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当年“第一童星”痛说今日尴尬

2001-09-19 19: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记者和方超是老朋友了,但是从来没动过给他写专访的念头,这当中自然含有“势利”的因素,在青春偶像占据娱乐圈的今天,方超的星光已经黯淡了许多,而且如今的娱记也只愿意在风头正劲的“星星”上面花费时间。不过,方超确实是一位值得交往的“哥们儿”,他也从未开口提过“做宣传”的要求。日前记者到横店影视城采访,方超也正在《皇宫宝贝》剧组里拍戏,于是业余时间常常一起逛街,喝咖啡,侃大山。

无论走在街上,还是在咖啡厅里,方超常常被人认出来,一口气签下几十个名字是常有的事,但是这一切也引起了记者的思考:20多年前,方超是中国最耀眼的一颗童星,在当时上映的任何儿童片里,几乎都能找到他稚气可爱的笑脸,甚至可以将他的名字载入中国儿童影片史册,可是今天呢,他的知名度仍然很高,但是却和他的实际地位不成正比,片酬也不成正比。甚至有的制片人以他现在不够红、不是男一号或男二号为由降低片酬,但一到做发行的时候,总忘不了将他的名字放入宣传册中,“方超”可以说是一个“尴尬”的名字。

“你觉得你目前面临的是不是做演员很尴尬的事,知名度很高,但是……过气了?”记者终于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对他提问。方超的回答既干脆又出人意料:“只要当演员,就有‘过气’那一天,如果他从来也没‘过气’,那只能说明他根本没红过。”“那你对现在的童星释小龙、曹骏怎么看?他们会不会有一天像你一样?”“别人我不太好评说,我只能切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来讲。在我不懂得演戏、不懂得名利为何物时,就拥有了童星的头衔,其实我第一次拍戏时才两岁半,哪里懂得演戏呀,大人怎么指挥我怎么演,后来慢慢长大了,挺讨厌拍戏的,但由于一种‘惯性’,找我的人挺多,那就只好接着演,但实实在在得到的只有名没有利,有时候拍一部戏给200元的片酬,有时候根本没有,再说那时候的儿童片是教育儿童的,父亲让我拍戏也是为社会做奉献,对片酬从来没有要求。但是越来越多的导演找我拍戏,我学习的时间越来越少,将精力大部分放到了拍戏上,等我真的长大了,找我的导演却越来越少了,我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可怕’!我没有上过大学,没有专业知识,除了拍戏没有一技之长,这真的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我想考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表演专业,可是又由于身高的原因被拒之门外,我一度真的感到可悲,自己从小就为电影奉献自己,到了最后却不能走进专业电影院校的大门。导演千万别乱捧童星,我的经历就是证明。如果能重新选择,我情愿从小不拍戏,不当童星,好好度过童年和少年,好好地学习,重新选择职业。目前我面临的情况是,过去的童星印象留给别人太深了,现在供我挑选的角色面比较狭窄,别人已经替我做了定位,好像我只能演活泼的少年角色。做演员没有一个不希望自己红起来的,自己小小年纪就已经红过,不可能重新再红一次了。到了真正需要事业的时候却不能拥有,这是人生的遗憾和痛苦,我领略的太晚了,所以真心希望别再有我这样的童星,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也别让孩子过早地选择所谓的‘事业’,到了孩子真正需要选择的时候已经别无选择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