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王維洛專訪】地方矇騙中央習近平親派中央環保督察組(視頻)

揭秘:央视曝赤水河发黑发臭真实目的 - 吞并民企!

2022-07-02 21:56 作者:李静汝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7-2/p3176221a426560192-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7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中國大陸媒體報導,貴州遵義仁懷市被稱為「中國第一酒鎮」的茅台鎮,因多家酒廠生產,造成茅台鎮旁邊的赤水河發黑髮臭,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等問題,近期被央視點名。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長期關注中國的生態環境,近日在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中國媒體對中國持續惡化的生態環境,包括河流水質污染惡化等問題一直保持沉默,而這次央視對茅台鎮點名,其實背後是另有目的。

茅台集團-中國最有價值上市企業

王維洛在採訪中首先指出:「茅台集團在中國被認為是最有價值、排行第一的上市公司,它有很多頭銜。中國智庫有個女教授最近發表言論,說中國為什麼非要打臺灣呢?就是一定要把台積電給拿下來,因為台積電是臺灣最有價值的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最有價值的公司是茅台公司,造茅台酒的,它不是先進的科技,也不是創造發明。就是說中國在世界上,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位?這是真的值得中國人深思的問題。

茅台酒業最早是私人企業。1952年被中共吞併,變成國有,然後又變為一個國有股份公司。現在茅台集團是中共國資委手下的一個國有集團,中國最有錢的,品牌也是最高的。現在中國一瓶茅台酒3千塊錢,還要看茅台酒是什麼牌子的。1981年改革開放的時候,一瓶茅台酒8塊錢。1971年的時候一瓶茅台酒才4塊錢。1954年的時候,一瓶茅台酒才2.84元。就是說從1981年到現在這40多年來,茅台酒從8塊錢一瓶,漲到了3千塊錢。

中國的GDP,1978年的時候是2185億美元。2021年中國的GDP總量是17.7萬億美元,2021年的GDP是1978年的81倍。茅台酒2021年的價格是1978年的375倍。

在中國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中國老百姓挨餓沒有糧食吃的時候,茅台是大躍進、大踏步地向前進。1958年在開成都中央會議的時候,毛澤東對貴州省省委書記周林說:鋼鐵都要大躍進了,能不能茅台酒也來個大躍進啊?一年生產一萬噸茅台酒。周林曾經是我們南京大學的黨委書記,文化大革命打倒以後,後來上來的時候,他先在南京大學當了一段時間的黨委書記。他那個時候是貴州的省委書記。他回去就傳達了,既要鋼鐵大躍進,我們又要茅台大躍進。

所以在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茅台廠的產量儘管沒有翻一番,但是它三年生產了兩萬噸茅台酒。生產茅台用了多少糧食呢?大概用了兩千萬斤糧食。如果按照50斤糧食能救一個人的話,大概能救活44萬人,至少能夠把貴州當時遵義地區死的人給救過來。就是說中國政府在中國老百姓都挨餓的情況下,還是大力的生產茅台。

茅台酒用糧食生產,和西方很多國家不一樣。像澳大利亞、歐洲、德國,有很多葡萄酒,是用葡萄生產,它不佔用糧食。」

環保部月報對赤水河污染隻字未提

據中共央視報導,茅台鎮旁邊的赤水河,被茅台鎮一帶的制酒產業嚴重污染,造成河水發黑髮臭。王維洛對此指出,如果你去看中國環保部的月報,它說長江水質為優良。「我們先說中國的水污染。中國的水污染問題在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被中國的媒體、民眾揭露的很厲害,大家說的、談的都很多。

有說中國70%河流被污染了,中國地下水80%被污染了。就是我們眼前浮現出的一個景象,中國的水,特別是地表水被嚴重污染。但是現在中國政府發表的中國的河流水質的報告,你看不到這些情況,而是一片燦爛。

中國環境保護部有一個全國地表水水質報告。以前是在水資源報告裡,每年出一期。現在是每個月出一期叫月報。最新的這一期是2022年第四期。它說本月全國地表水總體水質良好,主要河流長江流域、浙閩片流域、黃河流域、西北諸河流域水質為優,黃河流域、珠江流域、淮河流與遼河流域、西南諸河水質為良,松花江流域和海河流域的水質為輕度污染,其它的水庫、湖泊水質總體為優良。

我們今天講赤水河的污染。赤水河是長江的一條一級支流。我們這裡再具體看一下月報報的長江水質。它說長江幹流水質為優,檢測的六十六個斷面,一類水質斷面15%,二類水質佔83%,三類佔1.5%,沒有四類、五類或劣五類。

中國的水質是這麼排的,一類最好,二類次一點,最次的是五類。後來當時就是說有的水質實在是太差了,已經超出了原來的五類的污染程度,所以它加了個劣五類。這個月報告訴你,長江干流水質沒有四類、五類,一類二類兩個加在一起,佔了98.5%,水質很好。

