美国霸权”拚命。凤凰卫势在他的广播评论中煽动说:“阿拉伯人已经忍无可忍,他们除了拚死一战之外,已经没有其它选择”;而一三○○更是极力调动美国本土亲共华人舆论,以所谓听众对谈的方式,有意识地抨击“美国充当世界警察”,在美国华人中酝酿、累积、扩大反美情绪。

与此同时,就在巴以和平会谈难产之际,中共突然邀请阿拉法特访华。人们看到,这个昔日的恐怖份子从北京讨得某种支持回来之后,以色列各地的巴人自杀式攻击就频频升级、益发不可收拾了。如果我们把巴人自杀炸弹攻击同“九、一一”恐怖份子劫持四架民航班级攻击纽约世贸中心及华盛顿五角大楼联系起来,那么中共喉舌在事发前竭力宣传的“拚命”说,里面就大有文章了。

如果人们再联想到下列的一些事实:中共曾派出代表同本拉登秘密接触,其后本拉登五次秘密访问中共国,三次会见中共军情系统要员,并得到了中共提供的一名特别顾问;本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除了同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维持仅有的外交关系外,竟然同中共签有经济和技术合作备忘录,并且从中共那里得到修建水坝、建立电话系统的“援助”;在美国要求巴基斯坦开放领空、提供打击隐藏在阿富汗的凶嫌本拉登方便之际,巴基斯坦总统突然宣布将于十七日访问北京,然而北京对这位昔日南亚友帮领袖的要求却反常地迅速作出回应,毫不留情地一口予以回绝。所有这些浮出台面的信息,显然在告诉人们,中共同本拉登、或者通过巴基斯坦同本拉登有着某种秘密交易。与此同时,本拉登及阿富汗政府却一再声明,凭他们的能力和技术是不可能组织如此规模、如此精密、如此协同一致的纽约、华盛顿恐怖袭击事件的,那么这句话的潜台词等于告诉美国,在他们的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后台、更大的流氓国家。

中共国上上下下齐声叫好大有文章、国际社会必须警惕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伊拉克电视台为“九、一一”恐怖袭击幸灾乐祸、巴勒斯坦人手持国旗欢欣鼓舞上街庆祝之际,北京竟然也有人冲上街头燃放鞭炮,叫嚷“这次炸死的美国人太少,应该把美国夷为平地方解心头之恨”。

无独有偶,在中共控制的网站上,反美、仇美、幸灾乐祸言论更是铺天盖地而来。那些未来的恐怖份子们写道:“不可一世的老美早晚都有这么一天,向那些不畏强暴、不惜生命的勇士们致敬!”;“美国活该!哇哈哈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今天应该是我们值得幸灾乐祸的日子,嘿嘿,该怎么庆祝呢!?”;“干掉越多越多的美国佬越好,太爽了,哈哈哈哈....”;阿拉伯兄弟,向你们致敬!”;“撞得好,绝对准确、及时!对这种超级大国,明打打不过他,只能用恐怖袭击,干得妙不可言!巴勒斯坦万岁!”。天真的人们,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些都是网上失控的舆论。须知,在中共国控制的网络论坛上,不按政治局给定的声音说话,那可是要吃官司、蹲监狱的呀!

这不,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网随即发表了署名文章:“美国火警九一一:霸权主义不除,国际恐怖主义难消”。文章称:“世界本来就是一个矛盾统一体,自古以来,恐怖主义常常是弱者反制强者的锐利武器”;“九、一一事件,在美国人看来,是恐怖主义活动、是黑暗、是邪恶,但对那些倍受美国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欺压的国家、民族、组织、人民来说,却是被迫的反制行动”;“现在,美国正寻求中、俄两大国全力支持他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这预示着一场猛烈的军事风暴即将开始!而这场风暴结束后,美国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呢?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要提高警
惕!”

九月十三日,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喉舌“明报”也发表社论,题为:“一只手掌拍不响,美国也应反省”。该报煽动说,“回教文明和西方文明之间冲突的加剧,正是美国这次受到袭击的根源,值得美国深刻反省”;该报甚至发出威胁:“如果美国执迷不悟,继续采用冷战时代的手段来处理对外关系,不但会处处碰壁,而且会形成一个杀戮与报复的恶性循环,最终会使更多美国人和其他国家无辜的人民遭殃”。

