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杜甫如何評價高水準的滕王閣序?(圖)

2021-12-29 11:3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王勃的《滕王閣序》,讓許多人閱讀後,不禁大聲讚嘆!
王勃的《滕王閣序》,讓許多人閱讀後,不禁大聲讚嘆!(圖片來源:Marchrius/維基百科)

詩聖杜甫對於王勃在短時間內提筆而成的《滕王閣序》會做出什麼樣的評價呢?

話說1400年前的南昌,李世民弟弟李元嬰修建的滕王閣上,閻都督為了凸顯女婿孟學士的才能,正命書童托著筆墨、紙硯,輪流請賓客們為滕王閣作序。

大家一個個圓滑世故地看著一旁拿著精心修改後書稿的孟學士,無人願意當場作序。就在閻都督滿意一笑時,一位20多歲名叫王勃的小青年,從書童手中接過了筆墨紙硯。全場賓客頓時感到詫異,孟學士則一臉鐵青,閻都督更是不悅地拂袖離去。然而,王勃卻不緊不慢地研起墨料,再拿起酒壺豪飲一通,才倒地思索片刻,提筆完成《滕王閣序》。

離席的閻都督從書僮處得知,王勃第一句是「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時,不屑地說了句:老生常談。聽到「星分翼軫,地接衡廬」時,已經默不作聲地品味了起來。一字一句的魅力,讓閻都督憤怒的心情平復了下來,當他聽見書僮複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時,一下就站了起來,感嘆道:「此真天才,當垂不朽」!

王勃撰序顯才 杜甫填詩喟嘆

26歲的王勃,在沒有精細思索的情況下,提筆而就的《滕王閣序》水平究竟如何呢?

100年後,杜甫對王勃的才思,透過《戲為六絕句・其二》,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王楊盧駱當時體,輕薄為文哂未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行內人杜甫,毫不客氣地說道: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開創初唐一代詩風、文體,只有學識淺薄的人才會對他們譏笑不休。

哪怕等到爾等化為塵土時,也不妨礙他們如滾滾江水一般萬古流芳。「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這就是杜甫對「初唐四傑」之首王勃才華的評價。

千古第一駢文《滕王閣序》 意境優美神思高妙

在被譽為「千古第一駢文」的《滕王閣序》中:王勃憑藉短短773個字,化用了46個典故、名句,並且還原創了29個成語。其語言運用水平,以及知識儲備廣度,已經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並且這樣大的信息密度下,《滕王閣序》整體結構也沒受絲毫影響。

滕王閣的美景,在王勃筆下,就如同一幅緩緩展開的畫卷。沒有任何形容美的詞彙,但只要你讀起《滕王閣序》,那種美的感覺根本不需要體味,悄無聲息間便沁透了心靈。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夠精彩艷艷了吧!但你細品後兩句,又比這個千古名句差多少?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漁歌唱晚」不僅變了成語,也是後世古詩再無法超越的一個巔峰。自王勃之後,千年詩詞大家,要麼引用「漁歌唱晚」,要麼就是不如「漁歌唱晚」。

其中最接近者,就是范仲淹的「漁歌互答」,但與王勃相比終歸差上一點意境。此外,人生哲理方面,《滕王閣序》表現也是不凡: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萍水相逢」、「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老當益壯」、「青雲之志」,26歲的王勃一字一句,觸動了多少人的心?如果說描寫景色的妙語,是《滕王閣序》的亮點;那人生哲理的描寫,就是《滕王閣序》的神思。

《滕王閣序》是駢文,而且語句比任何一篇駢文都要凝練、唯美;但它不是徒有其表的駢文,它的意境神思不比任何一篇文章要差!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

王勃,在26歲的年紀臨場發揮,寫下了不遜色任何人的《滕王閣序》!一天、一月、一年,乃至窮極一生,你換任何一個人來,也再不可能寫出比王勃更精妙的《滕王閣序》!

王勃的即興駢文,正如李白醉酒寫唐詩一般,都是一種文體獨一位的天才型名家。或許你可以找到與他們一樣,在一個領域做到極致的人;但你再也找不到,一個像他們一樣輕鬆做到極致的人。

所以,「詩聖」杜甫會稱讚李白——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也會讚揚王勃——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奇才人生短促 屢屢大展光芒

最後,讓我們來認識王勃光芒萬丈,而又天妒英才的一生。

6歲作詩文,成為王氏家族傑出人物;

9歲熟讀《漢書》,並公開發表《指瑕》一書,糾正前輩在《漢書》註解中的各項錯誤;

10時通讀六經,成為遠近聞名的博學之士;

12歲開始學《黃帝內經》、《易經》,習岐黃之術;

14歲向宰相劉祥道,上書大唐弊政,宰相稱讚「真神童也」;

15歲向唐高宗李治,進獻《乾元殿頌》,李治驚嘆「奇才,奇才,我大唐奇才也」;

16歲應幽素科試及第,成為大唐最年輕的朝廷命官,同時成為「初唐四傑」之首;

17歲作皇子李賢的博士,教導皇子學習經史子集;

同年,王勃在李賢與英王李顯鬥雞時,嬉鬧間寫下《檄英王雞文》。其中不乏「兩雄不堪並立,一啄何敢自妄」這類名句。

但此時距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之變」,不過數十年而已。王勃代一個王爺,寫另一個王爺檄文的舉動,觸動了唐高宗對皇室廝殺的憂心。

李治讀著王勃洋洋灑灑的《檄英王雞文》時,不禁怒氣沖沖地痛罵:「歪才!歪才!二王相爭,身為博士不加勸解,反而作檄文。將他給我趕出王府去」!

大唐最年輕的朝廷命官,自此罷職免官。直到三年後,王勃才被重新啟用,出任虢州參軍。不久後,又被人陷害藏匿、殘殺罪犯曹達。不僅自己鋃鐺入獄,還連累父親流放交趾。

一年後,出獄的王勃,南下交趾見父,於南昌寫下《滕王閣序》。與父親短暫重逢後,王勃再次北上。歸途之中,南海風急浪高,26歲的王勃溺水身亡,《滕王閣序》成為駢文絕響。

責任編輯: 衍淡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