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西安的災難與習近平的「親自指揮 親自部署」(圖)

2022-01-05 08:57 作者:金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習近平
習近平介紹病毒種類(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1月5日訊】中國新一輪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引起全球關注。批評者說,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以無視人民基本生活乃至生命安全的抗疫方式,反覆在中國各地造成不亞於疫情的災難。最新的這種人造災難自去年12月以來降臨人口約1300萬的城市西安。聲言對中國的疫情防控「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中共領袖習近平近日來為此受到一些中國網民的不點名的譴責。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2019年12月在武漢出現以來,批評者說,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當局先是採取切實有力的措施,隱瞞和封殺疫情信息,導致成千上萬的人不知不覺地中招,導致疫情爆炸性地擴大,並最終釀成全世界至今不見盡頭的百年不遇的疫情災難;中共當局在不得不承認疫情存在之後採取不管疫區人民死活的鐵腕防疫措施以控制疫情,並聲言這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人民生命安全」。

習近平與中國網民對抗疫的認知差異

一些觀察家們說,中國的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的疫情防控無疑在全世界是最獨特的。

如今在西安推行的這種措施包括不惜以人民福祉乃至生命安全為代價,對外阻止數以百萬計的在國外的中國人返回中國,對內不准疫區的人離開管控區域尋求緊急醫療援助,不准斷糧的人走出家門尋求食品,深更半夜將整個小區的人不分男女老幼轉移到缺乏基本生活設施和物資的所謂集中隔離區。疫區之內和疫區之外的許多中國人抱怨說,急需緊急醫療援助的人、需要食品的人、缺乏供暖缺乏禦寒被褥的人、來了月經缺乏衛生巾的人只能聽天由命,自求多福。

由於中共當局實行嚴密的新聞報導審查和輿論管控,這種在批評者看來是以殘害人民的方式推行的防疫舉措使多少人受害和死亡成為中國的國家機密。

一位中國網民用盡力避免觸犯中共當局的表達方式描述了當今中共當局的所謂防疫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新冠死亡率本身不高,但是很多人卻真的因為它家破人亡了。」

然而,觀察家們注意到,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22年新年賀詞中聲言,他領導下的中國「全國上下防控疫情堅決有力」,「我同外國領導人及國際組織負責人電話溝通、視頻連線時,他們多次讚揚中國抗疫和為全球疫情防控所作的貢獻。」

習近平在新年賀詞中隻字未提西安封城。人口大約1300萬的西安封城跟將近兩年前的人口1100萬的武漢封城一樣,都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封城行動。

全力封鎖人造災難的消息

批評者說,西安封城跟武漢封城一樣嚴酷和殘酷。西安一個網民在2022年新年伊始發帖說,他的父親在此期間突發心臟病,但醫院以疫情防控為理由堅決拒絕予以救治,在經過百般聯絡和哀求之後醫院終於予以收治,但為時已晚,他父親因救治時間延誤而不治身亡。

在對網民言論實行嚴密控制的當今中國,上述的親人死於非命的噩耗貼顯然屬於漏網之魚,而且是短命的漏網之魚。

近日來中國網路上有一個廣泛流傳的帖子——「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刪」。這一網路貼顯然是指習近平直接掌控之下的中國網路輿論管制當局開足馬力刪除來自西安的網民及其親友的疫情報告。

這個網路貼改寫自中國宋朝著名詩人辛棄疾的一個著名詩句——「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在辛棄疾「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的那首詩中還有一個著名詩句——「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近日來,也有中國網民將這一句改為,「青山遮不住,奈何他堵路」。

在許多中國問題觀察家和批評者看來,「青山遮不住,奈何他堵路」顯然是不點名地譴責習近平,因為習近平在將近兩年前公開聲言,中國的疫情防控從一開始一直就是由他本人「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中國的老百姓雖然對地方官員在疫情防控的名義之下的有權任性和胡作非為深惡痛絕,但他們也知道罪魁禍首是習近平。

在以言治罪的當今中國,還有網民冒險發帖,也明顯是以不點名的方式譴責習近平:

——這次這麼狠,是不是和他是陝西人有關係(?)(註:習近平祖籍陝西。)

——每日一問:還要忍他多久?

將不管人民死活的防疫政策與習近平掛鉤是否公平合理

批評者普遍認為,在過去的兩年裡,中共地方當局採取的包括封城在內的防疫措施不管人民死活,肆意踐踏人民的基本尊嚴和人權。在眼下封城的西安,一個小夥子因為被困在家中餓得不行外出買饅頭吃,被政府雇佣的防疫人員圍毆,往死裡打。有關的視頻在中國國內外廣泛流傳,成為中國式防疫一種獨特的廣告。

但是,中國一些網民將西安以及中國其他地方的慘無人道的防疫舉措跟習近平掛鉤是否合情合理?是否公平?

