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袁紅冰熱點】西方把俄羅斯推向中共是戰略錯誤(視頻)

2022-03-10 19:10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3-10/p3111301a383867926-ss.jpg
袁紅冰熱點(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3月10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海外媒體最新綜合報導,當地時間3月10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和烏克蘭外長庫列巴在土耳其安塔利亞舉行談判。據稱,這是自俄羅斯入侵而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以來雙方高層的首次直接接觸。不過,雙方就立即停火問題未能取得任何進展。目前,網上對俄烏戰爭的可能走向有諸多的預測和分析。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採訪了旅澳的著名法學家、時政評論家袁紅冰教授。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未能速戰速決?

有報導分析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本來要速戰速決,但現在好像沒有實現。袁紅冰對此指出:「首先我們必須明確一點,人類的文明史發展到二十一世紀,只有一種戰爭才可能是正義的,那就是為了保衛人類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而戰。

那麼這次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普京實際上是從出於一種大俄羅斯主義的情結,把戰爭強加在烏克蘭的人民頭上,這是一種非正義的行為,是應該受到譴責的。這就是我們在對待這次戰爭的一個基本的政治態度。

在這個戰爭過程中,除了有軍事作戰,還有輿論戰,還有認知戰等等。如果是交戰的雙方在認知戰或者輿論戰中發布一些有利於己方的言論信息,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為一個有公信力的媒體、有公信力的實證評論者,你所發布的信息、你所做出的評斷,一定是要具有客觀的真實性,而不能用虛假的信息來誤導這個世界、誤導國際輿論。

現在有一種說法什麼俄羅斯要想速戰速決,俄羅斯要想對烏克蘭發動閃電戰,現在受到了挫折等等,我認為這樣的一種說法,是對國際輿論的一種誤導。俄羅斯發動戰爭是具有突然性,但它並不是什麼要速戰速決的閃電戰。閃電戰這個名詞大家都知道,它發端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發動的一系列侵略戰爭。所謂閃電戰就是以突然的動作,以裝甲洪流迅速地摧毀一個國家的抵抗能力,佔領一個國家,這才叫閃電戰。

俄羅斯之前對基輔圍而不攻,它要達到作戰目的,或者逼迫澤倫斯基烏克蘭當局跟他簽訂城下之盟,放棄加入北約的要求,實現烏克蘭中立化。這是俄羅斯這次作戰的目的。所以根本不存在著什麼閃電戰、速戰速決的這種戰略企圖。」

俄羅斯企圖要佔領烏克蘭麼?

據美國媒體報導,拜登3月8日對外發表講話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將永遠無法成功佔領整個烏克蘭。袁紅冰對此指出:「俄羅斯普京一開始就說得很清楚,他並不想佔領烏克蘭全部。我們可以看到,首先他通過一些精確打擊、摧毀了烏克蘭重要的軍事設施,來實現他提出的去軍事化目標。第二,他通過進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假借維和的名義,他是為了強化俄羅斯對於烏克蘭東部地區的控制,同時他在烏克蘭南部發動戰爭,是為了強化他對克里米亞半島的控制。他的第三個目的就是我上邊提到的,他或者和現在的烏克蘭當局,也就是澤倫斯基當局簽訂一個城下之盟。如果澤倫斯基當局不願意簽訂城下之盟的話,普京很可能扶持一個傀儡政府,來跟他簽訂一個協定。協定的核心內容就是烏克蘭要保持中立化,放棄加入北約的訴求,從而阻止北約東擴。從戰爭開始到現在,俄羅斯的軍隊實際上是一直在圍繞著普京這三個戰略目標在進行。」

烏克蘭為保衛家園而戰可歌可泣

據悉,自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以來,遭到了烏克蘭人的頑強激烈抵抗。有分析指,俄烏戰爭有可能會演變成持久戰。袁紅冰對此表示:「當然我們首先要肯定,烏克蘭人民為了保衛自己家園而進行的戰鬥是可歌可泣的,是應該得到同情和支持的,這是我們一個基本立場。