它又說長江主要支流總體水質為優,檢測的471條河流裡的856個斷面,一類水質佔10.7%,二類佔61.3%,三類佔21.8%,四類佔4.7%,五類佔1.2%,劣五類佔0.2%。就是說長江的幹流水質要比支流的水質好。幹流的水是從哪裡來的呢?幹流的水從支流過來的。長江發源於西藏高原,流下來一路上接受了很多的支流,一直流到上海入東海。按照一般的規律來說,越是在山區的水水質越好,支流的水質要優於幹流的水質。因為幹流是彙集了支流的,支流的不好的水質都匯到幹流來了。你就很難理解,這個月報它說幹流的水質比支流的好。所以你看了這樣的一個資料以後,還談什麼赤水河污染問題?」

央視沒有膽量曝光赤水河污染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其實,央視沒有膽量曝光赤水河污染。「我們怎麼來看茅台鎮被央視點名?說赤水河發黑、發臭?在中國環保部發的水質月報裡,就看不到水質發黑、發臭的這個問題。其實中央電視臺它沒有這個膽量用它記者自己的報導來說,貴州茅台鎮上的茅台酒廠等等酒廠,污染了赤水河,使得這個河流發黑、發臭。

中央電視臺的這個消息是來自哪裡的呢?是來自於中央的第二輪生態保護督察組的報告。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發現了貴州省的水污染問題,特別是茅台鎮的酒業生產,污染了長江的支流赤水河。就是說現在唯一敢說中國環境的問題,都是來自於中央的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地方躺平習近平親派中央督察組

據王維洛披露,由於中央政策在各地得不到有效落實,習近平自2016年起,開始派出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到各個省份巡視督察。「他這個辦法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辦法一樣。中央紀委的官員,到下面去看你們下面的官員是不是聽話。這也和李克強在開了十萬人大會以後,馬上就把中央的督察組給派下去,看看你下面省市、自治區,是不是照著這個執行的。他就靠這種辦法,就有點像明朝的東廠和西廠。中央政府對下面的政府不放心,說你們都給我躺平,不幹,我就派督察組下來,看你幹不幹活。

從2016年開始,中國環保部就派出了第一輪督察組,到中國各地去。它的模式是這樣的,去一批大概走五、六個省份,或者六、七個省份,去一個月查一下,全國這麼輪過來,大概要六、七批,完了以後,他再殺個回馬槍,看看我當時在你那裡發現的問題,你有沒有給我解決。第一輪督察組從2016年開始到2018年完成,中間來個回馬槍,他叫回頭看。

從2019年開始的是第二輪。我們看到去查茅台鎮赤水河的這個污染,是第二輪的中央環保督察組。第二輪是到2022年年底要完成的,現在應該馬上就進入第六批了。貴州的這個是在第四批裡發現的,到今年年底它要完成,中間還有一個回頭看,看你是怎麼辦的。」

中央督察組報告曝水污染嚴重

王維洛認為,中國的環境污染問題其實是很嚴重的。而中央督察組的做法其實也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如果你仔細看一下中央環保部督察組的報告,中國各地的環境問題,特別是水污染問題,那就沒法看。比如說赤水河發黑、發臭,有的長江支流是五類水,有的是四類水,問題很嚴重。再比如說湖北,有18個磷石膏儲藏地方,廢水流出來就像牛奶一樣,污染了長江水。還有湖南、江蘇、南京等。整個環保的形勢是很嚴峻的。

我們說媒體要起監督作用,但從中國媒體記者的報導中你都看不到這些。你如果從中央督查組的報告裡看,就看到這個形勢是很嚴峻很嚴峻的,下面都是敷衍了事。

2016年開始的第一輪中央督察組,在全國視察了一遍,給中央寫了個報告,總結了四條。第一是政治問題。思想認識仍不到位,一些地方和部門政治站位不高,對生態環境保護重視不足,對督導整改工作要求不嚴、抓得不緊,部分整改工作進展滯後。第二是敷衍整改較為多見,整改要求和工作措施沒有真正落到實處,甚至是敷衍反對。行動上就是躺倒不幹。第三,表面整改,避重就輕,做表面文章,導致問題得不到有效的解決。就是說事情不幹到實處,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是做點表面文章,應付應付你中央的這些檢查。第四,假裝整改依然存在。有的在整改工作中弄虛作假,謊報情況,有的假整改,有的甚至頂風而上,性質惡劣。它當然也說它督導有什麼成績。它說發現了15萬件環境問題,罰款24.6億元,拘留了2264個人,追責大概超過5000多個人。對於他們來說,最大的成果就是罰款罰了24.6億元,派幾個調查組下去,每個省走了一走,中央就收回24.6億元了。」

地方對中央怨氣太大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其實問題最嚴重的是什麼?就是中央的決策和下面的是分離的,下面沒有任何的積極性,我就敷衍,能騙就騙,能哄的哄。這就是中國的環保問題的根本所在。兩千多人拘留,五千多個人追責,沒有用。就像河南鄭州洪水一樣,你把市委書記給他降職了,把他黨內嚴重警告了,兩個星期以後,又給官復原位,調到另一個崗位上去工作了。所以這種處罰起不到一個實際的作用。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中央督察的做法。2016年的時候,它開始先在河北省進行試點,然後推廣到全國。一輪下來就到了2018年了。派個欽差大臣到各地去,把省委書記狠狠都罵一頓,把環保廳廳長罵一頓,然後抓一批人,罰一批款。

