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利劍高懸 民企科技巨頭噤若寒蟬(圖)

2021-05-29 00: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打壓民企的利劍已經出鞘,導致寒蟬效應。
中共打壓民企的利劍已經出鞘,導致寒蟬效應。(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5月29日訊】馬雲阿里巴巴集團最近接連遭到中共當局的打壓。令人關注的一件事是,他參與創辦的湖畔大學招生被叫停,「大學」二字被摘掉,他本人也辭去校長職務。觀察人士稱,中共擔心像阿里巴巴這樣「巨無霸」公司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共構成威脅,因此打壓民企科技巨頭的利劍已經出鞘,其導致的寒蟬效應,唯有通過民主憲政體制才能消除。

湖畔大學只剩下「湖畔」

馬雲將卸任商業精英學校(湖畔大學)校長職務」。這是英國金融時報5月23日獨家報導的標題。

這是馬雲在2019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正式退休後辭掉的又一個引人關注的職務。僅僅在2018年3月,湖畔大學首任校長馬雲還信誓旦旦地說,「湖畔大學要辦300年」!

5月13日,中國教育部、公安部、民政部等八部門下發關於規範「大學」、「學院」名稱登記使用的意見,針對未經批准冒用「大學」、「學院」名稱的亂象,進行全面清理整頓,並要求各相關部門在6個月內對違規使用「大學」、「學院」字樣的,依法責令改正或予以查處。5月17日,湖畔大學官方微博賬號便將「湖畔大學」改名為「湖畔創研中心」。

日前,網上流傳的照片顯示,學校門口一塊巨大橫臥石頭上的金色「湖畔大學」中的「大學」二字被工人用氣焊槍清除。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5月21日發文稱,湖畔大學雖掛著「大學」之名,又有許多名人加持,但實質上是一家民辦非企業單位,不屬於學歷教育序列。「俠客島」說,目前中國有1186家公司企業辦的「大學」。

美國之音記者在網上搜索了一下湖畔大學的官方網站發現,該網頁上所有「湖畔大學」中的「大學」二字都已被刪掉,整個網站見不到「大學」二字。湖畔大學網站的「通用頂級域」是.com,而中國所有公辦和民辦大學網站最後結尾都是.edu.cn。

湖畔大學由柳傳志、馬雲等9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於2015年1月26日共同發起創辦,旨在發現並訓練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但這所培養精英企業家的學校,在掛著「湖畔大學」的牌子招生、運作6年後,突然被迫去掉「大學」的「桂冠」,而且原定今年3月底開學的本年度新生入校註冊也被有關部門叫停。所有這些不僅跟當局規範「大學」、「學院」名稱登記使用有直接聯繫,更同「湖畔大學」的創始人之一、校長馬雲有密切關係。

馬雲叫板當局的後果

曾連續三年蟬聯中國首富的馬雲,以及其創立的阿里巴巴集團最近一段時間備受關注。去年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高峰會上,馬雲曾批評中國銀行界對貸款要抵押的「當鋪思維」,並稱「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而是中國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中國「缺乏健康、系統的金融風險」。

馬雲自稱自己是個非專業人士,但他發表的是「專業看法」。馬雲的看法被認為同中國當局極力控制金融系統風險的舉措背道而馳。

早在2019年2月22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政治局集體學習時,針對中國金融領域中的亂象和問題強調,金融安全是中國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 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

在馬雲批評中國金融部門的監管問題一個多星期後,中國央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管局四部門11月2日聯合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等三人進行監管約談。轉天,上海證交所發布公告稱,原定11月5日螞蟻集團總值340多億美元的IPO(首次公開募股)暫緩上市。

此後,中國金融監管四部門於12月24日和今年4月12日又兩度約談螞蟻集團有關人員,敦促螞蟻集團正視其存在的嚴重問題,擬定整改方案等。

就在金融監管部門再次約談螞蟻集團之際,中國市場監管總局4月10日對阿里巴巴集團在網路零售平臺實施「二選一」的壟斷行為作出行政處罰,責令其停止違法行為,並處以182.28億元人民幣的罰款。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違反「反壟斷法」的罰款金額之大,在中國2008年8月1日施行反壟斷法以來前所未有。

