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當代著名靈媒:死刑等於為暴力推波助瀾(10)(圖)

2021-08-27 06:12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當代著名靈媒:來世前已簽好死亡方式與契約2(16:9)
當代著名靈媒:死刑等於為暴力推波助瀾(10)(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死刑,被殺的靈魂會沉淪在萬劫不復的憤怒中。」世界著名媒介通靈師詹姆斯.範普拉被認為是目前全球少數幾個能與死者溝通的靈媒之一。他在多年與靈界的溝通中發現,「將一個人的生命提早結束,是一種非常殘忍的恐怖暴行。在謀殺案中,殺人是不對的。從靈界的觀點來看、死刑也是不對的。」

詹姆斯.範普拉(James Van Praagh)生於1958年8月23日紐約,是一位美國作家、製片人和電視名人,作為世界著名靈媒,他以在物質和精神領域之間傳遞信息和對話而聞名。他將自己描述為具有洞察力和通靈能力的媒介。他寫了許多書,包括《紐約時報》暢銷書《到達天堂》和《與天堂對話》(Talking to Heaven.),《與死者同生》(Living with the Dead)等。他通過主持降靈會幫助人們與逝去的親人溝通,這些溝通與對話、向人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看到了另類空間生命的延續。下面是範普拉在《與天堂對話》書中的摘選片段。

過早死亡的案例

雖然死刑犯與安樂死不同與自殺,但都是對人生使命的一種妨礙。這裡我要說的是,自殺不對,死刑也不對。過早死亡的靈魂被遺棄在三不管地帶。

上帝為所有生靈安排了生死週期。將一個人的生命提早結束,是一種非常殘忍的恐怖暴行。在謀殺案中,殺人是不對的。從靈界的觀點來看、不是從情緒化的觀點來看,死刑也不對。宇宙大到無從想像。上帝為所有的生靈安排了生死週期。日出日落,地球始終環繞著太陽。潮起潮落,萬事萬物皆有終始。因為這樣的週期,讓靈魂有一個固定的時間離開物質世界,回到靈界。只有上帝知道整個的計畫。

一個人如果提早被暴力結束生命,他的靈魂會受到不良的影響。就如同自殺者一樣,他們的靈魂與人間因果緊緊相連,直到真正該離開的時間為止。

尋找時機作復仇計畫

死刑,一個人的靈魂被迫離開身體時,這個人的性格仍然和死刑之前一樣,他的靈魂到了另一個世界仍然是生氣又害怕,他不但沒有提升,反而喪失了靈性。在大多數的案例中,這些靈魂漫無止境的遊走在低層次的境界中,永遠無法超脫。因為這些受過刑的靈魂,充滿了憤怒與不安,他們通常會尋找還不到時機的復仇計畫。這些靈魂在世間搜尋,專找衰弱的靈魂下手,好殺死或傷害他們。聽起來像電影,但這是真的。

最該做的是教育囚犯

最該做的是教育囚犯,使他們有機會瞭解生命的真義。這像是痴人說夢,但如果在犯人的生命週期之前殺死他,這不但阻撓了他的使命,也沒給他自新的機會。

也行只不過一兩秒鐘,一個人就可以看到神的光芒,而改過自新。這個浪子回頭的新人,將來可能會幫忙阻止別人殺人。我們應該永遠敞開心胸、開啟啟發之門。

死刑,等於是為暴力推波助瀾

採取死刑,等於是為暴力推波助瀾。讓在為電池充電之前,想想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吧!只要瞭解了靈魂會沉淪在萬劫不復的憤怒感中,我們整個社會對這些無法提升的痛苦靈魂,負有道義的責任,讓我們不要像處理昨天的垃圾一般,將他們丟棄了。

請不要誤會我是在替謀殺者脫罪。我強調的是,一個人會殺死另一個人,是因為他天性中善性的那一面,沒有獲得充分的成長與發揮。當一個人能知覺到內心善良的、神性的一面,就絕不可能去做殺人這樣的事。我們雖沒有那麼偉大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要放開心胸,張開心靈之眼,從靈魂永生的角度來看待生命、與我們該負的責任。 

