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模式下的冬奧會 曝露哪些真相?(組圖)

2022-02-20 09:29 作者:大國攻略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Natalie Geisenberger在北京冬奧會上
冬奧女子單人雪橇金牌得主、德國名將納塔莉·蓋森貝格爾(Natalie Geisenberger)回到德國之後說「從此再也不去中國」。(圖片來源:Julian Finney/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2月20日訊】北京冬奧閉幕前幾天,中國的金牌和獎牌數已創下史上最佳成績。面對西方抵制和疫情,習近平在冬奧開幕前曾說,冬奧會只要順利舉辦就是成功。但是在中國模式下舉辦的冬奧會,曝露出哪些真相?

國際奧運選手感受中共鉗制言論的恐懼

冬奧會開幕當晚,荷蘭公共電臺(NOS)記者直播連線時,遭保安驅趕,上演了一幕新聞自由遭踐踏的野蠻荒謬鬧劇後,冬奧就躲不開中共鉗制言論的話題。外國奧運選手在北京接受採訪時,噤聲不評論中國,是另一種諷刺。冬奧女子單人雪橇金牌得主、德國名將納塔莉.蓋森貝格爾(Natalie Geisenberger)在北京面對媒體採訪時說,她必須謹慎發言,等離境後再對中國發表評論,她回到德國之後說「從此再也不去中國」。而拿下兩面金牌的瑞典競速滑冰選手尼爾斯.範德普爾(Nils van der Poel)2月13日從北京一回到瑞典就公開批評說:「讓像中國這樣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舉辦奧運,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他還說,因為瑞典代表隊尚未全數離開中國,因此他不願多談。

典選手馮德波(Nils van der Poel)在北京冬奧獲得雙料金牌
瑞典選手馮德波(Nils van der Poel)在北京冬奧獲得雙料金牌。他一回到瑞典就公開批評中共當局。(圖片來源:Richard Heathcote/Getty Images)

對此,目前旅居臺灣的八九民運參與者吳仁華說:「連外國運動員都有這種恐懼的感覺,生在中國大陸的民眾在言論控制方面所受到的恐懼,就可想而知。」

臺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陶儀芬說,中國恫嚇國際奧運選手謹慎發言,國際奧委會竟視而不見,令人遺憾,現在國際運動員不僅在運動場上展現體能和運動家精神,也因身為世界公民得以倡議理念,而這些在北京都不允許,中國這種作法和國際體育界的趨勢背道而馳。陶儀芬引述北京清華大學教授勞東燕的文章,其中提到「在這樣的國家機器眼中,抽象的群體至高無上,而具體的成員毫無價值。事實上,作為群體的民眾被抬舉得越高,作為個體的成員就愈發地無足輕重。」陶儀芬說,北京冬奧演示了勞東燕對中國制度貼切的描述,愈強調集體光榮,個體就愈被犧牲。中國也用這種愛國主義去訴諸谷愛凌,但其實谷愛凌案例很諷刺,愈宣傳愈危險,谷愛凌和她母親的機會主義行為,企圖在中美兩邊極大化利益,這種作法看在很多人眼裡是吃相難看,反而成為冬奧焦點。谷愛凌是中國精英中的精英,但這種機會主義的行為,卻被中共拿來作宣傳,連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都建議不要宣傳過頭。

陶儀芬說,奧運這幾年有商業化趨勢,主辦國都耗費大量資源舉辦,希望借奧運盛事展現國家軟實力,但是這兩年因為疫情無法達到這種效果,去年的東京奧運入不敷出,成本大於效益,前首相菅義偉下臺與此不無關聯。中國也無法跳脫這個命運,北京冬奧,一面對疫情,二面對國際對其打壓人權的抵制,完全沒有達到中國希望借奧運展現盛世的效果,沒有西方國家重要領導人出席,觀眾很少,也沒能讓全世界看到中國的軟實力。但是水資源潰乏的北京已耗費大量成本,在旱地造滑雪賽場,人工造雪,花費很大代價,這是奧運史上首度幾乎百分之百使用人造雪的一次,對環境和財政都是很大負擔。而在疫情之下為了達到零確診,參與奧運的人員提早離家隔離,參與之後也要隔離很長時間才能夠回家,這都是非常大的社會成本,這種作法也只有舉國體制能做到,在其他國家,可能會引起很多社會團體抗爭,只有北京能壓制下來,這都是潛在的社會成本。

時事評論員桑普說,這次冬奧讓外界進一步看清楚中國的獨裁專政,就像瑞典選手所說,中國不適合辦奧運,這反應了很多外國運動員敢怒不敢言。桑普說:「以後還要不要把國際運動比賽的主辦權交給中國主辦,大家應該要深思,國際奧委會被中國滲透、和中國經濟勾連的關係,也值得自由民主國家深切的檢討和改善。」

