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羅大佑獲金曲特別貢獻獎 自稱歐吉桑勉勵音樂人(組圖)

2021-08-21 23:59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第32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資深歌手羅大佑
第32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資深歌手羅大佑,他致詞表示,自己入行44年至今都尚未停下,年輕音樂人怎麼能喊停,藉此激勵音樂界士氣,最後更高呼「大家加油」。(圖片來源:中央社/裴禛攝)

第32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羅大佑,他說入行逾40年才意識這和新人獎一生都僅能得一次,並勉勵音樂人,「老先生、歐吉桑在這都沒有停,其他音樂人憑什麼停下來,大家加油」。

第32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行,特別貢獻獎頒給出道44年的羅大佑,在流行、搖滾、民謠等曲風中屢屢創新,他曾創作出「鹿港小鎮」、「童年」、「戀曲1980」、「光陰的故事」、「野百合也有春天」等經典動人歌曲,歌迷橫跨各個世代,被譽為華語流行樂壇音樂教父。

67歲的羅大佑今天在台上笑說:「敝人在下我入行44年,才發現今天這個獎跟最佳新人獎一樣,一輩子只能領一次,非常沮喪。」

羅大佑也以與黃韻玲的對話勉勵音樂人,「轉眼38年已經過去,在這行裡面,必須要用自己的的生命來體驗生命、寫歌」。

羅大佑說:「今天北流布景、後台一拉開,各位台灣要做音樂劇的時機已經成熟了,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做,老先生、歐吉桑在這裡都沒有停,你們音樂人、歌手憑什麼停,大家加油!」

資深樂評人馬世芳擔任引言人表示,羅大佑讓人們發現歌手不但可以有詩人的靈魂,也能有思想家的高度和革命家的氣質,「一張唱片也可以成為震撼時代的啟蒙事件」。

馬世芳說,羅大佑至今依舊不怕走困難的路,不甘心自我重複,也不願意說討好聽眾的話,「直到現在他還在焦慮,他還會生氣,他對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意見,他還在不斷的寫歌,他是永遠的Rocker,也是永遠的憤青」。

馬世芳也感謝羅大佑讓許多人見識到流行音樂這門藝術可以發揮多大的野心,抵達多麼驚人的高度,「謝謝你,因為你的歌,讓我們都變更成熟,也更有膽量的大人」。

頒獎典禮現場也邀請曾與羅大佑合作過的5組歌手,黃韻玲、「娃娃」金智娟、家家、老王樂隊及告五人等跨世代組合,演繹羅大佑經典歌曲致敬。

羅大佑
67歲的羅大佑今天在台上笑說:「敝人在下我入行44年,才發現今天這個獎跟最佳新人獎一樣,一輩子只能領一次,非常沮喪。」(圖片來源:中央社/裴禛攝)

羅大佑:不停止創作要做一輩子

「我永遠把自己當成寫曲的人,不是一個歌手。」羅大佑開始做音樂時,還只是個20出頭、滿腔熱血的青年,音樂就是他批判社會的武器,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叛逆、敢言的他,在1980年代掀起黑色旋風。

現今的年輕世代如果沒聽過「鹿港小鎮」、「亞細亞的孤兒」,或者粵語歌「皇后大道東」,可能無法想像羅大佑當年在兩岸三地被視為「抗議歌手」。

「創作音樂是一輩子喜歡做的事,不會停止創作。」

45年過去了,羅大佑持續創作,只是不同於那一段年少輕狂的歲月,如今歌曲更多的是溫情。

改變羅大佑的最大原因是女兒誕生,當爸爸之後,他多了份柔軟,也變得有耐性。2015年第一次在採訪場合見到他時,就已看不到當年的「憤青」;然而,即使年歲增長,寫歌不像過去那般激進,不變的是依舊關懷社會,以及做好音樂的初心。

當年離家的年輕人回來了

出身醫生世家的羅大佑,從小學鋼琴、吉他。音樂啟蒙階段,陪伴他的是父親買的卡帶錄音機,成為日後邁向音樂路的關鍵。

就讀醫學系時,他擔任搖滾樂隊Rockers鍵盤手,開始創作音樂,後來當過幾年的醫生,為了音樂決定放棄從醫時,一度引起家庭革命。

不拿手術刀的羅大佑,改用他的詞曲唱出社會問題,用音樂鼓舞人心。

1985年羅大佑離開台灣,1990年在香港創立音樂工廠。他創作過很多電影歌曲,許多香港電影都能聽到羅大佑的作品,與作詞人林夕合作的「似是故人來」、「女人心」,更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