一對離世的父母

自殺,家人的自殺,可說是家族中最可悲的事了。不只因為無人能彌補這個空缺,更因為她留下的疑問,不斷地折磨著家人。為什麼她要這麼做?我能阻止她嗎?她懊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嗎?她死了之後會如何呢?下面這個故事中,這個自殺者解答了存在女兒心中有關她自殺的疑問,從此女兒的生命再也不同於以往了。

我打開門,迎進一位叫南茜的迷人女士。在她的幽雅當中隱含著憂慮與緊張。我立刻請她坐下,簡單介紹了在降靈會時會有什麼狀況發生。之後,我們便慢慢地朝降靈會的房間走去。我和平時一樣祈禱後,便開始降靈會了。

「南茜,一個和我一起工作的埃及導師,告訴我你的家人在這裡。他說你想接觸的人就在這兒。」南茜瞪大了她的藍眼睛,嘴巴張得大大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一位女士就站在你身後。她穿了一件淡綠色的洋裝,看起來很漂亮。她的頭髮是淡棕色的。她微微笑著,很甜美的感覺。我知道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她的眼睛是美麗的藍眼睛。她要我告訴你,她一切都好。」 「我覺得她像是個母親。瓊安,這個名字對你有意義嗎?」 「是的,這是我媽媽的名字,她死了。你形容的就是她的長相。」

「她一定比你記憶中年輕。她說你有她結婚時的照片,她現在的樣子,就是她剛剛結婚時的模樣。」回答,「是的,我昨天晚上剛好看了照片。」 「你媽媽說她看到瑪格麗特與凱薩琳了。」 「瑪格麗特是她母親,凱薩琳是她姐姐。」

「她還提到了個名字,強。你知道這個人嗎?」 「哦!老天!強是我丈夫的名字。我媽看到他了嗎?」 「她看到了。她要向他問好,同時希望他照顧你。」南茜完全嚇壞了,無法相信地點點頭。 「南茜,你媽媽給我一種感覺,在她去世前病的非常嚴重。我感覺到一大堆藥片之類的,是嗎?」「是的。」「你知道是你爸爸發現她的嗎?我想好像是在臥室的地板上。」「是的,是爸爸發現她的。」 「你媽媽覺得很抱歉,她請求你的原諒。她說,她並不想給你帶來這麼大的壓力。我感覺你母親在活著的時候,神智不是很清楚。她是不是經常很沮喪?」

「對,沒錯。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媽老是在生病。從小我對她就是這樣的印象。」 「你媽媽在抱歉,她沒能當個好媽媽。她是不是經常在精神療養院進進出出?」回答:「是的,在部分時間是這樣。她有躁鬱症的問題。」

「我知道。她有一種邊緣人心態。她是被生命支配而非主宰生命的人。她要我告訴你她很愛你,這是她生前來不及告訴你的話。我想你母親生前不懂愛是什麼,也不知道如何付出愛。」  「南茜,我想你媽媽的精神問題導致健康問題。她是不是自殺死的?」 南茜開始哭了。「是的,我試著要幫她,但她不讓我這麼做。我想她是太沮喪了。我試過,但不知道該怎麼幫她,我可以做什麼事,能防止她自殺的?」

「沒有。你媽媽就是她自己最壞的敵人,你沒法阻止她,她也不會聽你的。其實她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話。」「你媽媽很抱歉沒能做個好媽媽,她不是故意要傷你的。她要我告訴你,她喜歡小動物。」 「哦!沒錯,她寵愛小動物。」 「她有一隻史吉皮或史吉波,那是什麼?」 南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也張得大大的。「那是我們從小養的一隻狗。媽媽很愛它,哦!他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史吉皮每晚都睡在她身邊。詹姆斯,我可以問你嗎?我媽媽快樂嗎?我的意思是她在的地方好嗎?會有什麼事發生在她身上?她會去到哪裡?」

