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網際網路大廠掀裁員潮 中國經濟的痛苦指數恐攀升?(圖)

2022-04-03 22:36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裁員 經濟 網際網路  大廠 痛苦指數 裁員潮
中國的失業和通膨率恐雙雙走升,中國今年的痛苦指數將持續上揚。(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2年4月3日訊】中國網際網路大廠自2月以來紛紛傳出「史上最猛」的裁員。除了阿里巴巴、騰訊等公司,電商龍頭京東集團據報載也完成最新一波的裁員,市場估計至少有400名員工於週五(4月1日)正式離職。雖然各公司對裁員的比例都緘默不回應,但市場觀察人士說,此波裁員潮所反映出的是網際網路行業對未來預期的銷售、利潤率和市佔率走緩的共識。隨著中國今年經濟所面臨的三重壓力發酵,部分經濟學家說,中國的失業和通膨率恐雙雙走升,亦即,中國今年的痛苦指數將持續上揚。

據美國之音報導,36氪等中國財經網媒引述知情人士稱,繼阿里巴巴和騰訊於2月裁掉數萬名員工後,京東集團也在3月啟動大裁員,其中,集團旗下總員工數約4000人的京喜事業群淪為重災區,「裁員比例高達10-15%,甚至更多」,也就是,至少有400-600人於4月1日正式被辭退,其中,位於四川、廣東等地的業務人員幾乎全數被裁。

報導另引述一份未經證實的文檔顯示,其他事業群如京東國際、京東零售、京東物流、京東科技等也都設置了裁員比例,多數在10-30%之間。

根據離職員工近日轉傳的微博貼文,京東在離職須知上稱他們為一群「畢業了」的京東人,引發中國網民對京東美化裁員的議論。

京東稱裁員為「畢業」惹熱議

不少中國網民重提京東董事長劉強東曾發下「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的豪語,貼文諷刺他「不會開除兄弟,只會讓他們畢業」。

其他網民則為京東員工抱不平。一位網民寫道:「這個世界啥都不缺,就缺良心,尤其是哪些手握資本的人。」 另一位網民則說:京東「剝削你,還要羞辱你……」

不過也有小商家為京東緩頰,店家網民寫道:「現在受大環境影響企業都很難!沒有一家公司會無故裁員誰不想生意越來越好呢!……我這兩年每個月都是貼本養員工!」

部分網民則借這波裁員潮反諷中國經濟環境的困境。一位網民嘲諷中國勞力市場「順利畢業,靈活就業,不存在失業問題」,另一位網民則稱大廠裁員,員工不用上班,這是「從側面反映了共同富裕時代即將來臨」。

位於臺北的臺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邱達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除了全球景氣和疫情的衝擊,這一波網際網路的裁員也和過去一年來,中共對部分產業發動的各項監管打壓、反壟斷調查或共同富裕等左傾運動有關。

邱達生說:「一般會裁員的話,大概就是相關的利潤不足以支應成本,這跟中國今年封城的一些措施,還有從去年開始的一些譬如說共同富裕(運動),重新調整總體經濟的一些政策等等,現在產生了副作用。」

中共打壓下 網際網路產業景氣蕭條

邱達生說,中共這一年來緊縮監管規範,壓縮網際網路行業的獲利和成長前景。再加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期喊出「共同富裕」口號,暗示賺錢的巨賈富商,如阿里巴巴的馬雲,要將獲利回饋給社會。因此,在獲利可能不敷成本的前提下,中國網際網路公司落實「人力成本的極小化」是必然的中長期趨勢。

不過,位於北京的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對於網際網路行業的長期前景相對樂觀。他說,這一波網際網路企業的裁員主要受到疫情再起和中國追求清零、嚴格封城的短期利空影響,對營收相對比較悲觀,因此,各公司只是辭退了之前過度擴張所儲備的一兩成冗員,以精簡支出。

李成東告訴美國之音:「原來大的網際網路公司是有冗余的(員工),因為業務在擴張,你會招很多人儲備起來,為了未來的增長所儲備。現在裁員是因為對未來業務、未來增長,它沒有那麼樂觀或者相對比較悲觀。悲觀的話,我就不需要養這麼多的人,那我冗余員工也多出10-20%,可能就不需要了。」

