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這部描寫王昭君的雜劇 為何成千古絕品?(組圖)

2021-06-06 10:10 作者:蘭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漢宮秋》中,漢元帝為匈奴強行索要昭君的消息而激憤不已
在《漢宮秋》中,漢元帝為匈奴強行索要昭君的消息而激憤不已。(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馬致遠元曲雜劇領域,取得了顯著成就,被人視為典範。根據史料記載,馬致遠共創作雜劇十五種,傳世七種。這些戲曲,也有鮮明的馬氏風格,成為後人學習的範本、評讚的經典。在這裡要為各位介紹被後人推崇的《青衫淚》,以及被譽為元代第一雜劇的《漢宮秋》。

在中華歷史上,元雜劇第一次具備了戲劇基本特點,標誌戲曲的成熟。它和南方曲調結合,孕育了南戲,南戲又演變成明清傳奇,再到今人熟知的崑曲、京劇以及諸種地方戲。

元人留下的雜劇,只餘文字形式的「劇本」,我們只能通過其它戲曲遙想名家當年的神采了。那麼,馬致遠的雜劇又有怎樣動人心弦的藝術美呢?

以現存七種劇目來看,馬致遠的雜劇主要分為兩類,一種是才子佳人模式的歷史人物劇,一種是展現道教修煉內涵的神仙道化劇。第一類雜劇,馬致遠以淒美纏綿的筆觸,敘述了一段段傷感幽怨的風流韻事,同時融入了懷古幽情與身世之嘆。才子佳人的故事,是人類文學史上長盛不衰的話題,這類雜劇也是馬致遠最受歡迎的作品。

青衫淚:琵琶奇緣

馬氏的才子佳人劇,有《青衫淚》《漢宮秋》二種。《青衫淚》的劇名,化用「江州司馬青衫濕」句意。作者從文人的浪漫想像出發,根據唐詩《琵琶行》虛構了白居易和琵琶女裴興奴的悲歡離合。原本兩人情投意合,卻被奸詐的茶商用計拆散,興奴被其騙娶。那時白居易被貶江州,泛舟江上,恰逢興奴夜泊江邊,在月下彈琴寄託哀思。

兩人重逢後,互訴衷腸,解除誤會。白居易寫下長詩《琵琶行》,更大膽地帶興奴還家。此事奏報皇帝後,皇帝特赦白居易之罪,復起用為侍郎,並懲處奸商。大團圓式的結局,表達了作者對正義與良緣的祝願。

《青衫淚》如二次創作,將《琵琶行》從一首面貌朦朧的敘事詩,變成一幕曲折離奇的說唱故事。在這「一廂情願」杜撰的故事裡,何嘗沒有馬致遠的影子?

遭到貶謫、遭算計的白居易,不正是那個奔走二十年卻懷才不遇的失意書生嗎?書生是否希望,身邊也有一位相知相許的紅顏知己?是否更希望,當朝天子為他主持公道,許他為國效命的官職呢?

漢宮秋:千古絕品

到了《漢宮秋》,馬致遠已從美好的幻想,轉向了悲情的寫照。劇中人不再是歷經磨難後長相廝守的伉儷,而是生離死別既而天人永隔的苦命鴛鴦。

這部戲以帝妃的愛情悲劇為題材,改編了美女王昭君出塞和親的故事。她本與漢元帝相戀,却因為匈奴求親而被無情拆散;王昭君為漢朝和平,隻身赴險,與漢元帝上演了一幕盪氣迴腸的情感大戲。

風華絕代的王昭君,因和親壯舉和捨身為國的大義,贏得歷代文人的讚頌和詠歎。從詩詞、小說到戲曲,王昭君在千年之後化為溫柔堅毅的旦角,以鮮活明豔的形象打動更多的觀眾。此劇對史實有很大改動,比如昭君和皇帝在和親前就相識相戀;畫工毛延壽為避禍投奔匈奴,慫恿單于求娶昭君;昭君在和親途中難離故土,為保全名節投江而逝。

這樣的改變,對強化角色衝突、塑造人物、深化悲劇主題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作用。在萬紫千紅的雜劇文壇中,《漢宮秋》獨領風騷,成為馬致遠最受讚譽的作品。

王國維的《錄曲餘談》以雄勁形容這部劇作,可謂「千古絕品」。戲劇家孟稱舜認為此劇「悲而豪、如秋空唳鶴」,堪稱「填詞家鉅手也」。

漢宮悲歡 寄予身世之嘆

《漢宮秋》不僅再現王昭君的品貌和氣節,更著重刻畫漢元帝的內心情感和悲劇命運。
《漢宮秋》不僅再現王昭君的品貌和氣節,更著重刻畫漢元帝的內心情感和悲劇命運。(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細品《漢宮秋》,它文辭贍美,情感細膩,其悲劇意藴更包涵劇作者的影子,以及他對國家的關懷、命運的深思。實際上,《漢宮秋》為末本戲,即由男主角一唱到底的雜劇,所以這部劇不僅再現王昭君的品貌和氣節,更著重刻畫漢元帝的內心情感和悲劇命運。換言之,漢元帝才是此劇真正的主角,更能展現劇中雄勁、悲豪的特質。

戲曲的開場,預示了漢元帝的悲劇命運。北方的匈奴單于自恃國盛兵強,欲求娶漢朝公主,這既是外交上的悲劇,也是帝妃愛情悲劇的伏筆;佞臣毛延壽,一味欺上凌下,以花言巧語哄騙君王近女色、遠儒臣,折射出國家衰敗的悲劇。