羅大佑就像「鹿港小鎮」寫的「當年離家的年輕人」,在紐約、香港、北京等地漂泊,2012年女兒誕生,58歲的他當了爸爸,2014年帶著妻女回台定居。

選擇回台的最大動機,羅大佑坦言就是為了女兒,「回到我自己的家鄉來住,我覺得她好像會長得比較健全一點」。就像羅大佑認為父親對他的影響很大,他也正在努力成為這樣的父親。

終於回到家鄉的羅大佑,2017年推出專輯「家III」,主題與1984年的第3張專輯「家」相互呼應,當年從批判轉型到溫情曾遭受反彈,如今再也沒違和感,反而更能聽見羅大佑對社會人文的關懷。

創作秉持對時代的真心

「一首歌的最大意義,就是可以讓人回到當初的那個情境。」

羅大佑創作信念是秉持「對時代的真心」,歌曲有著濃厚時代氛圍,是某世代的共同記憶,甚至跨世代都能產生共鳴。

1981年寫給歌手張艾嘉的經典歌曲「童年」,旋律輕快,唱著「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遊戲的童年」,就算七八年級生不知道歌詞裡的「諸葛四郎」和「魔鬼黨」是什麼,也不清楚為何要搶寶劍,仍能勾起大家的童年回憶。

1982年的「鹿港小鎮」,羅大佑戴墨鏡、穿黑衣,嘶吼著「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唱進多少北漂遊子的心坎裡。

2019年在宣傳演唱會時,羅大佑談起創作,依舊強調要透過音樂作品「把這個時代的感覺寫出來」。

而他的情歌也是傳唱金曲,「戀曲1980」、「戀曲1990」、「滾滾紅塵」、「是否」、「愛的箴言」都是經典,歌詞美、旋律動聽;歲月更迭,如今再聽依然觸動人心。

寫自己想寫的歌

1982年羅大佑推出首張專輯「之乎者也」,用音樂批判台灣社會、時局,震撼華語歌壇,掀起台灣史無前例的自省風潮。「鹿港小鎮」唱出「家鄉的人們得到他們想要的,卻又失去他們擁有的」,反思台灣經濟起飛年代,現代化帶來的衝擊。

第2張專輯「未來的主人翁」延續批判風格,「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遭到中國禁唱。

羅大佑在1984年的第3張專輯「家」,顛覆過往「抗議歌手」、「憤怒青年」形象,改走溫情內斂路線,卻引發反彈,後來他就轉往香港發展。多年後聊起這段過去,羅大佑說,當時他感情不順利、醫生沒做好,又對創作的歌曲不滿意,只好離開台灣。

1988年總統蔣經國過世,羅大佑感受到人們既害怕又期待,有一股年輕力量正在彙整的氛圍,寫下展現人民力量的「京城夜」。收錄在專輯「美麗島」的「綠色恐怖份子」則是影射319槍擊案。

羅大佑也寫過嘲諷文化大革命的「愛人同志」,譜出香港主權移交前人們焦慮與不安的「皇后大道東」,「東方之珠」更成為香港人的傳唱金曲。

一向不避諱表達對社會、政治的看法,羅大佑曾說:「很多人都說我很政治,其實是很多人都不出聲,我比較大嘴巴,因為我是醫生,我會誠實的說『這個人生病了』。」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想唱什麼就唱什麼,這就是羅大佑。

做音樂最重要是激情

「做音樂最重要的就是激情。」羅大佑認為即使出道久了,對音樂還是要保有像對女人一樣的激情。

如今的羅大佑在創作音樂有更多耐性和持久力,一張專輯做了13年,只為熬出好音樂。太愛音樂的他,連因坐骨神經問題開刀,住院5天,也帶著吉他,把握時間寫出2首曲子。

他曾說:「音樂創作者除了應具備專業素養,更應有對社會的關懷,將這份情懷藉由音樂傳達給更多人。」從20世紀寫到21世紀,深入淺出的歌詞,字字都是羅大佑的社會關懷。

羅大佑在做音樂的道路上,努力保持一顆單純的赤子之心。「當初為何做音樂?怎麼開始做音樂?我們不能忘記這個東西,我們要回到最簡單的狀態。」

近來羅大佑也與新生代歌手合作,包括告五人、謝震廷、阿爆(阿仍仍)等人,將他的經典歌曲注入新生命。

拿過金曲獎最佳編曲人獎、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在華語歌壇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這回羅大佑要上台領的是第32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表彰他在台灣社會環境快速變遷的年代,成就一場華語流行音樂的革命。

責任編輯: 一帆 来源:中央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