但是我判斷這個戰爭不可能長期化,為什麼呢?那是從作戰雙方的這個軍力對比、實力對比、國家能量的對比,做出的一個結論。具體的原因有這麼幾個。首先就是澤倫斯基當局,他們在戰爭爆發前缺乏對於國家安全危機的一個預見,因此他們沒有為烏克蘭打造出同俄羅斯進行不對稱作戰的強悍的國防能力,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面對一個強大的俄羅斯,烏克蘭當局也沒有像以色列人那樣,實行全民國防體制。現在號召民間抗擊,那只是臨時抱佛腳。

另外一個原因,烏克蘭從地形上講可以說是無險可守,一片平原。所以從拜登宣布,美國不會進入烏克蘭與俄羅斯作戰,北約也宣布,北約的軍隊不會進入烏克蘭同俄羅斯作戰,從這種宣布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烏克蘭在軍事上的失敗是不可避免的,它不可能發展成為一個長期的戰爭。」

西方經濟制裁能制止這場戰爭嗎?

另有分析認為,目前全球西方社會在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同時,除了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外,也提供給烏克蘭方面武器和彈藥,但現在還是沒有能有效的阻止這場戰爭。有沒有有效的外交途徑來制止這場戰爭呢?袁紅冰認為:「美國總統拜登在俄羅斯發動戰爭之前,他就明確宣布美國的軍隊不會進入烏克蘭同俄羅斯作戰。他的這這種戰前宣布,相當程度上鼓勵了俄羅斯把戰爭強加於烏克蘭,至少在客觀上是發揮了這樣的效應。當然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這種野蠻的戰爭行為,引起了整個國際輿論譴責,它刺激了整個人類、整個國際社會的良知。因此在國際輿論戰上,烏克蘭是佔據了上風,它具有道德的高地。

但是美國所宣布的這一系列所謂的經濟制裁。首先第一點,這種經濟制裁它發揮作用的時間、它的效應會是滯後的,不可能立刻發生阻止俄羅斯進攻烏克蘭的效應。另外從歷史上看,美國當年也制裁過中共暴政,在89六四之後。後來又對朝鮮和伊朗也進行過長期的制裁。結果都沒有真正的發揮實質性的效應。

對中共暴政的制裁那是89六四之後,是極其的短暫,很快就被鄧小平的權貴市場經濟所誘惑。為了獲得爆發的利益,實際上等於停止了制裁。而對於朝鮮和伊朗的制裁,也根本沒有使朝鮮放棄它的核武裝的努力,對伊朗的制裁也沒有達到原來的戰略目標。所以想要靠這種單純的經濟制裁,讓俄羅斯屈服來拯救烏克蘭那是不現實的。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外交的努力,能夠拯救烏克蘭。唯一的就是北約的軍隊,或者美國的軍隊進入烏克蘭和俄羅斯作戰,表現出保衛烏克蘭的勇氣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美國的拜登政府和北約顯然沒有這樣為烏克蘭的自由而戰的勇氣。」

如何看網上出現各種有關俄烏戰爭的不同信息?

有網友指,目前對烏克蘭俄羅斯戰況,網上信息很多,但很多都不能確定是不是真實?袁紅冰對此表示:「其實這個我們應該從這個角度看。人們常說現在已經進入了信息時代。那麼戰爭它不僅僅是軍事能量的較量,它同時也是信息的較量。信息戰是整個戰爭的一部分,所以交戰的雙方,或者是為了鼓舞士氣,或者是為了瓦解敵方的士氣,它製造出一些假的信息,或者是只宣傳一些有利於己方的信息,這是一種戰爭行為,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就像我剛才講的一樣,作為一個有公信力的媒體,作為一個有公信力的實證評論家,而且你又不屬於交戰雙方的任何一方的話,為了保持你的公信力,就要從這些撲朔迷離的各種信息戰中,找到客觀真實的情況,做出客觀真實的評論。」

傳烏克蘭當局準備妥協?

