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学两个女生宿舍:美女和丑女的十年

2001-09-02 05:0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学的时候,各人按预先贴着自己姓名的床位住下来。没过几天,大家都发现,二班的两个女生宿舍,一个住的全是漂亮女孩,另一个则全是歪瓜裂枣型的,泾渭分明,无一例外,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我们更愿意相信这是管理者的善意,谁都不愿生活在对比中的。

  这两个宿舍位于三楼楼梯口的两侧,漂亮女孩的宿舍在西边,不漂亮的在东边。西边那个宿舍,整日里莺歌燕语男生川流不息,这帮未走那帮就来接班,热闹得很;而东边那个宿舍,一天到晚安静寂寞,掀开门帘只见到几个女生要么聊天要么各自读书。殷勤的男生们的脚步,到了三楼就只知道向西走,偶尔也有向东走的,那是班干部,去通知传达各种事务的,他们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

  这两个宿舍的女生虽在同一个班,却没什么往来。或许是因为西边的太忙太充实了,东边的则有些自卑,而且,在别人的优越和热闹里体会自己的卑微和寂寞,这太需要勇气。

  四年的日子惊心动魄或无波无澜地过去,西边宿舍女孩子们的男朋友换了几拨,东边的却不见有谁成双成对,她们宿舍成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已经是十年之后了,当年二班的班长出差来广州,与他聊起他们班的女生,满以为这十年来,漂亮的继续风光,嫁得好过得好;不漂亮的继续寂寞,嫁得勉强也过得落魄。但事实并非如此--西边宿舍:她们之中公认最漂亮的是一位北京姑娘,她有完美的容颜和这个年代已不多见的闺秀气质,处事矜持而低调。她与北影厂的一位编剧结婚,两年后因无法原谅丈夫的外遇而离婚,她的现任丈夫却是无论外形和工作都很不起眼、属于朴实无华适合过日子的那种类型的男人。而她在经历了这一切后,皱纹明显地长出来了,人也不怎么修边幅,那与生俱来的美丽几乎荡然无存。另两位女孩都属很有书卷气的那一类,朴素而且好学,一个与她上研究生时的同学结婚,两人都在高校工作,清贫得很,后来她丈夫辗转留学韩国和加拿大,她申请陪读或留学,一直被拒签,她丈夫又不肯回国,至今夫妻分居7年,痛苦不堪;另一位是她们之中最顺利的,读大学时她一直与留在家乡沈阳求学的男友保持着细水长流的爱情,他们一毕业就结婚,至今过得安宁和美。

来自湖南和甘肃的两位女孩,一样地艳和辣,一个敢把最扎眼的颜色往身上套,一个敢用脏话把男生骂得落荒而逃。那湖南女孩毕业前因与一个北京籍男生闪电式的恋爱而如愿分在北京,他们很快结了婚,但几年后,她因丈夫品行不正而离婚,现带着女儿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寂寞而且拮据;那甘肃女孩的前任丈夫是一位机关干部,后来,她嫌他没什么出息,离婚了。她的现任丈夫是个生意人,属有钱而且花心的那一类,看上去她很风光,而她总说过得没劲。
东边宿舍的几个长相困难的女生,大学时代我们还担心过她们能否找到爱情,曾有男生说:“真不知道她们将来能不能把自己推销出去。”

  然而,十年之后,结局却出人意料,这五个女生不仅及时地把自己嫁出去了,而且都过得不错。幸福是相似的,不必一一细说,她们的际遇有很多共同之处:五位丈夫里有四位在高校或研究所工作,且基本上长得比她们好看些(仅仅相对而言),大概是物极必反吧。丈夫们都比较单纯、安分、不善交际甚至木讷,他们只活跃在书本或学问的世界里。其中两个女生随夫定居国外,做专职太太;留在国内的三位,日子过得平和安静、踏踏实实。孩子都有了,房子也都有了(当然有大有小),丈夫基本上是好丈夫,虽然舞不会跳,好听的话不怎么会说,但都很会做菜。她们的每次聚会都是由丈夫掌勺。

            出人意料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有点出人意料?

  人的痛苦往往在于欲望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大概,漂亮的条件好的,心比天高,机会虽多却未必懂得选择和把握,到头来还是落入花多眼乱的俗套;而条件差的,却会小心地珍惜每一个机会,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她们因祸得福---她们没有姿色去吸引别人,懂得欣赏她们的,自然是真的爱她们了。

  所以,不漂亮的女人未必输在婚姻上,而红颜薄命这句话却一代一代地有着不同的版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