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金庸:身邊有一種美麗 你忙就看不到(圖)

2021-12-22 19:00 作者:六神磊磊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阿碧是金庸老爺子極其偏愛的一個人物
左一阿碧,左二阿朱。(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阿朱阿碧,這兩個姑娘,是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創作的《天龍八部》裡的一對美麗少女。她們一個喜歡「北喬峰」,一個喜歡「慕容」。

阿碧的出場受到特別著墨

前者愛得轟轟烈烈,所以你們津津樂道,感動得掉眼淚;而後者愛得無聲無息,你們也就很少留意,甚至連阿碧是誰都想不起來。

其實,阿碧是金庸老爺子極其偏愛的一個人物。有證據嗎?有的。金庸老爺子寫小說時,寫到英雄和美人的出場亮相,是特別有講究的。越是老爺子心水的人,就越有炫酷的出場。

先說英雄。他們最炫的出場方式之一,是長嘯而出。比如楊過,在風陵渡一節出場,是「清嘯冷冷」;在襄陽大戰中出場,是「一聲清嘯鼓風而至」。還有洪七公在桃花島出場、覺遠大師在華山出場,這幾位大豪傑,都是清吟長嘯而出。

那麼美女呢?少女在金庸小說裡,最美的出場方式,是在江南水鄉的碧波上划著小船而出。獨自享有這最高待遇的,我印象裡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黃蓉,另一個就是阿碧。

金庸特別偏愛這個姑娘,用了十成筆力來寫她的亮相:「湖面綠波上飄來一葉小舟,一個綠衫少女手執雙槳,緩緩划水而來。」

作者唯恐這樣還不夠美,還要精心配上台詞,讓她唱起唐代詩人皇甫松的《竹枝詞》:「菡萏香連十頃陂,小姑貪戲採蓮遲。晚來弄水船頭灘,笑脫紅裙裹鴨兒。」

對比一下同樣是地道江南美女的程英、陸無雙姐妹,作為《神雕俠侶》裡的大青衣,出場時都不得不和一群少女同船划出,沒有阿碧般的單獨的戲份。你說金庸愛不愛阿碧。

阿碧的「白」、「精緻」、「才藝」

金庸寫阿碧的美,尤其寫了她的皮膚白。在老爺子的書中,不是所有美女都必須要白的,《連城訣》裡的水笙、《神雕俠侶》裡的陸無雙就不白;然而在他筆下,白的姑娘卻一定美。

阿碧有多白呢?書上說,她「膚白如新剝的鮮菱」,「纖手皓膚如玉,映著綠波,便如透明一般」。

我相信金庸寫到這裡時,一定想起了那首《菩薩蠻》: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光是白還不行,白的姑娘有很多,也不是個個都好的。郭芙也白,李莫愁也白,阿珂也白,洪凌波也白,但這些女孩要麼凶、要麼蠻、要麼粗、要麼傻,統統都要不得。

然而阿碧還精緻。她不像李莫愁這樣粗聲惡氣,而是一口吳儂軟語;她不像郭芙那樣蠢,連親媽都評價說「是個草包」,而是機智靈巧;她也不像阿珂那樣沒文化,一副太妹相,她唱的是唐宋詞兒,住的是齊楚閣兒,連屋子的名字都叫「琴韻小筑」,那麼文藝範。

她還特別能幹,特別細心體貼。她廚藝精絕,做的幾道點心——玫瑰松子糖、茯苓軟糕、翡翠甜餅和藕粉火腿餃,都形狀精雅,像是藝術品。她隨手做幾個小菜,如荷葉冬筍湯、翡翠魚圓,都是「碧綠清新」,所用的杯碟都是精緻的細磁,連頂級高富帥段譽吃了都大為傾倒。

金庸筆下還有誰有這個本事?黃蓉。阿碧這幾道菜的風格,不正是十分像黃蓉的荷葉筍丁「好逑湯」和「玉笛誰家聽落梅」嗎?金庸把這份本事也給了阿碧。

她還會玩音樂、懂文藝,連江湖武夫們的兵器都能隨手拿來演奏,軟鞭可以當琴彈,算盤可以當鈴鐺敲,什麼東西到了她手裡都是樂器。

金庸筆下又有誰還會這種本事?黃藥師啊!這個文藝老男人能在一根琴弦上彈出宮商角征羽五個音。你看我說金庸偏心吧,把黃藥師的本事也給了阿碧。

阿碧是金庸老爺子極其偏愛的一個人物
阿碧是金庸老爺子極其偏愛的一個人物(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阿碧多人憐惜 獨缺慕容復