漢元帝一上場,便高歌:「嗣傳十葉繼炎劉,獨掌乾坤四百州。邊塞久盟和議策,從今高枕已無憂。」他看似太平盛世的天子,實則內外交困,最可怕的是他不知勵精圖治,反而重色思傾國,這不是一個朝代最大的悲劇嗎?君王不賢明,奸臣把持朝政,忠臣義士報國無門,國家也就隨之敗落,這也是劇作者創作的苦心。

在第一折中,美麗幽怨的王昭君登台亮相,自述因不肯賄賂佞臣,十年不得見皇帝,只能退居永巷。夜裡,她彈奏琵琶,閒逛後宮的漢元帝被琴聲吸引,進而愛慕昭君姿容絕色。憐惜她明珠蒙塵,立即封為明妃,並下令處死毛延壽。

美好的劇情,在第二折迅速轉向悲情。狡詐的毛延壽叛國投敵,將昭君像獻給匈奴單于。單于則以兵禍威脅,強行索要昭君。漢元帝則為匈奴強行索要昭君的消息而激憤不已。

漢元帝也發現了真實處境:國勢衰頹,兵甲不利,文臣無謀,武將無勇。面對大戰一觸即發,他煩惱漢弱番強、憤恨朝臣懦弱、傷感福薄緣淺。對外不能抵禦強敵,對內不能保全後宮,或許是一代帝王最大的恥辱。面對忍辱求和的現實,漢元帝不禁呵斥貪生怕死的官員:「我養軍千日,用軍一時。空有滿朝文武,那一個與我退的番兵!」

接下來,作者用大段唱詞,突出漢元帝的悲憤和無助。如《牧羊關》一首:「興廢從來有,干戈不肯休。可不食君祿,命懸君口。太平時賣你宰相功勞,有事處把俺佳人遞流。你們乾請了皇家俸,著甚的分破帝王憂?那壁廂鎖樹的怕彎著手,這壁廂攀欄的怕攧破了頭。」

孤雁幽夢 斷腸人之心聲

皇帝的責問,一針見血地道出權臣當道、賢士凋零的可怕危機。這是帝王的無奈,也是劇作者借古諷今的深意。馬致遠若在劇中,便是那被佞臣排擠在外的忠臣良將。他關注家國命運,懷抱濟世補天之志,因而謀求功名二十載。豈料文齊福不齊,馬致遠和元代許多文人一樣,無緣步入廟堂一展才華,落得虛度光陰,歸隱山林的結局。那沉痛的慨嘆,也流露出作者憂心國運、感時傷世的情懷。

為報元帝知遇之恩,為平息兩國干戈,溫柔識大體的昭君挺身而出。漢元帝唯一能做的,就是親自送昭君出塞,儘可能地拖延兩人分離的時刻。

第三折是全戲的高潮,漢元帝為昭君送行,昭君為報漢帝、全漢節,在漢匈交界處,投江水自盡。匈奴單于為之感佩,將昭君葬於江邊,把毛延壽解送漢朝處置,兩國仍舊交好。戲外的昭君,在匈奴處生活近二十載,竭力維繫漢匈和睦;戲裡的昭君,抱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決絕精神,用生命換來國家安寧和清白忠貞的氣節。

這一折中,最感人的當屬漢元帝一段段催人淚下的唱辭,如經典的《梅花酒》:

「呀!俺向著這回野悲涼:草已添黃,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蒼,人搠起纓槍;馬負著行裝,車運著糧,打獵起圍場。他、他、他傷心辭漢主,我、我、我攜手上河梁。他部從入窮荒,我鑾輿返咸陽。返咸陽,過宮牆;過宮牆,繞回廊;繞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黃;月昏黃,夜生涼;夜生涼,泣寒螿;泣寒螿,綠紗窗;綠紗窗,不思量。」

前半段渲染氣氛,極盡鋪敘之能,描繪出悲涼的邊塞風光。黃草、白霜淒清蒼茫,送親的隊伍車馬蕭蕭,漢元帝與王昭君攜手登上河梁,依依話別。目送昭君漸行漸遠,漢元帝痛苦失落地返京,他走過宮牆迴廊、來到舊日寢殿,到處都是他和昭君的回憶,哪裡還有佳人的倩影?此時月色昏黃,涼氣逼人,寒蟬鳴聲如泣,綠紗窗更添思量。

後半段一連串的頂真句法,形成環環緊扣、波瀾壯闊的氣勢。漢元帝對昭君的思念,就如這循環往復的句式一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將這份相思展現得淋漓盡致。

最後一折,講述了漢元帝在夢中和王昭君重逢,卻被幾聲雁鳴驚醒。飄渺的夢境中,漢元帝也無法實現和昭君廝守的願望,這份悲苦更是到達了頂峰。漢元帝望著空中盤旋的孤雁,那不正是自身命運的寫照嗎?

其實,漢元帝失去的何止是佳人呢?他在《幺篇》唱道:「傷感似替昭君思漢主,哀怨似作薤露哭田橫,悽愴似和半夜夢歌聲,悲切似唱三疊陽關令。」漢元帝更深刻地體悟,人類更廣泛的悲劇命運,比如田橫的不遇之悲、項羽的敗亡之悲。此時,漢元帝變成另一個馬致遠,向著天地宇宙、古往今來發出命運的悲嘆。

「一聲兒繞漢宮,一聲兒寄渭城。」曲將終時,漢元帝仍在詠嘆天邊的孤雁,那是斷腸人的化身,也是劇作者命運的寫照。全劇就在幽夢初回、秋雁悲鳴中收束,留下淒美而悲壯的裊裊餘音,照應劇作的全稱——破幽夢孤雁漢宮秋。

責任編輯: 吾新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