等到2019年,它才想起來它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中央和國務院才制定了一個條例,就是說三年以前已經開始的事情,三年以後才想起來制定條例。到了今年2022年,突然中央和國務院辦公室又發了一個這回不是條例了,這回是辦法。好像有點要矯枉過正一樣,說什麼我們不能一刀切等等。為什麼?下面怨氣太大。中央你就派的調查組來,你說什麼是什麼。

前面講了茅台酒漲到3千塊錢一瓶。中國的官員、中國的公務員、中國的老百姓都喜歡喝茅台酒,他的工資能喝多少瓶茅台酒呢?毛澤東喜歡喝茅台酒,習近平更喜歡喝茅台酒,據說習近平1天要喝2瓶茅台酒,而且他喝的不是3千元一瓶的,而是20萬美元一瓶的,就是他招待金三胖的時候,大家都看到的那個歪嘴茅台。據說習近平每個月的工資是2萬美元,他一天喝兩瓶20萬美元的茅台酒。

為什麼中國一般的公務員躺倒不干?比茅台酒漲得更厲害的是中國的房地產。他的工資相對於房價來說太低。我們就講深圳賓利女的男朋友,國企的老總,他一年的收入是37.5萬元人民幣,在深圳算可以了。但是他們住的那個房子是18萬一個平方米,包括公共面積的。就說他一年的工資可以買兩個平方米,他工作50年,可以買一百個平方米。你的這個收入和你的這個房價是不對等的。」

曝赤水河污染是為吞併茅台鎮民企

王維洛進一步披露:「前面說了中央電視臺給它一百個膽,它也不敢報。它這個報導就是從中央督察組的報告裡挑出來的。中央督察組要它報,現在你就把茅台鎮的制酒業污染赤水河的事情拿出來報導,中央電視臺就給你來個報導。人們就覺得中央電視臺都點名了,好像全國大家都很認真。

中央電視臺在批評茅台鎮的制酒業污染赤水河時,它就說了這裡的企業太多,有一千多個生產酒的企業,所以把河水都污染了。其實,中國這次曝茅台鎮所謂的水污染問題,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是企業兼併。就是為了保證它這個央企茅台集團。

我們知道,中國的兼併企業已經發生很多了。比如說中國的稀土生產。中國以前的稀土生產,在世界上佔的份額很高,80-90%。靠的是什麼?就是這些眾多的生產企業。現在通過中央的兼併政策以後,中國生產稀土的只有7家企業,全部都給收歸國有了。還有中國的煤炭企業。大家以前都講煤炭老闆,現在煤炭老闆的煤窯都被中央兼併掉了,煤炭老闆沒有了,小的煤礦沒有了。它所追求的一個模式,正好就是符合中國現在經濟的國進民退。它認為國企規模大、有效益,好控制。

所以在揭露水污染問題背後其實是一個兼併的過程。而且在兼併的同時,它要把茅台鎮居住的很多居民遷移出去,據說要遷移1.5萬人,讓他們離開茅台鎮,把茅台鎮打造成一個所謂的有中國制酒特色的、又有旅遊的一個地方。但是那些低端人口,他們被遷移出去。

當然,政府它打的旗號是很好,保護中國的茅台酒的制酒傳統什麼的。這個傳統已經恢復到什麼程度了?就是說茅台酒最後是要用人工用腳踩的,而且現在踩的要求就高了,要年輕的姑娘,而且必須是處女。你要是被茅台廠選中能當上踩的這個姑娘的話,你收入很高的,你這容貌、你的身體都得是過關的。要不然茅台酒廠它生產不出這麼好的茅台,三千塊一瓶,對不對?改革開放了,中國其它沒有什麼得利,茅台廠酒價漲了375倍。糧食才大概漲了十多倍不到二十倍,這個茅台酒酒廠要是再發展下去,中國的GDP都超過美國了。」

在中國講環保就要講政治

王維洛最後表示:「茅台酒是中國最有錢的、價值最高的,它也是貴州省最有錢的一個企業。它大概交的稅收是貴州省的十分之一吧,貴州省政府十分之一的錢是是從茅台廠裡出來的。但是貴州省是全國最窮的省份之一,貴州也是全國貧困人口最多的一個地區。

茅台廠所在的位置,大家都知道的,中共遵義會議開會的地方。它旁邊的赤水河,就是遵義會議以後,毛澤東帶領了中央紅軍四渡赤水,才有了軍事上的反轉,有了從勝利走向勝利的開端。茅台鎮上就有四渡赤水的紀念館,那是革命的聖地。

中國原來的一個環保部副部長,他說環保這個事情,在中國就是一個政治,就是要政治掛帥,講環保就是要講政治,不講政治那是不能搞環保。」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国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