他說,網際網路從業人員總數約只佔全中國近8億勞動人口的1.25%,因此,幾個大廠的裁員比例雖然不低,但不至於推高中國整體的失業率,而且只要疫情於明年前控制住了,電商銷售額和民間消費長期還是會反彈,屆時,網際網路行業可能又會重新開始招聘。雖然網際網路大廠掀起裁員潮,但李成東說,很多製造業,例如產值10萬億人民幣(1.6萬億美元)的汽車產業,其實面臨招不到人的窘境,因為農民工都回鄉躲疫情,不願出來工作。

但他也坦承,目前疫情和中國封城防疫對經濟帶來很大的衝擊,尤其服務業面臨就業困難,可能讓今年的失業率顯著上升。

中國失業率恐走升

李成東說:「疫情影響到不只是網際網路或電子商務,影響到很多行業,物流呀!因為(封城了),你都不能動嘛!餐飲、零售,像服務業受到影響是最大的,所以,我覺得失業率可能會顯著上漲,而且可能會比官方數字還要大一點。但是如果盡快解決疫情,這些失業的人可能也會找到工作。」

他說,只要疫情受到遏制,中國產值達44萬億人民幣的零售業就會重現商機,民間消費也不會持續萎縮。

不過,臺北的經濟學家邱達生並不樂觀。他說,中國國產的疫苗保護力不高,讓中國要解禁,走向與病毒共存、不清零、只防重症死亡的防疫思維尚有困難,因此,目前這種經濟代價偏高的封城防疫模式,中國不可能太快鬆綁。

另外,中共在兩會期間雖將今年的經濟成長(GDP)增速目標定在5.5%,但邱達生說,目前沒有任何一家國際經濟預測機構有信心中國今年的GDP增長可以達標。他說,中共自己也很清楚,在歐美國家的競爭圍堵和供應鏈轉移的調整下,中國今年的外循環很難有強勁的帶動力道,因此,只能靠民間消費來帶動內循環,拉抬今年的經濟成長。但近期中國房市的崩盤、股市的暴跌,再加上,失業或就業障礙,都讓民間出現財富縮水的效應,恐衝擊到未來的民間消費。

邱達生說:「中國的股市跟中國現在非常想要拉抬的那個引擎,就是民間消費是息息相關的。因為股市沒有支撐會進一步地讓民間消費的成長力道是不足的。」

根據統計,多家中國網際網路企業近期的股價比其歷史高點價格都出現了至少五成的跌幅。例如,阿里巴巴4月1日的收盤價比其歷史高點的股價慘跌了66%,而視頻平臺嗶哩嗶哩和社交電商拼多多4月1日的股價則自其歷史高點分別慘跌了83%和78%。

通膨加失業 中國經濟的痛苦指數恐攀升

邱達生說,股價暴跌除了導致民間財富縮水,也是這波網際網路大廠缺乏資金擴張,並必須管控人力成本背後的因素之一。

他說,中國經濟前景面臨的挑戰非常大,官方要祭出政策工具來刺激景氣,包括與國際趨勢背道而馳的寬鬆貨幣政策,也就是降准降息,但如果北京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就恐難因應輸入型的通貨膨漲。

所謂的輸入型通膨指的是:進口外國商品或原料價格上漲,引發國內物價走升的現象。他說,中國近幾月的居民消費物價指數(CPI)都維持在平穩的2%以下,但躉售物價指數或稱批發物價指數(Wholesale Price Index)卻已經飆高到兩位數,代表生產商的進貨成本已飆高,但卻還未能轉嫁給消費者。

邱達生說,這樣的差距不可能持久,因此,中國的物價水準或通膨率未來勢必走升,除非官方政策介入阻升。而通膨和失業率若雙雙走揚,中國經濟的痛苦指數也會攀升。

邱達生說:「未來中國的挑戰就是它的痛苦指數會飆升。痛苦指數就是通膨加上失業率這兩個加總,一般而言,痛苦指數持續上揚的話,政府一定要做出因應,要不然的話,會讓民眾對政府的執政失去信心。」

責任編輯: 靜馨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