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澳洲中國留學生的隱憂:中共的監視與恐嚇(圖)

2021-07-12 02:32 作者:向凌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夜幕下的南威爾士大學
夜幕下的澳洲南威爾士大學校園內(圖片來源:wikimedia/Sardaka)

【看中國2021年7月12日訊】人權觀察組織日前發表調查報告稱,中國政府在澳大利亞的大學中對中國留學生以及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持續進行騷擾、恐嚇和舉報。學生們時時感到恐懼並擔心在中國的家人受到威脅,一些澳籍學者更擔心,支持中共愛國思想的留學生會對澳大利亞的社會造成更長遠的影響。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6月30日發表調查報告說,中國政府持續在澳大利亞各大學監控中國留學生以及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並在他們參與學術活動時或日常生活中對其進行騷擾、恐嚇、審查以及向中國使館舉報,嚴重損害了學術自由。

除此之外,許多中國留學生疫情期間回到中國並參加了大學在線課程。但是,因為受到網路審查,他們在研究資料的蒐集方面遇到了重重困難。澳大利亞的一些學者更擔心,親中共的留學生的偏激言論與片面信息會對澳大利亞的社會造成更長遠的負面影響。

留學生:威脅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中國留學生小陳在中國時因為對於所謂的自由與民主感到好奇,通過「翻牆」手段獲得了一些國外的信息,因此嚮往去到自由的國家學習,並參與和民主相關的活動。最後,她如願以償來到澳大利亞並順利進入大學學習。其間,她多次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建議中國學習西方的民主,但遭到小粉紅們的炮轟。這些人通過郵件使用不堪入目的字眼辱罵她。除此之外,他們威脅她走路時小心挨打,甚至警告她,如果回國,他們就會「收拾」她。

小陳告訴美國之音:「我以為到了澳大利亞就可以暢所欲言,可以自由地支持我所嚮往的民主運動,沒想到連基本的言論自由都沒有。我只是建議中國參考,希望國家走向一條讓我們大家都更幸福的路,學一學西方社會的優點有什麼不好?國家希望我們到國外取經,不就是為了這個嗎?為什麼連在澳大利亞都要限制我?」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數學系學生吳樂寶透露,他甚至收到過死亡威脅。他在中國時就因為在網上發表有關西藏問題與天安門事件的言論被有關部門約談,直至被警方羈押,最後終於逃至澳大利亞。

他對美國之音說,最初只是在線攻擊,最近擴大到了人身攻擊。

吳樂寶說:「從去年開始有一個更進一步的威脅,他(騷擾者)直接告訴我,他知道我在哪裡,他知道我住在大學的哪一間學生公寓。他經常會半夜騷擾我,告訴我要來砸我的門。而且我猜他很有可能跟我住在同一棟樓裡面,因為很多次我在我們這棟學生公寓的在線群組發言之後,他會及時的做出反應。」

吳樂寶說,這個威脅讓他無時不刻處於緊張狀態,甚至影響了正常睡眠。儘管如此,這與他在中國的經歷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

擔心被舉報殃及國內家人

一些中國留學生即使沒有參與民主活動,還是擔心自己被監控甚至被舉報,因此日常生活中時時感到恐懼。中共對於留學生所實施的監控手段,包括鼓勵學生之間互相告密、舉報給中共官方,作為往後威脅學生及其家人的資料。

吳樂寶表示,被舉報的對象不限於從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他說:「包括有中國背景的留學生,在澳大利亞出生的,或是有中國血統的澳大利亞公民都會被舉報。這樣他們也會害怕,因為他們還有親屬在中國大陸,他們也會回中國的。」

他說,除了具體的危險之外,還有可能拒絕其去中國探親的簽證。

中國留學生楊欣(化名)告訴美國之音,他最擔心的是,自己在課堂上不經意的發言會被人扣上政治帽子。

他說:「有一次課堂討論臺灣的文化,我個人認為沒有政治性。但我很怕我說‘臺灣的文化很特別’會被說是承認臺灣主權獨立於中國,說我鼓吹國家分裂。我很怕已經有人舉報我了,那我回中國會被請去‘喝茶’,而且不曉得會不會找我家人的麻煩,害他們被審問或是被處罰。」

