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累死”的先进典型说明什么?

2001-09-17 18: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电视剧《忠诚》里,烈山县县长赵成全是一个老典型,非常勤恳敬业,最后终于倒了。尽管他废寝忘食干工作,却还是参与了烈山县的集体腐败。电视剧反复渲染老书记钟超林等人对赵成全的惋惜和同情,言外之意,赵成全和耿子敬那样的贪官不一样,他其实是充当了牺牲品。

  我认为,这种说法只对了一半。耿子敬之所以要树赵成全这个典型,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增光添彩,为自己的腐败行为打掩护,另一方面,也与他们培养典型的机制有关。即使耿子敬不把赵成全当做工具利用,也不会妨碍赵成全成为上报纸头条的典型。因为赵成全是一个非常卖力干活的人,虽然他是一县之长,可是他事必躬亲,到省城跑资金、跑项目,马不停蹄。他整天忙忙碌碌,置身体于不顾,完全是一个“工作狂”。我有些怀疑,烈山县难道真的就那么需要一个病魔缠身的人东跑西窜?我敢说,烈山县肯定有闲人,否则,他们怎么有心思炮制政绩,不遗余力地推典型呢?当然,赵成全忙的是具体事务,解决的是实际问题,是务实,而推典型则是务虚,是为了造舆论、树形象。累倒一个赵成全,换来了烈山县委集体的光荣,仿佛烈山的每一个领导都像赵成全那样可歌可泣。


  我想,报纸上那篇宣传赵成全的报道上面,一准儿写着这样的句子:“像赵成全这样的好干部,在烈山还有许多许多,正是有了他们的无私奉献,烈山的今天才这样美,烈山的明天才会更加灿烂!”可见,宣传典型的目的并不是单纯为了表扬或赞美某一个人,而是为了扩而大之,引申开来。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非要把先进典型累死不可呢?如果烈山县有一个配合有力的班子,有一支能干的干部队伍,又何必把县长累死呢?一个人的体力和精力是有限的,你即使把他身上所有的能量都榨了出来,又能改变多少东西呢?夙兴夜寐也罢,废寝忘食也罢,顶多一个人干了两三个人的活儿而已。作为一县之长,如果连调动其他同志一起干工作的本事都没有,能算是一个称职的县长吗?再说了,你一个赵成全在四处奔波,忙活不停,而更多的干部却在灯红酒绿中吃喝玩乐,这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呢?更可悲的是,没白没黑地干工作并没有阻碍他通往腐败,在腐败面前,赵成全没有站出来说“不”。电视剧暗示观众赵其实是一个老实人,只知道埋头干活,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黄牛。是啊,如果赵成全处处跟县委书记耿子敬作对,耿子敬能树他为先进典型吗?一个不能坚持原则、分清是非的人,何以谈得上是“党的好干部”呢?

  在大多数先进典型的事迹材料上,我们都不难见到这样一句话:“他是累倒在岗位上的”。我们不妨较一下真儿,在这个“累”字上画个问号。一问:既然把先进典型累倒了,那么其他人都出尽力了吗?如果其他人都在游手好闲、袖手旁观,这先进典型岂不成了冤大头?或许,授予荣誉称号、大加宣传就是为了进行补偿?二问:累死值不值得?目前,在不少单位人浮于事的问题还十分突出,“一个干,两个看”是常事。我相信,没有哪个岗位不可以换换人。既然人家操劳过度,累了一身病,为什么不让人家歇歇、好好养养病呢?人是最可宝贵的,与其等把人累死了再当做典型来宣传,不如让他在生前得到充分必要的休息,以正常的状态投入工作,即使成不了典型,也可以多活几年,多一些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三问:那么多先进典型真的都是累死的吗?我们喜欢树死人为典型,因为活人不会跟死人去争名夺利。有的人生前工作不错,因为得了癌症之类的要命的病而停止了生命,在被当成典型来宣传的时候,笔杆子们就会千方百计把他说成是累死的,附会上许多“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之类的话。难道只有累死才算得上真正的共产党员?休息是公民的权利,也是人的基本需要。把先进统统都“累死”,这合乎人性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