最近網上不斷傳出烏克蘭準備向俄羅斯做出妥協的消息。袁紅冰對此分析指出,我覺得烏克蘭妥協已經顯示出了一些跡象。「比如澤倫斯基在前一段時間,提出了一些很多人認為是不切合實際的要求,比如他要求加入北約,想要火線加入歐盟。有人認為澤倫斯基這樣講,就說明他很愚蠢,因為他提出了一些不可能的請求。

我判斷的這其實正是澤倫斯基為下一步他可能對俄羅斯的妥協,為自己事先做理由的鋪墊。就在前兩天,澤倫斯基又明確的講,美國和北約不準備在烏克蘭上空設立禁飛區,他甚至說:西方世界正看著烏克蘭慢慢死去。他所有的這些動作,實際上是在為他向俄羅斯戰略妥協做準備。

但是他有沒有能力向俄羅斯做出戰略妥協?因為他一旦做出妥協之後,他馬上面臨的就是,美國和歐洲對他的強大壓力。另外一個,烏克蘭內部的一些堅定反俄的力量,可能也會對他施加強大的壓力。所以他最後有沒有可能做出這種妥協,現在還需要觀察。

而現在俄羅斯在軍事上,逐步的已經取得了它的戰略性優勢,當然在烏克蘭民眾頑強的抵抗之下,它出現了一系列的戰術性的挫折。但是俄羅斯的整個戰爭機器現在已經佔據了一個戰略上的優勢。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俄羅斯普京一定會堅持他們原來提出的戰略目的,要求烏克蘭當局和他簽訂城下之盟。如果烏克蘭當局澤倫斯基最終不願意簽下這個城下之盟,那麼基輔將被攻陷,俄羅斯將在西烏克蘭地區扶植一個傀儡政權。」

就烏克蘭若妥協會面臨美國和歐洲的強大壓力問題,袁紅冰進一步解釋到:「美國現在顯然不希望看到澤倫斯基和俄羅斯妥協,因為妥協意味著烏克蘭的投降,這種城下之盟就是烏克蘭的投降。整個烏克蘭東部地區被俄羅斯所實際控制,西烏克蘭成為一個所謂的中立區,實際上就是俄烏衝突,以北約東進的一個重大挫折作為結束,這當然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按照拜登政府和歐洲一些政客的想法,他們希望通過武器的供應,烏克蘭能夠抵抗下去,但是他們的這種希望是不現實的。」

戰爭背後是美國與中共的較量?

袁紅冰進一步表示,說美國和中共較量,這種說法太抽象。我們看到不久前,美國的國務卿布林肯,要求中共暴政公開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要求中共暴政出面來制止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在冬奧會之前,普京和習近平剛剛發布了一個共同的聲明。而中共評論這個聲明說,中共和俄羅斯的合作沒有上限。中共的外交部長王毅也再次明確表示,要進一步發展和俄羅斯全面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指望中共去制止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武裝進犯,完全是與虎謀皮。」

把俄羅斯推向中共是西方戰略錯誤

袁紅冰最後還指出:「在川普(特朗普)主義出現之前這幾十年間,美國和歐洲的左派政客,他們犯了一個國際政治上的戰略性錯誤。用兩句話可以表述。首先他們對中共暴政執行姑息養姦的綏靖主義,從而給中共暴政提供了一個長達二十餘年的發展戰略機遇期,使中共暴政擁有了共產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強大經濟能量。

另外一個戰略錯誤是,在對中共暴政實行綏靖主義的同時,美國和歐洲的白左政客,出於歷史上俄羅斯和歐洲的歷史恩怨,對俄羅斯進行全面的壓制。葉爾欽(葉利欽)和普京曾經有兩次明確的提出,想要加入北約的願望,但是都被美國和歐洲極其冷漠的不屑一顧的拒絕了。正是這樣的一種戰略錯誤,等於把俄羅斯,儘管經濟上很弱小,但在核武庫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核武庫國家,推入到了中共暴政的懷裡。這是美國和歐洲的白左政客們所犯下的一個國際政治的錯誤。

幸虧有川普主義出現,驚醒了整個世界,才扭轉了國際社會對中共暴政的綏靖主義的趨勢。但是到目前為止,美國和歐洲整個國際政治戰略,仍然在向著把俄羅斯推向中共暴政懷抱的這個方向在努力。這是讓世界人們憂慮的地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