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老左们批江大快人心 也来说老左们几句好话

2001-09-09 14:40 作者:樊百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抛开一些老左气味不论,邓力群等谴责江泽民的“7.1”讲话违背党章、消解党的性质、大搞个人崇拜、亲美媚资、欲致党分裂等等的文章,有几点值得肯定。

一是开了指名道姓公开批评中共“核心”的好头。这样的批评是中共治下从来没有过的。想想过去对毛泽东跟得不紧都会有杀身之祸,而从“民主墙”开始的20多年来,因为批评邓小平、江泽民,又有多少人身陷囹圄!如今还是“以江泽民为核心”、高官们吹捧“三个代表”唯恐表态不速的年头,直呼江泽民,而且批判得如此尖锐,对这种批评风格我是要表示尊敬的。坦率说,我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尽管批评的勇气不一定体现于指名道姓。

二是用《党章》条文公开批评现行领导“核心”。这也是我从未见过的。不管那章程制定得怎样,站在程序理性的立场看问题,不无以法治党的形式正义。这种批评如果多起来,蔚成风气,我看共产党依法治国也就差不离了。治国是治党的延伸。党内充满人治,那就根本不可能以法治国。我个人坚持认为,邓力群等人对“7.1”讲话的批判,有助于通过严肃《党章》、提高人们的程序意识。

三是对个人崇拜的批判。尽管批判得不够深刻,但是已经足够尖锐。这一点的进步意义,怎么评价也不算溢美。不能因为人家是老左派,就看轻这方面的意义。当然,既然是老左派,我们都首先要看到,他们对江泽民的谴责,首先应当表现到他们对自己的反省,否则,只能是权术摆在了首位,连道德上的起码真诚也没有的。

如果仅仅就这三点而论,我认为,邓力群等人也堪称共产党内的开明派。我希望这次公开了的党内争论,能给中共自身的民主建设带来积极的影响。按理说应当有的。如果邓力群他们不是出于权术的考量,而是太阳从西边出,是真正出于发自内心的“道德热情”,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坚持下去。这不无磊落的政治品质,我觉得无可非议,甚至很可敬!

1998年,《交锋》一时成为人们的兴奋点。我就跟朋友们说:我不同意《万言书》的观点,但我坚持认为邓力群他们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今天我的这一想法应当说是更加突出了。现在《真理的追求》等邓力群们的“喉舌”已被喝停。我是经常注意翻翻这些刊物的,心中不免也有了某种失落。恰好友人深夜来电讨论个中的是是非非。友人不同意我的想法,说我不善于从政治上考虑问题,认为如果当局继续听之任之,鉴于社会上普遍存在着“造反”、“革命”的心理情绪,可能会酿致动乱。看得出友人对当局的举措是持理解态度的。友人是一直受到当局严厉打压的。他的话令我陷入深深的沈默──中国真是复杂起来了。

翻侧床上,我想到:“毛文革”(有学者主张有两个“文革”)结束后,邓力群们从1978年11届3中全会前的开明派,很快变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派,再到1989年大屠杀后“反对市场经济”的“毛派”,今天摇身成了“护(党)章派”。其间整过多少好人,扼杀过多少中国进步的生机,大搞个人崇拜的恶势力,今天也反对起江泽民的个人崇拜来了。苦心经营的“喉舌”被封杀了,难道不是“专制政治”下“剃人头者被人剃”的又一次重复吗?就说“6.4”之后吧,邓力群等先是与江泽民、李鹏打得火热,后来靠江泽民的“左比右好”一直过着既得利益者的寄生生活。对于“新右派”,坐牢的坐牢、流放的流放、失业的失业、受歧视的受歧视,他们甚至觉得专政得还不够,多歹毒啊!

我当然知道这些。我也不是溺于恕道的教徒。但我还是想说,老左们这一次的《万言书》,还是很值得称道的。中国在变,老左们也在变。我们看待中国的现实,包括对老左的看法,也不能一成不变。作为党外人士,至少在反对个人崇拜这一点上,我愿意与老左们结盟。

(2001年8月17日于中国南京市一隅)民主论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