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疫情下的北京失業中年(圖)

2022-04-03 08:10 作者:九邊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北京市夜景
北京疫情前的夜景(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4月3日訊】最近身邊的一個朋友突然間就被辭退了,而且是一線網際網路大廠,週末跟我聚了下。喝了點小酒,聊了很多,他說我可以把他的經歷發出來,因為他已經看淡了,只要不提他名字就行。

我本來不擅長寫這種文章,讓他把心路歷程寫了一遍,寫完發現簡直沒法看,這兩天被我一頓猛改,感覺更沒法看了,大家湊合著看吧。

文中叫他老王吧,其實他也不姓王。

老王是2009年四川某985畢業,作為一個四川人,深知自己遲早要回四川,於是準備先來北京看看,過一兩年就回去,畢竟從小到大沒離開過四川,再不出去看看就遲了。

選擇北京也是因為他覺得北京有底蘊,適合他這樣沒啥文藝細胞的悶騷青年。

到北京後隨便找了個工作,覺得那個公司還不錯,在四川的時候校招才給4000多,北京公司直接給7000多,嚇了一跳,就加入了,工作內容是安卓開發,他戰戰兢兢說自己也不會安卓,他主管說想學嗎?想學我教你啊。

他沒想到,當時還挺冷門的安卓開發會在接下來幾年裡大放異彩,很快,工作到第三年,獎金沒有同事高,於是準備跳槽,有另一個小公司,剛拿到風投,招聘啟事上就寫了一行字,「只要你專精安卓,多少錢我們都能給得起」。

然後他去面試,對方也不是hr,而是一個業務主管,稍微問了下他之前的工作內容,看了下他寫的代碼(那時候的常規操作,直接翻工程文件),問了下他的血壓、有無遺傳病史,然後就說如果沒啥事,要不下午來上班吧,月薪三萬,此時是2012年。

當時他就被嚇住了,沒想到這麼浮誇,不會是騙子公司要割他腎吧,後來一打聽,才知道他這樣的三年安卓經驗、過硬教育背景的人,在網際網路公司那裡就是這個價,童叟無欺。站在北京西二旗貼滿「招租廣告」的天橋上,買了一袋糖炒栗子,他覺得自己可能要出息了。

於是他歡樂入職,入職一年多,發現自己變了,給自己買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喬丹鞋,外星人筆記本,機械鍵盤,巨貴的耳機等等,最大的夢想是買特斯拉,然後每天繼續擠地鐵上班。多說一句,2013年已經有了特斯拉,那時候這車儘管漏雨,但巨貴無比,具體多貴我和他都不記得了。

隨後認識了公司搞測試的妹子,也是四川的,觀念和他差不多,將來準備回成都,來來回回聊了半年多,國慶去見了父母,這門親事沒人反對,基本就確認了下來,2015年結了婚。

婚前收入不錯,攢了一些,本來準備回老家買房,不過2016年房價大漲,作為後知後覺的年輕人,而且他們本來準備回成都買房,一直沒當回事,直到2016後半年年才意識到他們應該在北京看看,一看就想買,到處借錢湊了首付,沒想到買到了房價歷史大高點,背上了一個月一萬六的貸款,隨後北京出臺限購,房價被鎖死了。

畢業五年後在小公司混得不順心,公司做出來的產品經歷了瘋狂砸錢後用戶一直上不去,投資人沒了耐心撤出了。公司開始明顯走下坡路,領導逐漸開始越來越變態,比如要求晚上十點對進展,早上八點半全員開例會,他覺得沒意思了,就去招聘app上刷了下簡歷。

沒想到很快就收到了一個大廠的消息,問他有沒有興趣加入他們公司,他都驚呆了。

這公司作為全國前三的網際網路大廠,當年去他們學校校招的時候鼻孔都是朝天的,全校總共招了不到五個人。

當時年輕的小王也去面試了,複試倒是進去了,考官出了三道題,他連題目啥意思都沒太弄明白,考官面無表情地說,回去等我們通知吧,他在對方鄙視的眼神中灰溜溜地退出來,心裏毫無怨言,反而感慨果然是大廠,就是牛逼,崇敬之情反而加深了。

後來覺得自己好賤。

這次電話面試的時候,本來以為又有什麼超級複雜演算法題,沒想到對方問他鏈表反轉、插入、刪除等基本操作,這不大一《數據結構》課程基本知識嗎?一臉懵逼中,面試通過了,他就去了自己心心唸唸的大廠。

對方問預期工資,他稀裡糊塗說你們看著給吧,甚至挂電話的時候忘了對方開出了什麼價。

進廠之後又被雷了一次,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要低了的情況下,還是成功倒掛了當初校招進入這個公司的老同學,他正好沒經驗,正好說話口無遮攔,接受老同學盛情邀請吃飯的時候透露了工資,那個老同學很快辭職不幹了。人生無常。

後來在園區碰到多年前去學校招自己的那個考官,說為啥校招和社招差距那麼大?當初校招的那些題哪來的啊?