中国军方“超限战”的作者乔良和王湘穗也站出来讲话了,他俩毫不掩饰地宣扬“超限战”理论的成功,称:“这次攻击不像过去的恐怖行动,仅仅完成就可以了。这次是让两架飞机撞击世贸中心,而给予的间隔,是为了让新闻记者和媒体有足够的时间,让全世界有适时的现场转播。因为,看到整个过程造成的震撼,比一万人的伤亡要大,对国家的隐痛也将会非常长久。”

在中国军事天地(http://www.chinajunshi.com)上,人们看到的言论就更加具有挑衅性了:“美国政府是大多数美国人民支持的....大多数美国人民理所当然要为此付出代价,从这个意义上讲,系列攻击而导致的美国人伤亡岂不是罪有应得,形象地说,如果不是美国不让其他国家活,其他国家何至于要美国人民死”;“不幸的事情也终于在美国发生了,我觉得是不是有点来得太晚了?打倒美帝国主义,打倒走狗汉奸,我们永远追求和平,我们永远热爱和平,谁还可以告诉我第二次美帝国主义被袭击是什么时间!”

如果,人们对中共政权的运作机制有一个较为透彻的了解,那么“九、一一”恐怖袭击发生后,面对北京出现的放鞭炮庆祝、整个中共国民间舆论拚命鼓噪、叫好、党国精英纷纷发表谈话指称“美国人恶有恶报”、宣传喉舌一个劲地鼓吹“美国即将发动战争”、“美国应该检讨霸权政策”、“美国打击恐怖主义必须寻求中国合作”等纷至沓来的怪现象,就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相反,却会得出如下结论:

围绕“九、一一”发生的一切,之所以配合得如此周密、如此恰到好处,在在显示中共正在推进并实现一个它预先设计好的国际政治大阴谋,而纽约、华盛顿的恐怖袭击,则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因此,世界舆论和美国政府,实在有必要密切关注中共国在这方面的新动向,从而彻底揭露并铲除中共这个暴力恐怖活动的总后台。

中共的狐狸尾巴正在被抓住、江泽民开始尿裤裆了

北京官方眼下的新动向是什么呢?新动向是:
十一日晚,中共国主席江泽民在发给布什的电文中轻描淡写地称:“中国政府一贯谴责和反对一切恐怖主义的暴力活动”;
十二日晚,江应约与布什通话时突然提高调门:“强烈谴责这起骇人听闻的恐怖活动”;
十二日晚,共产中宣部更发出紧急通知,知会各地主管部门,强调媒体在报导恐怖袭击事件时,要以谴责袭美的恐怖行为为主调,同时禁止各媒体自行发表评论,议论述评一律以新华社稿为准;对于互联网上的出格行为,中宣部的通知强调,对美国遇袭幸灾乐祸,同情恐怖份子,起了很坏的影响,并被海外某些反华舆论所利用,要求各主管部门必须马上纠正,加强监管,严格把关;
十三日,人民日报网刊登署名文章,强调“影射中共与本拉登有关系,这是对中共莫大的栽赃与侮辱”;
十三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朱帮操强调,美国打击恐怖主义活动和组织,或拟对如阿富汗等支持恐怖组织国家采取报复行动,须在联合国宪章的基础上进行,美国不能侵犯他国的领土和主权;在被问到如果美国未同中共磋商即对庇护或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的国家施以报复、中共是否会反对时,朱帮操强调,国际反恐怖主义有其必要性和迫切性,但打击恐怖主义组织必须在联合国宪章的基础上进行。
十四日,东方日报报导,共产军东山岛演训结束后,原计画广州军区也要演训,但发生美国遭受恐怖分子袭击事件,中共决定推迟;
十五日,北京否认曾为喀布尔提供技术和经济支持,但是承认,北京同塔里班政府有接触,双方贸易规模极小,目的是在阿富汗劝和。

共产中国在“九、一一”惨剧发生后,从不疼不痒地谴责迅速升级到同恐怖份子、同本拉登划清界线,其态度变化之快,给人的感觉是,面对急眼了的美国“纸老虎”,它打算用装傻充愣逃过美国人清算的“防线”正在崩溃,它的狐狸尾巴正在一点点露出来。

中共官方的另一个新动向是,开动所有受它控制的宣传机器误导舆论,声称受战争袭击的“美国要彻底反省”,美国遭袭是它“错误的中东政策所致,是应得的报应”,“美国同伊斯兰开战将挑起再一次的十字军战”。
其目的无非是把这个世界搞乱,让阿拉伯人同美国人拚命地斗,它中共国可以在旁边隔岸观火,一屁股压住狐狸尾巴坐收鱼人之利。

