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崔永元:我是悲观主义者 自杀的念头挺多

2001-09-09 04:3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家看见崔永元时,想必希望从他身上找点笑声吧,但记者为大家带来的却是一个如此脆弱的崔永元。

  我可能是个悲观主义者

  记者:我看到你在一个采访里说:你每天都尽力地反省自己,怕自己往自己不喜欢的那个方向去变,在生活中、节目中不断地调整自己:“其实这也挺累的,跟有意识地要往大明星那儿靠一样累。但我既然干这一行,又不想拿那种不应该属于自己的姿态。观众接受我也就是这种跟他们一样努力活着的样子,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崔永元:实际上我觉得我可能是个悲观主义者。我总觉得那个汽车、洋房它就不属于我。我祖上就没有这个福分。所以呢,我就不敢奢侈。如果我现在要能确定,我们这个家从我这儿开始祖祖辈辈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觉得我也没必要这么压抑自己。


  我知道这一天很快就会过去。我不会像赵忠祥老师、沈力老师他们那么持久,可以从年轻时候一直到老,多少年了,现在还受人尊敬。我觉得没比别人优秀到什么程度。随着这个节目样式,还有我们栏目的被淘汰,主持人自然而然就被淘汰了,那个时候我就是电视台的一个普通职工。我一定要把心态调整好,这样我才能多活几天。

  我对很多事情很绝望

  记者: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描绘一下自己的状态,你有没有比较中意的表达?

  崔永元:就是这个“不过如此”。我内心的感觉跟别人看到的不太一样。我自己的感觉只有我自己知道。没办法说,也没什么必要说。我想我说出来大家也不一定认可,又会说我“说假话”、“不诚恳”,或者说“得便宜卖乖”、“太酸”、“书生气”、“过于浪漫”,什么说法都会有。但确实是我很真实的感觉。就没必要跟大家说了,藏在心里就行了。

  记者:说说看。

  崔永元:没法说。他们不相信,比如我告诉大家我大部分时间处于一种绝望的状态,一种很失落的状态。谁相信?我对很多事情很绝望,觉得没有什么可能好转。

  其实我自杀的念头挺多

  记者:老这样不行吧,而且我觉得你有点太使劲儿了。

  崔永元:是,我是在故意压抑自己,我考虑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吧。大家看我总是脸上带着笑,就不相信我有过自杀的念头。其实我有过自杀的念头,非常多。包括有一段儿节目水平下降,观众评价不高,打官司打不赢,都想轻生,都有过这样的念头。

  记者:你心太重。

  崔永元:我想如果这段儿登在报纸上,肯定有人又该“呸”,又该骂了,说:“你又去看演出,又去休假,还穷酸。我们孩子上学没有钱,家里房子漏水什么的。”其实我挺理解他们上学没钱、房子漏水的,他们应该知道人的痛苦都是一样的,我们心灵受创伤的程度是一样的。我想任何情况下大家都应该互相理解。

  有什么绝望您跟我说

  记者:我发现你的情感和立场还真是跟骑自行车的人在一起。你开车吗?

  崔永元:我不开车,有个司机给我开车,其实我挺奢侈的。我跟他们谈过我的观点,平民化不是破衣烂衫,为了说自己平民化,有钱也不敢买衣服。开宝马也不妨碍你有一个平民的心态,善解人意,能理解别人,能和别人沟通,能尊重别人,知道别人的疾苦。这就叫平民化。

  我的绝望状态我不希望它影响别人,我自己绝望完了我还能排解掉,我到现在也没有死掉,挺好的。

  记者:你觉得你能帮别人什么忙?

  崔永元:我觉得他们有什么绝望的事儿跟我说,我帮他们扛着得了,因为我扛绝望比较有能力了,我多扛点儿,让他们放松放松。他们的日子比我还难呢,他们没有汽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