北京如願成為「雙奧之城」國際形勢已出現巨大轉變

繼2008年北京奧運後,時隔14年辦冬奧,北京如願成為全球首個「雙奧之城」。然而和2008年奧運不同的是,中國如今面對的國際環境大不如前。

吳仁華指出,從2008年到今年冬奧,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觀感有很大變化。2008年國際對中國有期盼,希望通過辦奧運讓中國更融入國際社會,更開放、更文明、走向民主,他說:「當時西方是有期盼的」,而中國利用西方的期盼成功舉行奧運,2008年國際抵制的聲音和影響力非常有限,因為當時國際主流支持中國辦奧運,「但是後來證明北京奧運只是讓中國獲利,西方反而成受害者」。2008年奧運的確讓中國走向國際社會,世界看到中國崛起,「中國也是透過2008年奧運後逐漸擴大影響力,輸出意識型態,所以才會有如今西方抵制冬奧。」

吳仁華說:「所以從過去的支持到現在的抵制是非常巨大變化,也是西方對中國緩靖政策的失敗,現在美國都不得不承認失敗,而調整對華政策,2008到今年是非常大的變化。」吳仁華說,2008年奧運四方來朝,幾乎西方主要政要領導都出席,今年大國領袖寥寥無幾,俄羅斯總統普京匆忙一日來回,也是因為中國以經濟利誘邀普京簽協議。

冬奧之後 中國外交和內政困境將更突顯

等冬奧結束,更嚴峻的挑戰才要開始。吳仁華說,習近平面臨的外交和內政困境在冬奧結束後將更突顯,冬奧期間所有焦點都在奧運,很多問題被掩蓋,像是徐州八孩母親的問題。冬奧結束後,焦點將重新回到中國外交內政困境,吳仁華說:「2008年北京奧運是中國開始強盛崛起的一個開端和標誌,但是今年冬奧是中國由強盛轉向衰敗的開始」。

世界對中國的觀感,從2008年到今天出現巨大轉變,是中共體制的問題曝露,還是習近平施政所致?陶儀芬說,習近平也是中國制度的產物。很多人推崇只要經濟改革不要政治改革,是比較穩定的方法,但終究無法繞過,若沒有政改,經改走不遠,中國過去靠著作為世界工廠對外出口的方式成長,如今想成為世界市場,必須建立一個公平公正的市場制度,建立法治體制,就會挑戰到一黨專政,習近平在不能結束一黨專政的情況下,去強化市場控制來延續只有經改沒有政改的發展路線,其實走到最後,就無法跟全球的資本體系接軌,會走回頭路,所以中國現在有朝鮮化的趨勢,強調集體的光榮感和意識型態,而不考慮個體需求,這是整個體制的問題。其實2008年奧運聖火在海外傳遞時,遇到許多藏人和西藏支持者抗議,中國已經意識到它的崛起並沒有受到全世界歡迎,所以也就更加為中國模式辯護和宣傳,至今愈演愈烈。

陶儀芬說,2008年北京奧運和這次冬奧的開幕式場面都很盛大,各種聲光效果透過中國式的美學展現國力。2008年奧運結束後,美國發生金融海嘯,全世界都感受到中國國力增長,但是這次冬奧之後,習近平面對是國內外很多難以解決的問題,貧富差距沒有改善,內需下行,年輕人失業率攀高,生育率下降。而且世界大部分國家春夏即將都要從疫情走出來,但中國堅守其防疫的方式,也不願施打國外的疫苗。各國都要開放了,中國要如何回應?都是很頭痛的問題,而且又要開二十大,所以這次冬奧結束之後「等待他的跟2008年是完全不一樣的光景,中國模式走到現在有點極端、無以為繼的感覺。」未來恐怕會更嚴格控制,維穩力度將更加強。

桑普說,2008年北京奧運,全世界唱響讚歌,如今「習近平治下的真相曝光」。今年冬奧國際間對中國的負評很多,中國的形象和國力削減,民窮財盡,既沒有達到宣揚國威的效果,反而曝露很多問題。韓國國內掀起的反中情緒是其中之一,冬奧開幕式上,代表中國56個少數民族之一的朝鮮族穿著韓服出場,引發中韓網民大戰,中韓爭議一路延燒到冰場賽事,裁判判決引發不公的爭議,還有疑似中共小粉紅假冒韓國人向中國道歉。桑普認為,冬奧引起韓國民眾的反中情緒,年輕人對中國非常反感,可能直接影響到3月9號的韓國總統大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