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神韻

張春橋女兒回憶:他預知沒好下場處處提防汪東興(圖)

 2022-10-04 09:00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1966年9月15日,毛澤東與張春橋、江青、周恩來、姚文元、戚本禹、王力、關鋒等人合影。
1966年9月15日,毛澤東與張春橋、江青、周恩來、姚文元、戚本禹、王力、關鋒等人合影。(網絡圖片)

張春橋女兒張維維在《女兒眼中的張春橋》中回憶,張春橋對自己的下場有過多次預測性說法,如「沒好果子吃」、「千刀萬剮」。

張維維在書中說,他知道自己是沒有好果子吃的。「文革」初期奪政治局委員權的時候,中央文革小組成員都成了政治人物的時候,他應該已經感覺到了。毛主席與他們說的,你們奪權了,還一起拍了張照片。毛主席又一次強調要「不怕頭落地」等五不怕。張春橋也是蠻警惕的,例如他離開房間後再回來,杯子裡的水肯定是不喝的,要換掉。他肯定在防著什麼,但他沒有說過究竟在防誰。我覺得他應該是在防汪東興

精準預知自己的下場 張春橋處處提防汪東興

據張維維回憶,許多事我也是後來在網上看到的,並不知道真假。九屆二中全會後,毛主席不願意換汪東興,說用慣他了。所以,事實也根本不是汪東興後來講的。我們同學後來問我:「誰的話最不可信?」我說肯定是汪東興,因為他燒了東西。現在我看到材料,說鄧穎超、汪東興燒材料,是毛主席讓他們燒的。但是毛主席讓他們燒的時候他們沒燒。後來燒,那不是銷毀證據麼。

張春橋曾對張維維說:「你看,我這個保險櫃裡,都是空的。什麼文件來了,我看過,該我畫圈的,我畫圈,就拿走,我這裡什麼都不留的。」他是隨時隨地準備被抓起來的。我們還討論到怎麼抓,他說:「很簡單,開個會就行了。他們叫我去開會,我不能不去。」後來他們果然就是這麼操作的,所以我一點都不吃驚。

張維維說,1976年夏天,她出差去北京,去看她父親,和他討論了一些問題。討論的問題包括工人階級隊伍的問題,還有中國以後會如何發展的問題。當時周恩來和朱德都已經去世了,毛也病重了。我們討論了很多,各種各樣的問題。

我還問他:「那麼你怎麼辦?」

他說:「我怎麼辦,千刀萬剮呀。」

我以為是他自己這麼說的,後來才知道是別人說要對他千刀萬剮,他是重複別人的話。他說:「再加一刀也無所謂的。毛主席本來就說過麼,共產黨員五不怕。」

「五不怕」是不怕離婚,不怕開除出黨,不怕掉腦袋,不怕坐牢,不怕罷官等等。他這麼說了,那我就追問他:「你千刀萬剮了,那我們怎麼辦?」

他說:「我也不知道。誰叫你是張春橋的女兒。」都說到這個份上了。

局面太清楚了。所以,他後來被抓,我一點都不吃驚,也不緊張,反而是一顆吊著的心放下來了。我的感覺就是「來了,真的來了。」很奇怪的感覺,但知道我們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張春橋被人稱之為很怪,其實也很厲害,精準預知自己的下場便是證明。

張春橋曾為老婆的歷史問題苦惱

在張春橋的運作下,他的情人文靜被安排在《晉察冀日報》資料科任編輯。起初,在1945年12月15日,張春橋填寫履歷表時寫得含糊:1943年在北嶽區黨委認識的文靜,在1943年反「掃蕩」中受傷被俘,直到今年始回邊區。她的組織問題,據稱已經在天津市委解決,但未經正式轉來,現正解決中。

1947年,張春橋和文靜在張家口結婚。9月21日,他在填寫《中共晉察冀中央局組織部幹部調查表》時,仍不敢完全隱瞞文靜的歷史問題,在「愛人的家庭情況」一欄中寫道:文靜本人是學生,17歲開始參加共青團,中間失掉過關係……1943年反「掃蕩」中被俘。1945年6月逃出後,至今尚未恢復關係。但這時候,文靜已經被他寫成是「逃出」了。

1949年5月,張春橋離開了時任總編輯的《石家莊日報》,到了剛剛解放的大上海,擔任市軍管會新聞出版處軍代表。他填寫《華東局及上海市委幹部履歷表》時,文靜的政治面貌已經被他明確地寫為「黨員」了。幾年以後,文靜的歷史問題,在張春橋填寫各種表格時已經不再提及,而且張春橋將她安排到了機要部門--新華社任組長,行政級別14級,月薪147元。1959年,成為上海市委書記柯慶施高級秘書和心腹的張春橋,在填寫《幹部履歷表》時,文靜的被俘叛變問題已無影無蹤,留下的只是「黨員」二字。

1960年11月4日,張春橋填寫《上海市委組織部幹部履歷表》時,文靜不僅「黨員」身份毫無疑問,而且已經進入了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這樣的要害部門工作了。

正是由於這樣,每次在審查幹部的時候,張春橋都為此十分惱火。老婆的歷史問題,無形中影響了他的「進步」。「文革」開始,特別是張春橋被調到北京以後,文靜對張春橋不放心,經常找各種藉口要到北京來。

張春橋對此很是反感,加上他早就想將這條「辮子」扔掉,便多次私下向老婆提出離婚,文靜都不同意。

張春橋去北京參加籌備中共擴大的八屆十二中全會時,他向江青談起自己的苦惱,又提出離婚的辦法。江青冷笑著對他說:「你以為離了就乾淨了嗎?退一步就沒法收拾了?」張春橋心有所悟。

張春橋後來對文靜明白地說:「也不會為這個問題打倒我。」他指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即進入九大成立的中央政治局的江青一夥已經向他交了底。表面上,張春橋提出文靜不再擔任任何工作,實際上秉承他的旨意,讓文靜稱病長期躲在家裡,仍照舊發給所有文件,由專人送到家裡。王洪文在調中央之前,主持上海市委工作時期,也常常到文靜家裡去商量工作。黃濤、朱永嘉、何秀文等人為了討好張春橋,常常把自己起草、經張春橋批示的發言稿送給文靜,請她「審閱」、「指正」。

這種「垂簾聽政」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976年10月14日,中央粉碎「四人幫」的會議精神傳達到上海各級組織和群眾後,才停發了給文靜的文件。

文靜給張春橋生了四個孩子,三女一男。張春橋愛抽煙,也喜歡喝酒,文靜也抽煙喝酒陪著他。張春橋夜間工作時,文靜通知廚師做夜餐。張春橋決定與文靜保持距離,完全是出於政治原因。

1981年1月,張春橋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1983年1月減為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因為當年和文靜離婚雖經中央批准,但沒有公開,所以張春橋出獄後仍和文靜共度晚年。

2005年4月21日,張春橋因患癌症病亡,終年88歲。

責任編輯: 張雲峰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