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看血泪相和流

2001-08-16 06:46 作者:北大新青年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6月21日

在新浪网上看到湖南绥宁发生了特大水灾,立即打电话回家。一串串的忙音,带着不祥的预示撞击着耳膜。这单调的机械声音,带出了无边际的荒寂苍凉,那是无法把握、无从逃避的死亡的惘惘威胁。
。。。。。。。。。。
此刻有谁在死
无端端地在世界上死
在看着我。。。。。
有人正在死去。有人正在哭泣。
只可惜,我的哭泣声不能和他们的混和在一块。

去往西站的路上,世界依旧喧闹热烈,所谓“环球同此凉热”,不过是一种浪漫的幻想。

6月22日

清晨抵达长沙。在报亭买了一大堆报纸,皆无水灾消息。似乎昨天已经古老,似乎昨天已经洪水般流逝,而生活永在继续。

任何事件都难以长久地打破日常生活的常态。

在南站候车。司机说320国道已给冲毁,必须绕道武冈方可抵达绥宁。知悉我回武阳后,他说:“武阳遭了大灾了。。。。”,我的心紧缩得呼吸都困难了。

我走开去,拒绝让噩耗如躁鸦般穿透夕霭,盘旋着啄咬我仍充满自慰幻想的心。

6月23日

经过一番周折后,从县城回到了家。青山妩媚依旧,只是浑浊的河水与泥泞的道路,还留存着灾难的痕迹。

家人均平安,房屋亦未被冲毁,但田地果林都成为沙石堆积的荒地,这一季的收获已随流水到天涯了。

临近河边的房屋全给冲走。诺大的村庄只剩下了一半。18个人失踪。整个村庄疼痛得连哭泣都无力了。疲惫的绝望中,时间停滞了。

伯父家最惨----

近七十的伯父、刚出生二十多天的孙儿及其母亲,都在睡梦中给带走,惟余因有事留宿我家的伯母与外出打工的堂兄。

走入伯母的临时窝棚,她正坐在床上,双眼怔忡---她已三天未进粒米了---对我毫无反应。

她将如何以一颗已死的心,面对愁如海的茫茫来日呢?

眼泪奔涌而出。

泥泞里淤积着猪尸、鸡鸭尸,在南方的烈日下散发着猛烈的恶臭。

死亡,让整个村子处于失语的死寂状态。《人民春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