他說,最可怕的就是不知道舉報者何時何地出現:「我覺得時時刻刻都要提心吊膽,因為不曉得什麼時候我身邊就有人在監視我,要舉報我。」

學者自我審查學術活動受監視

澳大利亞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犯罪學教授張耀中(Lennon Chang)表示,現在一些大學老師多少都會進行自我言論審查,儘管如此,還是會遇到麻煩。他以自己的演講為例說:「我那時候就說,臺灣作為一個國家、或是地區、或是主體,不管你承認它是一個國家、或是區域、或是一個經濟體,其實我要講的重點不是臺灣和中國大陸,只是要比較普通法系與大陸法系的差異。後來,我卻聽說,邀請我去演講的同事遭到學生舉報,要求老師道歉。」

張耀中肯定了學校之後的處理方式,學校認為,老師不需要為此道歉。但他注意到,當時課上的學生當中有九成是中國留學生,所以學生是用群眾為抵制力量向學校施壓,只是學校並未因此而妥協。

澳大利亞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現代中國文化與歷史學教授郭美芬(Mei-fen Kuo)表示,她在2017年首次策劃「臺灣電影節」活動時,就曾遭到在澳大利亞大學裡的孔子學院的干擾。

她告訴美國之音:「這個電影節第一次是在昆士蘭大學的電影院舉辦,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孔子學院有介入。後來電影院告訴我,校方有要求是否可以把我們張貼的電影海報撤下,但是我們完全是按照程序租借電影院,而且電影的內容也沒有什麼問題。」她表示,雖然後來活動照常進行,但也由此得知澳大利亞大學內的孔子學院已經開始插手干涉大學內與其不相關的活動。後來她又繼續辦臺灣電影節,孔子學院也試圖影響活動。

關於這種情形是否會讓教師們教學時先自我審查其言論,張耀中說:「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講話都會比較小心,我在提到一些敏感論點時也會小心地修飾,這其實就是自我審查的一種了。」

回國留學生在線教學面臨壓力

由於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許多澳大利亞大學改為在線教學,而不少中國留學生回國後,參加在線課程時不得不發表愛國言論,而在研究資料的蒐集與使用上也因為受中國網路審查的限制,難以符合澳大利亞大學學術的標準,造成師生雙方的困擾。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教授薩爾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對美國之音表示,因為他教授的是社會科學,所以回到中國的學生們在寫作業時如果要蒐集資料,就會遇到網路審查的問題。

他說:「我佈置了一個課題,要求學生在BBC或是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上蒐集資料,但學生在中國境內上這些媒體是違法的,這讓他們的研究很難進行,因為幾乎所有可信度高的新聞來源都被中國屏蔽了。」

巴博斯表示,為了保護學生,他只好讓學生使用中國官方媒體,但這些未必符合澳大利亞大學對於學術的要求。

郭美芬說:「去年開始就轉成在線教課,有幾位在中國上網課的學生。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可以理解他們就是必須講那樣子的言論。我會跟學生說,你可以講這些不同的立場和意見,但是必須告知你的資料出處,因為這與我們課堂教的和規定閱讀的內容完全不同。其他的澳大利亞學生就會問,這些資料是從哪裡來的,他們從來沒有聽過。而因為我們都是用ZOOM上課,後來有學者提醒老師在上課時,不要給中國學生太大壓力,因為可能會使學生陷於危險的狀態。」

中共愛國主義滲透是更大的隱憂

郭美芬指出,去年香港國安法發布時,她預期班上的香港學生會非常反對國安法,但實際情況出乎她意料之外。

她說:「我課堂上的香港學生非常支持國安法,這就意味著中共在香港的愛國教育其實是成功的,他們就是香港回歸之後在中共的愛國教育下長大的一群年輕人。他們覺得香港的經濟與未來必須與中國靠近,而且要由國安法協助。他(一位香港學生)所說的就是例如‘百年恥辱’以及‘外國勢力要影響香港人’等愛國教育內容。後來,我班上的澳大利亞學生與這位香港學生針對這個議題開始爭論,這名香港學生就丟了一句‘你們不是香港人,你們沒有立場討論香港的未來’。」

郭美芬表示,課堂是社會的縮影,澳大利亞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中國移民中有些人受到中共愛國主義思想的影響在所難免。她鼓勵學生以開放的心態多瞭解這些人的想法,因為今後這些抱持中共愛國思想的人必然會愈發滲透到澳大利亞的社會中,只有多瞭解,才能找到未來的應對方式。她認為,相較於學術自由來說,這種愛國主義的滲透是更大的隱憂,因為造成的影響更為長遠。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