那哥們已經干到了大領導,很感慨地說,說來慚愧,當時考你們的那些題,我也不會。

不過看你們一個個灰頭土臉,真特麼逗。

小王若有所思,原來這樣啊。

工作內容本來以為會涉及什麼複雜演算法,畢竟這麼大的廠子,沒想到比他在小公司還低端,每個人管著一塊責任田,一個月寫不了幾行代碼,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跟同事瞎拉扯。

不過沒想到的是忙得要死,提交不完的文檔,做不完的ppt,對不完的需求,每個需求都只是往自己責任田加幾行代碼,但是該走的流程、該提交的文檔、該參加的項目例會卻一個都不能少。

有時候還得裝忙,畢竟領導下班不走,領導的領導也不走,組裡其他同學也都在那裡似乎很忙,他跑了太扎眼,於是在公司看網文,後來知道其他人也是這樣理解這個問題的,看到九點多再走,認識了類似唐三,貓膩,憤怒香蕉等一群有著奇怪名字的人。

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年多,他明顯覺得自己的技術退化得不成樣了,懷疑在這地方呆五六年估計再也找不到工作。後來跟同事一溝通,同事說屁事沒,大廠都這樣,自己當初北理工ACM的高手,不照樣廢了嘛,讓他放心,大廠最關鍵的是瞭解業務邏輯,本來對代碼要求也不高,進來了就在這裡待著唄,只要不混到靠後的15%,又不會裁員。他才鬆了一口氣。

多年以後,他回首往事,發現他就是那個時候人生出現了轉折,觀念發生了大變化,失去了風險意識。

後來的日子過得飛快,因為房子買了,要安心還貸,孩子出生了,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被孩子給佔了。

更重要的是,孩子的出生對他來說最大的改變就是時間完全失控了,不知不覺間進入了2020年的「疫情時代」,隨後的時間更快了,在公司期間,他被提了兩級,但是由於不太愛說話,跟領導關係一般,每年評級,都是中等偏上,也不擔心被辭退。

倒是當上了小主管,只是跟大領導關係很一般,被提拔的主要原因是他確實沒出啥錯,比他優秀的那倆嫌當領導麻煩,於是輪他了,而且確實對業務比較熟。

當上了小主管後,徹底脫離了代碼崗位,他覺得這也沒啥問題,畢竟每個碼農的終極目標就是不做碼農,總不能一輩子寫代碼吧。

我就是他那段時間和他認識了,因為我們兩個公司業務有聯繫,他是那邊的介面人,我是這邊的介面人。

後來我領導批給我一千兩百塊,讓我去找合作公司重要聯繫人吃飯,降低摩擦成本,我就去了,然後和他混熟了,正好兩人都愛玩dota和穿越火線這種上古遊戲,還都打得巨爛,後來開始組隊玩,都打的爛,也不好意思說對方。

整體而言,他是個隨遇而安的人,覺得賺的錢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預期,也遠遠超過了那些沒出來的同學,一直這樣也挺好。

由於自己收入不錯,老婆乾脆不上班了,又生了一胎,家裡有餘錢,又買了一套小的不太能住的學區房,儲蓄也花光了,這下房貸衝到了三萬多。

然後就到了今年年初,風暴降臨了。

其實去年年底就有了苗頭,當時中概股在海外一直狀態不太好,不少他的同事股票下跌過程中沒破產,補倉補破產了。國內市場萎靡不振,公司很多盈利項目也轉入虧損,大領導們天天把「收縮戰線,集中優勢兵力投入關鍵戰場」掛在嘴上。

他後來說自己政治嗅覺太差,直到通知他被裁了,他才明白什麼叫「收縮戰線」,原來是這麼縮,公司的一次縮,落到自己頭上就是一場劫。

不過主要也是覺得不太可能被裁,因為自己考評一直在前30%,除非裁員率超過70%,否則自己就是安全的。

誰能想到整個團隊都被裁了。

通知他那天毫無徵兆,大領導就叫他過去談心,說是咱們部門盈利不佳,這時候必須壯士斷腕,今天說的這些呢,並不是覺得你們能力不行,只是咱們部門遭遇了市場低迷,也是沒辦法的事,你看我都在這裡幹了十幾年了,現在也有風險,干了這麼多年,也沒見過這麼大的困難。

他懵逼了,領導您不妨直說。

領導說裁員名單上有你,我也是今天才看到,之前並不知道,好聚好散吧,你是我第一個溝通的,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組基本都被裁了,不止你們組,咱們部門三分之一的項目組全被裁了,極少人員轉崗,這種安排我不理解,不過也得執行。

