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宋紫鳳專欄】公安廳長猝死 唐山內鬥傳遞重要信息(圖)

2022-07-07 14:31 作者:紫鳳 桌面版 简体 39
    小字

一葉知秋,劉文璽之死,顯示經過長年的派系鬥爭,體制內所謂的中央權威已經衰落,地方割據各自爲政已近失控。
一葉知秋,劉文璽之死,顯示經過長年的派系鬥爭,體制內所謂的中央權威已經衰落,地方割據各自爲政已近失控。(圖片來源:TEH ENG KO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7月7日讯】公安局長驚現案發現場,公安廳長突然死亡,唐山的水有多深,可以想象。

6月10日曝出的河北唐山老漢城燒烤店打人案,經過當局的一系列操作:處理基層官員,嚴禁記者採訪,網絡輿論禁言等,不僅使案情真相變得越發渺茫,更使案件本身漸漸淡出公衆視線。但是7月5日突然傳出河北省公安廳長劉文璽猝死的消息,不僅使唐山打人事件再次成為關注焦點,更暴露出體制內裂痕之深已達到地方抱團叫板中央的程度。

河北公安廳廳長猝死

據河北省治喪工作小組消息,7月3日,河北省政府副省長、河北省公安廳廳長,河北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劉文璽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去世,但對於劉文璽的病因並未提及。

劉文璽於5月27日被任命為河北省公安廳廳長。上任兩星期後,河北省唐山市就發生了震驚國內外的老漢城燒烤店打人事件。就在唐山打人案的調查行動剛剛發展成爲一場更大範圍的打黑行動時,上任僅一個月的劉文璽突然猝死,不禁引人聯想,劉文璽是否是「被死亡」,是否與調查唐山燒烤店打人案有關。而關於劉文璽各種死因的說法則在網絡上傳播開來:「切動脈自殺」、「他殺,被切動脈而死」、「他殺,被勒死」……

黑幫背後是官方 公安局長竟在案發現場

關於唐山燒烤店打人案,由於打人凶徒被曝出是黑幫組織天安社成員,所以第一時間輿論關注的焦點是黑幫。

但隨後,來自官方的一系列動作,顯示黑幫的背後還有官方勢力。例如,案發時警方接到報案後拖延3小時才到場;案發後曝出多起採訪調查的記者被唐山警方暴力執法的事件;在調查結果還未明確時,案發現場老漢城燒烤店就被拆除;4名被打女孩及家屬一直沒有現身…… 這一系列事件的背後,官方勢力的影子呼之欲出。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7月3日網絡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剛被調查的公安局長馬愛軍也在案發現場,就坐在四名被打女孩用餐位置的後面。當受害者被暴打時,馬愛軍沒有阻攔。並且,還回頭對某人說了一句「摟走她」。雖然人們尚不清楚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但從視頻上看,似乎是在指揮旁人。

公安局長現身案發現場,使得輿論關注點從黑幫轉向了體制內部。而案件一旦牽出官方勢力,往往是不查便是歲月靜好,一查必是驚天大案,2022年的夏天,唐山的水有多深?

塵埃剛要落定 平地又起波瀾

6月21日紀檢委通報包括唐山市路北區副區長,市公安局路北分局黨委書記、局長馬愛軍等五名基層官員及警察被調查。根據以往當局對同類事件的處理套路,當推出基層官員做替罪羊時,通常就意味著結案了事。

但是當7月3日,被查局長馬愛軍在案發現場的視頻流出後,事情似乎又變得複雜。如果馬愛軍在現場,那就不只是治理不利的瀆職罪或失職罪,而是黑幫勢力的共謀,甚至元兇。如此,則對馬愛軍等人的調查,性質又將升級,接下來,順藤摸瓜,更大官員相繼落馬也都是題中應有之意。

