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911恐襲週年前 恢復五嫌疑人預審(圖)

2021-09-07 19:30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關塔那摩
關塔那摩灣拘押中心。(圖片來源: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被指控參與911恐怖襲擊的五名嫌疑人,將於9月7日在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恢復審理他們的案件,此前由於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了18個月的停頓。

據《每日郵報》報導,這五人是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阿塔什(Walid Muhammad Salih Mubarak Bin'Attash)、希卜(Ramzi Bin al-Shibh)、阿里(Ali Abdul Aziz Ali)、霍薩維(Mustafa Ahmed Adam al Hawsawi),他們最初於2012年5月被提審。

從那時起,已經進行了40多輪預審,最近一次預審定於該恐怖襲擊事件20週年前四天開始。

9月7日是2020年2月以來的第一次預審聽證會,聽證會計畫持續10天,主要處理行政問題。

預計這五人不會發言。對他們的審判尚未確定開始的日期。

穆罕默德的律師內文(David Nevin)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他期望「用20年的時間來徹底解決這一進程」。

穆罕默德現年57歲,被簡稱為KSM,在9/11委員會(9/11 Commission)的報告中被描述為該陰謀的「主要設計師」。

KSM出生於科威特,原籍巴基斯坦,在阿富汗作戰前曾在美國學習。他被認為是向基地組織領導人本-拉登提出911恐怖襲擊想法的人。他於2003年被捕,並被帶到中情局的一個秘密「黑色行動」地點。2006年,他被關押在古巴的關塔那摩灣。

阿塔什來自葉門,現年43歲。他被指控訓練兩名劫機者的戰鬥技巧。

希卜是另一個葉門人,現年49歲,被指控支持漢堡小組,向9/11劫持者轉達金錢和信息。

他與劫機者阿塔(Mohammad Atta),在德國漢堡共用一套公寓,並申請在美國接受飛行訓練。據稱,在多次被拒簽美國簽證後,希卜向已經在美國境內的策劃者電匯資金。

2002年在巴基斯坦被捕後,希卜在中央情報局的一個「黑點」被關押了4年,然後被轉移到關塔那摩灣。

近800囚犯只剩近40人

在恐怖襲擊發生後的幾個月內,美國圍捕了數百名涉嫌與肇事者基地組織有聯繫的人,並將他們扔在了美軍在關塔那摩灣的海軍基地。

他們被貼上了沒有權利的「敵方戰鬥人員」的標籤;當時的副總統切尼(Dick Cheney)說,如果有的話,釋放他們的唯一時間框架是「反恐戰爭結束」--從官方來說,反恐戰爭仍在進行。

現在,被關在籠子裡和光禿禿的牢房裡的780名嫌疑人中的大多數已經被釋放,這些人在關押了十多年後沒有被起訴。

今天,仍有39人,有些人被承諾釋放,但從未實現,有些人希望得到釋放,還有12人被華盛頓視為危險的基地組織人物,包括KSM。

定罪艱難

拜登總統的領導下,他們的審判在主要由COVID-19大流行病造成的延遲後重新開始。但並不確定是否會在明年或下一年的襲擊事件21週年紀念日之前,對這五人作出判決。

事實證明,監督12名被指控的基地組織成員的軍事委員會系統混亂不堪,難以操作,而且經常違反美國法律,以至於20年來,只有兩人被定罪。

國防部律師法利(Benjamin Farley)代表9/11審判中的五人之一,稱委員會是「昂貴且失敗的臨時司法實驗」。

由於指責政府隱瞞和偽造證據,並對辯護律師進行竊聽,籠罩在這些案件上的最大陰雲是,被告說他們被俘虜者殘酷地折磨,玷污了起訴程序。

憲法權利中心(Center for Constitutional Rights)的卡迪達爾(Shayana Kadidal)說:「我認為各方都知道委員會是一個失敗。」他告訴法新社,這些問題使這10人可能在關塔那摩度過餘生。

關塔那摩令美國頭疼尷尬

事實證明,關塔那摩既是美國政府的頭疼問題,也是美國政府的尷尬問題。

該拘留中心孤立於離關塔那摩海軍基地數英里的岩石海岸線上,是中情局抓捕基地組織嫌疑人行動的根基,以便中情局將散佈在世界各地「黑點」裡關押的恐怖嫌疑人秘密引渡到關塔那摩。

在關塔那摩,布希政府決定,根據美國法律或日內瓦公約,這些嫌疑人沒有權利。

從2002年1月的第一批20名被拘留者開始,他們的人數激增到780人。

但審查結果顯示,政府沒有證據將許多人與基地組織或9/11事件聯繫起來,他們被悄悄釋放,儘管對一些人來說,這花了十年時間。

當歐巴馬於2009年1月成為總統時,仍有約240人被關押。一名歐巴馬政府官員稱,該監獄被暴力聖戰分子作為他們羞辱美國的「宣傳工具」。

歐巴馬的第一個行動是下令在一年內關閉關塔那摩。但國會中的共和黨人阻止了關閉行動。

儘管如此,歐巴馬還是推動釋放了大部分被拘留者,在川普(特朗普)於2017年1月上任時,只剩下41人。

但川普沒有繼續釋放這些人,而是凍結了這些人的釋放,並威脅要用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抓獲的伊斯蘭國戰士填充更多的關塔那摩監獄。

曾任歐巴馬副總統的拜登贊成關閉該監獄。但分析人士說,他不打算複製歐巴馬的舉動,因為他知道,這在政治上可能是災難性的。

相反,由於COVID-19的威脅隨著疫苗接種而有所緩解,軍事委員會在5月恢復了聽證會,拜登試圖悄悄釋放那些不面臨審判的人。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