我將這樣的疑問傳送給她母親,然後等了幾分鐘後,我說:「你母親說她受到另一位女士的幫助,類似心理專家的人。你母親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自殺的,她的確是精神有問題。她去世之後,一直在補修腦部的問題,也學習著如何將愛帶回心中,如何瞭解內心的愛。她在一個很好的地方,和地球很像,但更漂亮。她說她雖然死了,但並沒閑著。相反的,她在忙著彌補以前喪失的時間。」 「她要你知道她一切都好。她和愛她的人在一起,努力於自己的功課。她知道沒有人能替她做這些事,她必須自己去修行提升。他替你的父親感到難過,她覺得自己責任重大。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我懂。」南茜說著又哭了。

「好,我再繼續。你的父親,對,他是不是很溫柔的人。我必須說,當你媽媽提到你父親時,我立刻感覺到一個男人的頻率,他就站在我的身邊,你父親也去世了嗎?」

「是的,他在我母親去世後不久走的。他好嗎?我很想知道。他聽得到我嗎?」

「可以,他一切都好。他和你母親在一起。他說他唯一想做的是,和你母親在一起,現在他做到了。他提到他們在這兒的生活完全不同。他說他以為天堂是充滿天使與豎琴的,但他現在都還沒發現一個。他覺得自己太笨了。」 「好奇怪!你父親喜歡馬嗎?」回答:「對,他是在農莊長大的。我相信那兒一定有馬。但我不確定。」 我打斷她的話,因為她父親在對我說什麼。

「不!你爸說的是賽馬。他喜歡賽馬,也賭馬。」 「哦!老天!真的是這樣。每個星期六他都去賽馬場。真不可思議,他還在賭嗎?」「他說如果他想,就可以這麼做。他們也有類似的活動,不過不賭錢就是了。那是以運動精神為主的方式。南茜,你父親說他很抱歉拋下你一個人。他實在太孤單了,才拋下你走的。」

「南茜,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你的父親給我看一把槍,好像是五四型的,對不起,我不太懂槍。那是手槍,但不太小的槍。他給我看那把槍。還給我看那個房間,一個小小的密室,有書架和地板。我還看到一些鴨子的玩偶。」

「你的父親讓我看到一灘血,他在椅子上向後倒。天哪!他射死自己了。」我非常震驚。一個人自殺也就夠了,父母都自殺還真沒想過。我心中充滿了對南茜的憐憫、關懷與擔憂。我必須花幾分鐘讓自己鎮定下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件事。

「我很抱歉,南茜,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只是身為靈媒,我必須說出我所聽到的。你父親從左太陽穴射死了自己。你知道這件事嗎?是這樣的嗎?」 「是的,是我發現他們的。我試著打了一整天電話給他,但他都沒接電話,所以我下班後就回家看看。我發現他死在書房,槍掉在他的手臂下。」

「哦!老天!太可怕了。你父親說他做錯了。他不知道你母親走後他該如何活下去。他說他也不想成為你和強的負擔。你們有你們的生活。這真有趣,我以前也聽過這樣的說法。你父親說他不必在這兒等太久,他的生命其實已經到了終點。」 我解釋說,一個自殺的人死了之後,還是會和人間的因緣緊緊的聯繫在一起,直到該死的時日到來為止。她父親的生存時日已不多。

當他自殺時,其實他能活的日子原本就不多了。我告訴南茜是她母親來接她父親的。 「你的母親是在比較高的靈魂境界中。這些境界高的靈魂可以回到較低的境界,幫助其它的人。而境界較低的人除非努力,否則不能任意走上較高境界。」南茜似乎能接受這樣這樣的解釋。這是她第一次接觸靈魂之說。

「南茜,你父親又要我告訴你,他和你媽媽在一起,他很快樂。」 降靈會到此為止,我謝謝靈界的朋友與我的導師。也特別為南茜作了祈禱,希望她能運用靈界的訊息來療傷止痛。我知道我的祈禱應驗了,因為當她離開時,雖然臉上還帶著淚,但是她說:「詹姆斯,我不知該說些什麼。這簡直是奇蹟。我感覺到好輕鬆、好平靜。這種安詳的感覺,是我找尋了十幾年都沒找到的感覺。謝謝你幫助我找到了。真的好特別。

責任編輯: 任鳳鳴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