然而,就在平地波瀾再起的時候,關鍵執行人,行動總指揮,河北省公安廳一把手劉文璽,死了。

劉文璽受到壓力 硬拳未出身先死

河北省公安廳廳長劉文璽猝死後,其生前有關唐山打人案調查的兩大動作,引起關注。

先是6月21日,河北省公安廳通報了4名被打女孩情況,稱被害人遠某(女,24歲)、李某(女,29歲)經醫院檢查屬輕傷,無需留院治療,之後自行離開;王某某、劉某某在普通病房住院接受治療,傷情亦已好轉。並提到6月20日,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認定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但民眾對官方通報的內容表示質疑,認為官方通報不可信,事實真相被封鎖。而網絡上流傳的曝料則顯示,打人案施暴者手段殘忍,4名女孩已經重傷去世。

由於通報來源是河北省公安廳,而劉文璽又是河北公安廳「一把手」,所以,這份通報無疑是經過劉文璽同意後發佈。如果不是劉文璽在包庇地方黑惡勢力,至少也是劉文璽向地方黑惡勢力妥協之結果。

但隨後的6月25日,中共公安部在新任部長王小洪就任的次日,即宣佈展開所謂「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聲稱要「徹底剷除黑惡勢力」並嚴懲其保護傘,還強調要用「硬拳頭」保護婦女群體。對此,劉文璽立刻召開全省公安機關視頻會議予以響應。

這一動作被解讀為唐山打人案的調查並未結束,還會有黑幫成員及充當其保護傘的官方勢力被查。

劉文璽上述兩個動作完全相反,顯示出他同時受到兩方面的壓力,一方是唐山打人案中的黑惡勢力及其官方保護傘;另一方則是這些「保護傘」的體制內政敵。至於他的猝死,不外兩種可能,一種是由於壓力太大而引發某種疾病導致猝死;另一種是,所謂猝死,實爲被死亡,是體制內派系鬥爭的結果。無論是哪種原因,總之,劉文璽是「硬拳」未出身先死。

一切只是高層博弈

事情發展到今天,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唐山暴力打人案雖然很凶殘,但在道德崩潰的當下,這類事情已屢見不鮮,而此案在初期沒有被封鎖消息,以至傳到國內國外,被人們廣泛討論,本身就很反常。如果沒有官方的放行,這件事就不會有機會被炒成全國大案。這說明體制內一部分人要借這起案件,掀起一場打黑運動,目的是將政敵打掉。

而從後續事態發展上看,新任公安部長王小洪在6月24日接手公安部後,於次日就提出所謂的「百日行動」,也明顯是要借唐山打人案的熱度,開始更大範圍的打黑。可以說,在這起暴力案件的調查中,到目前為止,人們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體制內博弈,而在這場高調的博弈下,被踐踏的是民衆生命,被淹沒的是案情真相。

中共將以何種方式解體?

中共內鬥是常態,唐山博弈有不同。因爲其傳遞了一個重要信息,就是一直以來,人們經常討論的,中共將以何種方式結束?

圍繞唐山打人案展開的這場廝殺,特別突出的一點就是在地方與高層的較量中,地頭蛇勢壓強龍,地方勢力抱團挑戰高層。這一點從劉文璽猝死的公告上可見端倪,公告非常粗糙,連病因都未有順帶注明,這很可能不是馬虎遺漏,而是故意不寫。換言之,連編都不屑於去編一個,似乎是刻意引人聯想劉文璽之死另有原因。而這種手法與當年「六四」人士李旺陽被國安謀殺有些類似。李旺陽被自殺的現場十分粗糙,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他殺。但國安正是以這種粗糙手法來恐嚇民衆,釋放死亡威脅。如今劉文璽匆匆被猝死,草草被公告,不排除是地方勢力以此方式向體制高層發出威脅:唐山水深難測,中央不要輕舉妄動。

一葉知秋,劉文璽之死,讓我們看到經過長年的派系鬥爭,體制內所謂的中央權威已經衰落,地方割據各自爲政已近失控,其所傳遞出的信息是中共從內部開始的崩解將是它走向終結的最大助力,並且這一自毀程序早已啓動。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中共始於不義,終於自斃,是我們可以預見的結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