後來他知道,他領導有件事說了謊,同時有件事沒說謊。

說謊的是,裁員名單是領導報上去的,事先當然知道要裁誰。

沒說謊的是,領導確實也有風險,因為他很快也被裁了。

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接下來的事全程懵逼,在工位坐到下班,找了個麥當勞來回刷手機,直到十一點多,回去又在車裡坐到十二點,上樓後老婆孩子果然睡著了。長噓一口氣,反正也沒想出來怎麼解釋今天這麼魂不守舍,終於不用解釋了。

後來的事一直迷迷糊糊,清退、交工卡、散夥飯,有條不紊,公司為了高效開展清退工作,專門開闢了綠色通道,等他從hr那裡簽完字,回到工位,發現電腦已經登錄不進去了,關機,拆線,送去「技術部」歸檔。

從公司出來後,突然有種悲涼,這輩子都進不去這棟樓了。

回家也不跟老婆說自己被辭退的事,天天跟之前一樣去上班,老婆問為啥最近狀態這麼差,他說項目壓力太大,所有人都這樣。老婆問他是不是碰上啥困難了,他說項目進度太緊,大家都不太好過。

那段時間他辦理了人證車證,去註冊了網約車,準備開始跑出租,因為他的車是電動車,車庫有充電樁,享受國家電網補貼,一公里才幾分錢,算了下,跑網約很划算。

後來又覺得自己編碼能力儘管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應該和自行車差不多,多年不騎重新拾起應該不難,於是每天開車出去找個辛巴克抓學習,順便投簡歷。

面試了一些公司,發現倒是能找到工作,不過那邊確實對年齡有意見,不願意招有孩子的大齡中年,覺得他沒法保持工作強度。

而且確實不招領導,只招基層碼農,當領導的工作經歷反而對他是一個累贅,對他的編碼能力也有懷疑,覺得你這麼多年不寫代碼,還能幹編碼嗎?工資不願意給太高,因為現在人才市場最不缺人才。

最後他願意去的公司都在裁員,不願意去的還對他挑三揀四。

這個世界怎麼了?

後來又去圖書館抓學習,可是心態不好,看不進去,到處張望,發現那裡有很多和他一樣裝學習的中年人,奇怪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對方跟自己差不多。

直到有天他正準備出門裝上班,媳婦叫住他,跟他說有啥事都可以家裡商量,沒必要自己抗。

他在糾結說不說的時候,他媳婦說早就知道他被辭退了,因為好久沒看到他的工卡,有天用他手機登錄了一下他們公司內部管理app發現許可權已經註銷,就知道被裁了。再說新聞裡天天都是他們公司的倒霉事,他又閉口不說公司的事,明顯不正常。

哦,原來知道了啊,那還裝啥。

後來反倒是他媳婦把他開導明白了。

說咱們當初不是說好了要回成都嘛,北京這地方環境也不如成都好,咱們一家子都得了咽炎,小孩也喜歡成都,上次回去都不想回北京。

他說對啊,自己怎麼沒想到。

咱們也沒戶口,當初買學區房也是準備如果搞定戶口就在北京上學,現在看不太可能了,反而不用操心戶口的事了,咱們不是有成都戶口嘛,回了成都反而省心。

他說對啊,自己怎麼沒想到。

媳婦又說,算過了,回了成都讓老人幫忙帶孩子,兩口子都去上班,這些年也有積蓄,賣了北京房子回成都買,日子應該不會太難。

他說對啊,自己怎麼沒想到。

所以前段時間他把小學區房脫了手,加上手裡的餘錢,終於不再擔心房貸了,接下來準備把住的這套也賣掉,然後一家子回成都,回之前跟北京小夥伴都吃個飯,問了一圈,發現也省事,其實不剩幾個了,自己竟然還是走得比較晚的,人生無常。

跟我喝了幾杯,他說「十年京華夢」,曾經竟然以為自己是帝都人,曾經以為今後的日子會一直那樣繼續下去,沒想到出其不意就結束了。

結束之後突然才想起來,自己當初來北京是想看看北京深厚的文化底蘊,沒想到呆了十來年,天天加班玩遊戲,連頤和園圓明園動物園八寶山都沒去,於是帶著全家開車把北京轉了一圈,之前沒感覺,這次轉圈竟然有了一種全家到北京觀光的體驗,曾經毫無感覺的一些景點,竟然覺得非常高大上,自己有點高攀不起。

下定決心離開後,反而對京城有了新的理解:

以前覺得自己怎麼有勇氣離開呢?

現在覺得當初哪來的勇氣留下來呢?

又覺得其實自己跟當初的同學沒啥差別,只是自己一念之間來了北京,趕上了一波網際網路紅利,這幾年有了不切實際的幻想,竟然想在京城定居,如今紅利褪去,他也該撤離了。撤就撤吧,都挺好。

總之,人生無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九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九邊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