她美麗潔白,她精緻文藝,她熨貼溫柔。所有人都愛,然而只有她喜歡的慕容公子從來不在意。

見過阿碧的人,不管是公子王孫、和尚道士、妖魔鬼怪,都驚訝她的美。段譽算見過無數美女吧,遇到阿碧就直接暈了,「神魂俱醉」,「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

還有兩個配角叫崔百泉、過彥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莽夫,和阿碧的東家——姑蘇慕容有深仇大恨,但也對阿碧心疼得不行。過彥之還想:我就算殺了慕容家滿門老小,也要饒了這個小姑娘。

還有大和尚鳩摩智,這個平時視一切美女如膿血、連女孩的體香味都已經自動聞不出來了的人,遇到阿碧的一句吳儂軟語「我划船相送,好伐?」,都無法抵擋,乖乖上了阿碧的船。

然而,偏偏慕容復對她的好處從來沒有注意。你翻翻天龍八部全書,他和阿碧就沒什麼完整的對話,幾乎一句「你辛苦了」「多虧你了」都沒有,連對視微笑都很少。

不知道慕容復在家的生活是什麼樣,但可以想像,阿碧做的菜,他多半是匆匆幾口扒掉了;阿碧縫的衣服,他也多半是漫不經心地穿著。

阿碧把慕容復收拾得齊齊整整,擁有天下第一的氣質外表。你看段譽已經挺帥了,然而一看見穿著淡黃衫的慕容復,都感到自慚形穢,覺得慕容復是「人中龍鳳」——這「人中龍鳳」的外表裡,有多少是阿碧的功勞?慕容復從來不知道,也沒想過。

因為他忙,他事情多、壓力大。他一心打拼「復國大業」,到處搞串聯、忙應酬、打打殺殺,覺得時間要用在大事上,沒功夫享受家中的溫柔——有的身邊的美麗,你一旦忙起來,就看不到了。

阿碧始終如一的牽掛

阿碧是什麼反應?金庸老爺子幾乎一句正面描寫都沒有。我們只能從旁人的嘴裡知道一丁點。
 
「公子長公子短的,你從朝到晚,便是記掛著你家的公子。」這是阿朱說的。

「我們接連三晚,都在窗外見到那阿碧姑娘在縫一件男子的長袍,不住自言自語:公子爺,儂在外頭冷?儂啥辰光才回來?」這是段譽的朋友巴天石看見的。

不管他有沒有在意,她卻始終如一。金庸怕你不懂她的心,還又特意讓她吟唱了一首《踏莎行》詞:「亂入紅樓,低飛綠岸,畫梁輕拂歌塵轉。為誰歸去為誰來?主人恩重珠帘卷。」

和雙兒、小昭相比,我更喜歡阿碧。她比雙兒更獨立,她對慕容公子的愛是自主選擇的,和別人的安排無關。至於小昭,她骨子裡是個小女強人,她的溫柔有一點奉獻的味道,故意讓自己低到塵埃,而阿碧的溫柔更像是天生的性情。

最終《天龍八部》的結局我們都知道了,守在慕容復身邊的是誰?就是阿碧。

他可以離開王語嫣,可以離開包不同,可以離開所有人,但事實證明他唯獨離不開阿碧。他過去很少注意她,但是她的細緻和熨貼,他已經習慣了,無法省略。

慕容復忽視了身邊的美麗

很多人都問:慕容復最後為什麼失敗?

我說他:不會交朋友,不會和能人共事,而且,他還不會生活。

他的失敗也多少與此有關。他一點也不懂得體會溫柔和熨貼,心靈片刻都得不到慰撫,所以在江湖上總是表現得很脆弱,抗壓能力差,容易折斷。

這個道理,就連金庸筆下的另一個直男癌、工作狂張無忌都懂:「當真專心致志的愛了哪一個姑娘,未必便有礙光復大業。」然而慕容復卻不懂。

有一種幸福,是當你回到家裡,還有一個阿碧。

有時候,你沒注意到她的美麗,卻無時無刻不感受著她的心意。

總是很想對這個慕容公子如此說……

責任編輯: 清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