共产官方的第三个新动向是,强调“打击恐怖主义的国际合作可以透过联合国、透过安理会、也可以透过区域性合作”来进行。一句话,他们显然不承认美国在遭受恐怖攻击后有反击的权利,他们企图利用联合国挤入惩罚国家同盟干贼喊捉贼的勾当,并企图以“美国发动战争攻击主权国家”为借口,干扰并阻止对“九、一一”惨剧制造者的军事打击,阻止世界反恐怖同盟最终把惩罚矛头指向这次纽约、华盛顿恐怖袭击的总后台 ---- 中共自身。

然而,中共头目的这些如意算盘显然正在落空。十四日,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质问中共:“在未来的数月中,是想真正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份,还是继续沉浸于怨恨的错误意识中”?该报指出:目前,中共国头目正在“细心培养大陆人民被伤害与怨恨的国民意识”,煽动仇美情绪;此外,中共国也积极“在流氓国家中寻找朋”,与流氓国家为伍。

十六日,法新社更发出电讯,一批十四名正在美国参观的中共国记者,原本参加由美国国务院资助的交流计划在美国进行二十八日访问,但当中部份人在看到电视播出纽约世贸中心遇袭的片段时,竟然鼓掌欢呼,结果被美国国务院要求中止行程、立即离境。

各种迹象表明,中共伪善的嘴脸正在被揭露,美国人和世界反恐怖同盟正在抓住中共的狐狸尾巴往外拽,中共自己大概也已经感觉到了,全球打击的矛头正在慢慢朝它合拢。所以,世人现在看到的是,面对急了眼的“美帝国主义纸老虎”,江泽民嘴巴开始发软了,裤裆开始流尿了,共产土匪过去常见的那种凶悍、无赖,奇怪地一扫而空了。

反恐怖战争被魔头引入新疆、中共党匪最终难逃世纪惩罚。

人们知道,中东恐怖组织的恐怖活动向来具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从不隐晦自己的攻击目的,也从不对自己的做为赖帐。但这次,“九、一一”自杀式袭击却格外蹊跷,在史无前例大规模攻击造成数万人伤亡惨剧之后,居然没有人出来认帐。这次袭击独有的特点是中共国式的:采用了中共的“打了就跑”的方式,所有的策划者都迅速躲藏了起来;采用了中共对付“美国霸权”的新战术,专打不设防的民用设施、平民百姓,制造社会混乱。美国人指控的凶嫌本拉登和其它伊斯兰恐怖组织,这次为什么要改变他们“好汉做事好汉当”的“英雄本色”呢?这就又不能不使人联想到,恐怖份子后面有以输出革命为业的中共顾问在给他们出主意。

要看一下地图就会发现:往南,伊朗是塔里班的死对头;往北,有阿富汗的反塔里班武装阻住去路;往东,原来支持塔里班的巴基斯坦已经同美国合作,发誓要生擒本拉登;最后的一条路只有往西北,窜入新疆。新疆是荒无人烟的沙漠,那里有本拉登“九、一一”恐怖袭击的顾问兼参谋 ---- 中共政权,又有本拉登训练出来的伊斯兰疆独战士,他们都会有情有义地向逃亡的恐怖份子提供掩护。所以,在世界上已经找不到落脚之地的本拉登,必向新疆逃窜。

十六日,凤凰卫视报导,中共国已经关闭了它同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边界,驻南疆的部队也已经奉令全面戒备;与此同时,共产中央军委更向全军发出指示,要求做好一切准备,防止战争延烧到中共国领土。对时局发展敏感的朋友也许会立刻想到,本拉登实际已经进入了新疆,因为这样一来,中共就可以同本拉登谈条件,要他停止支持疆独;而另一方面,美国人就会从此找不到本拉登,中共这个“九、一一”惨剧的策划者也就永远不会被揪出来。

然而,美国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本拉登的去向,岂能逃过日夜监视着地面活动的卫星慧眼。布什已经讲了,不管本拉登逃到哪里,美国军队一定追到哪里,而且对于恐怖份子的庇护所也要严加惩罚。因此,追击恐怖份子的战斗一旦打响,不管中共匪头们承认还是不承认它是“九、一一”惨剧的策划者或总后台,只要本拉登往新疆一钻,往他那“超限战”教唆犯的怀里一钻,全世界彻底消灭共产恶魔的战争也就开始了。到时候,中共当然会求助于中亚五国军事合作组织,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俄国人还是明智地站到了正义的一边。如是说来,美国人声言消灭恐怖主义毒瘤的持久战,就会自然而然地变成从地球上彻底铲除共产恶魔的世纪之战,而受共产奴役、压迫五十多年的中共国人,或许就此获得新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