中國大陸一位一直關注中國疫情防控的政治學學者以不透露姓名為條件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這位學者說:從總體來看,中國當局採取疫情「清零」的政策是導致中國各地政府包括西安政府採取種種極端的甚至反人類的疫情防控舉措的根本性原因,而要說作為中國當局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對此不應當承擔責任,這顯然是說不過去的。

然而,這位政治學學者接著說:人們也要看到,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疫情「清零」政策兩年多來是始終一貫的,並非專門針對陝西或西安;西安以及中國其他一些地方的疫情防控措施特別殘暴,但另一些地方如上海則沒有那麼殘暴,這顯然要看地方和地方領導人,也就是說,地方領導人的責任也是不可推卸的。

在另外一方面,在紐約的學者胡平則認為,中國網民將中國大陸地方當局慘無人道的疫情防控措施跟習近平掛鉤是合情合理的。胡平說,「這不單單是前年習近平講話說,他對疫情防控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而且從兩年來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也可以推測出整個疫情防控的做法一定是出自習近平本人,而且他一定是把這件事情當作一件很大的事,他親自抓,而且有很具體的明確要求,所以下面才會做到這個程度。」

兩年來持續關注和研究中國大陸和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疫情防控問題的胡平說,重視疫情本來是好事,但習近平缺乏教育又喜歡不懂裝懂而且權力獨大、超大,因此他提出和推行「不惜一切代價」式的防疫政策便成為地地道道的災難。

胡平表示,習近平對疫情的所謂重視堪稱變態,這在去年鄭州水災期間有明顯的表現。在那時候,鄭州官員無能和玩忽職守,導致高速公路隧道和地鐵車廂內幾百人被淹死,但鄭州沒有什麼官員為此受到什麼懲處,而在同一時段鄭州發生疫情,鄭州一副市長和鄭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中共黨組書記、主任隨後被免職,這就等於是向各級官僚發出一個明確信息,這就是死人不要緊,做不到「清零」不得了。

以殘害人民為特色的防疫恐將持續

一位中國網民用三個字的縮略語「猛於虎」來形容當今中國的防疫抗疫形勢。這位網民顯然引用的是中國古代政治家、教育家孔子的話「苛政猛於虎」。在觀察家們看來,這位網民明顯的言外之意是如今的中共苛政猛於病毒疫情。

隨著疫情的延續和反覆,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身受中共的防疫措施之害並對習近平當局所宣揚的中共的防疫抗疫偉大成就產生懷疑、反感乃至憤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是否會像1960年代初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當局那樣在製造了大災難之後選擇改弦更張呢?

中國大陸的那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政治學學者的看法是:1960年代初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當局在製造了人造大飢荒之後改弦更張的先例不適用於習近平,因為,1)習近平不像毛澤東當年有劉少奇、鄧小平等人的制約,現在在中共黨內沒有有足夠實力人可以制約他,因此習近平不必改弦更張;2)習近平顯然認為現在中國的疫情形勢不如當年的人造大飢荒形勢嚴重,當年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現在中國死於疫情和防疫運動的人大大少於那個數字,所以至少是在可見的將來還不必改弦更張。

在紐約的學者胡平看來,中共的疫情防控是否會改弦更張要看疫情的發展;由於習近平當局對中國研製的疫苗沒有信心,當局顯然是寄希望於今後疫情會自行大大減弱乃至消失;但假如新冠疫情如大多數專家所警告的那樣會長期持續,習近平顯然也不會改弦更張,因為截至目前他給中國的防疫抗議政策打下的他個人的印記非常明顯,改弦更張意味著他至少是間接地承認他錯了,他會丟面子,丟權力,就像是毛澤東在1960年代初面對他自己製造的大災難改弦更張從而間接地承認有錯誤並被迫退居二線,讓劉少奇和鄧小平等人掌握更大的實權。

胡平說,「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天,中共當局在防疫政策上採取大規模的調整,但這也意味著習近平的地位、他的權力會下降。」

中共的宣傳部門反覆宣傳,絕對不能容忍任何損害習近平權威和權力的事情。中國那位政治學研究者和胡平從不同的角度都認為,全中國、全世界正在看到的在西安發生的人造災難在是兩年前武漢發生的人造災難的重演,而且可以預見在中國其他地區或城市會繼續重演。

一位中國網民的意見是——「兩年了,一點進步沒有,厲害了我的國。」(註:《厲害了我的國》是中共宣傳部門2018年3月推出的宣揚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領導中國共產黨所取得的政績的記錄片的標題。《厲害了我的國》在同年4月被全線下架,原因不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