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俄羅斯軍力或被高估 那麼中國軍力呢?(圖)

2022-04-04 07:12 作者:林楓 桌面版 简体 37
    小字

列隊的中共軍隊士兵們
2020年10月23日,中共軍隊士兵們在天安門列隊參加紀念朝鮮戰爭70週年的活動。(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4月3日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全面入侵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俄軍不僅沒有完成任何既定目標,反而傷亡損失慘重。俄軍糟糕的戰績讓一些軍事觀察人士判斷,美國可能過高地估計了俄羅斯的軍事實力。與此同時,也有分析人士提出疑問,即美國是否也高估了中國的軍事力量,因為真正的軍力,不能只看武器,也要看解放軍的軍紀士氣和訓練指揮水平。

美國國防部在本週向美國國會提交的《2022年國防戰略》報告中,仍然把中國定為美國長期對抗的戰略重點,儘管報告也認定俄羅斯亦構成了嚴重的威脅,正如其對烏克蘭發動的野蠻侵略戰爭所展現的。

根據美國五角大樓發布的《2022年國防戰略》事實清單,美國國防部把中國視為「意義最重大的競爭對手」,將「保衛國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構成的日益增長的多領域威脅保持同步」列為美國國防戰略的頭號優先事項。

中國軍隊內部侷限 經濟放緩制約發展

長期主張中國不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的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東亞項目主任史文(Michael D.Swiane)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的確認為美國在某些層面上誇大了中國的軍事實力

「美國確實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誇大了中國軍隊的能力及其潛在的未來能力。雖然國防部的官方年度報告在很大程度上對中國軍隊的規模和能力的定義和描述是相當準確的,但即使是那份文件也存在一些誇張和誇大以及誤導性的陳述。此外,報告也沒有提供一個非常好的評估,說明中國軍隊內部面臨哪些侷限,中國軍隊需要克服什麼,以及這樣做的困難,以便成為一支更現代化的軍隊。」

但史文也強調,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潰敗與中國並沒有直接可比性,唯一相似之處是在軍事指揮和控制系統的組織方面。中國與俄羅斯一樣,在很大程度上對其軍事和政治系統實行自上而下的集中控制,這限制了部隊的自主性和靈活性。

史文2021年曾在《外交政策》雜誌上發表文章,提出中國並不對美國構成生存威脅,特別是在軍事領域。

他對美國之音說:「有人把中國描述為對美國的生存威脅,包括在軍事方面,在我看來,這是不正確的。有一種說法是,中國海軍現在有能力在西太平洋擊敗美國海軍,我認為這也不對。我們現在不斷重複說中國對美軍構成同步威脅(pacing threat)。對我而言,它意味中國軍隊與美軍並駕齊驅,在關鍵領域與美國並駕齊驅。因此美國確實需要把中國看成一個全面的同步競爭者,能夠在全球和區域範圍內真正與美軍抗衡。」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詹姆斯.佩索庫基斯(James Pethokoukis)提出,中國的經濟增速正在放緩,私營部門萎縮,再加上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問題,這些都制約著中國趕超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體。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中國有很多的經濟弱點,當然,這些經濟弱點也可以明顯地轉移成為更廣泛的地緣政治弱點。」

不能只看武器 解放軍士氣和水平也應列入評估

蘭德公司高級國際/國防研究員大衛.奧赫曼克(David Ochmanek)則認為,美國情報界對中國武器系統能力的評估是準確的,但衡量中國軍隊的整體實力僅評武器能力是不夠的,還需要對軍隊士氣、軍紀、訓練水準和指揮水平進行評估。但在缺乏實戰的情況下,對這些因素的評估是困難的。

「因此我們在評估這些東西的時候設置了很寬的誤差條,」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自1979年以來沒有進行過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而最終只有真正的軍事衝突才能讓你真正評估一個軍隊的作戰能力。」奧赫曼克在2009年到2014年擔任美國國防部負責部隊發展的副助理國防部長。

解放軍最近一次參與大規模軍事行動還是1979年的中越戰爭。

負責東亞地區的前美國國家情報官員、退休的中央情報局分析師約翰.卡爾弗(John Culver)曾就美國是否也高估了中國軍力發了一系列推文。他在推文中說,解放軍在1979年那次戰爭的表現算得上是一次標準的「執行不力」(poor execution),三個星期內在戰鬥中陣亡3萬5000人。但中國的目標並不是要奪取和佔領領土。它是為了懲罰越南對柬埔寨的入侵。

他在接下來的推文中說,解放軍實現了其作戰目標,攻佔了6座城市,摧毀了鐵路和橋樑,儘管付出了可怕的代價。它動員了40萬軍隊,其中大約一半進入越南境內。1979年後的十年間,解放軍一直在運用這些經驗,包括1984-1988年在(雲南)麻栗坡縣的實戰。(編者註:中越邊境戰爭的重要戰場老山前線位於該縣境內。)

卡爾弗繼續寫到,解放軍後來研究了美國的作戰行動,並在2015-16年啟動了正在進行的大規模軍事改革,在關鍵方面以美國的指揮和行動實踐為基礎。雖然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它沒有進行過大規模的戰鬥,但它是一個不斷學習的組織,而且也在研究烏克蘭(戰爭)。

卡爾弗最後寫到,如果中國參戰,它將不會犯俄羅斯的錯誤。它也會從烏克蘭的抵抗中學習。它不會做出樂觀的假設。它的軍事行動將與政治、經濟、信息相結合,它也將假設美國會進行干預。

高估或低估 中國仍是美國最大的挑戰

曾擔任美國副助理國防部長的奧赫曼克認為,拜登政府繼續把中國列為美國最重要的戰略競爭對手是恰當的。

他說:「重要的是要記住,當拜登政府或其他戰略家談論國家競爭對手時,他們談論的不僅僅是純粹的軍事力量。他們看的是中國的經濟潛力,他們對技術的掌握,他們在世界一個重要地區的影響力,他們的信息操作,他們的網路能力,所有這些東西。而且,如果你環顧世界,你會知道,很明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是什麼,它所追求的目標與我們的一些重要目標背道而馳。」

華爾街日報3月23日的報導援引了一名五角大樓官員的話表示,「中國在目前和本世紀餘下時間裏仍然是唯一能夠系統性挑戰美國的國家,這意味著在外交、技術、經濟、軍事和地緣政治層面上都是如此。」這名官員還說,「俄羅斯不在這個能挑戰美國的國家行列裡,一年前不在,當前也不在。」

奧赫曼克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給美國帶來的最大挑戰是臺灣。他說,中國已經具備給臺灣造成嚴重破壞的能力,而一旦美國無法保護臺灣的獨立和安全,它將使美國的軍事力量和名聲遭遇重大挫折。

「我毫不質疑我們的判斷,」他說,「他們可以攻擊臺灣的機場,他們的防空系統,他們的軍事指揮和控制系統,他們的軍事基地,他們也可以攻擊經濟目標,就像我們看到俄羅斯在烏克蘭攻擊民用目標那樣,作為一種恫嚇和恐嚇民眾的方式。」

拜登政府希望烏克蘭戰爭不要分散美國對中國的注意力。在美國國防部向國會提交年度國防戰略報告的同時,白宮也公布了2023財政年度的國防預算。五角大樓2023財政年度的預算為7730億美元,較上年增加4%,以應對中國迅速擴大的軍事力量和烏克蘭戰爭。如果再加上國防部以外的部門,美國2023財年的總軍費開支預算將達到8130億美元。軍費預算的重點將是新武器系統的研發,包括由轟炸機、陸基發射井和核潛艇發射的遠程核導彈武庫。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