4月13日,市場監管總局、網信辦和稅務總局聯合約談了34家網際網路平台企業,要求這些企業以阿里巴巴被重罰為警示,在一個月內全面自查、徹底整改。在此之前的3月12日,市場監管總局根據「反壟斷法」的規定,對騰訊、百度、美團等12家網際網路公司分別處以50萬元罰款。

觀察人士指出,馬雲,以及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接二連三地「走麥城」,被約談、被重罰、停上市,這些被中國當局認為是所謂「有法可依」的行動顯示,在民企力量不斷壯大,特別是在事關國家經濟穩定的金融領域,當局在加大遏制民企做大的力度。

中共鐵的原則

美國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當局出重手治理的金融領域事關中共權力的穩定,當局不會放任其自由、不被監管地發展。習近平上臺後一直採取的手段就是收權,從去年開始這一撥收權就是在關乎國家重大利益的行業對民營企業進行限制,因為在中共看來,私人和民營企業掌握的權力和影響力,永遠都是對其統治地位的威脅,因此當局要把方方面面絕對處於掌控之中。

他說:「中國當局對科技巨頭的監管、打壓,這支劍已經出鞘,已經開刀了,包括馬雲,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中共這種專制的體制對創造力的打壓是必然的,是必然結果。」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當局對馬雲的打擊,一個方面來自比較正常的專業管理。中國監管部門根據反壟斷法作出這些決定時,既有合理的一面,但更多的是,由於中國的政治體制,使得監管部門不可能只從經濟運行、國家金融或社會公平的角度去考慮問題,這其中一定穿插很多政治上的考慮。他說,在政治上,像阿里巴巴這樣「巨無霸」公司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共構成威脅。

他說:「傳統的共產黨從建政開始以來,就有一條鐵的原則,決不允許在社會上出現一支能夠在全國製造一定有影響事件的、獨立的、不受共產黨控制的力量存在。」

王軍濤認為,馬雲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同習近平的獨裁發生了衝突。他說,馬雲並沒有挑戰獨裁,但以馬雲的影響力,如果他真的要講一些反獨裁的話,其影響力要比任志強更大。對於中共的專制者來說,由於其統治地位不具有合法性,因此當出現了像馬雲這樣的一個人,就會評估這個人是否會成為其敵人,從而影響其執政的穩固。王軍濤說,馬雲雖然是中共黨員,但從骨子裡是個自由主義者,不會喜歡共產黨,會對習近平獨裁構成威脅。

馬雲等9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創辦的湖畔大學,在過去5年從總共11788報名人數中招收了254名學生,錄取率約佔2.15%。嚴格的入學條件,包括推薦人和保薦人制度,學員自身創業經歷和資歷等,都讓這所民辦學校充滿了神秘感。儘管馬雲2017年曾經說,湖畔大學不是個圈子,而是一個學習場,但是人民日報旗下的「俠客島公眾號」卻稱類似湖畔大學這樣的學校,「做的主要是資本聯合的事」,「來上學的人,更多的是想如何進圈子、擴人脈、找資源」。

另一方面,有觀察人士將湖畔大學同明朝時的「東林書院」類比,稱「馬雲們」就像「東林黨人」一樣,通過辦學培植和擴大人際網路,結黨營私,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結成利益集團,做大做強,而這些與中共的絕對領導,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東林書院是十七世紀明朝時的一個學術、講學之地,定期舉行公開講壇,議論時政,針砭朝廷太監魏忠賢。與東林書院有關的先生和學生被政敵稱作是「東林黨人」。隨著東林書院影響力越來越大,觸犯到宦官的利益,遭到鎮壓。有分析認為, 東林黨人的輿論影響加劇了朝廷的黨派鬥爭,危及到朝廷的穩定和安危,催生了明末的農民起義,最終導致明朝的滅亡。

張洵說,他不認為在中共天朝大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企業傢俱有當年明朝封建士大夫的意識,而且也沒有士大夫的骨氣。他說,企業家們辦大學,不過是附庸風雅,青史留名,在中共威權統治下,他們不敢,也沒有膽量像東林黨人那樣挑戰當今的「朝廷」。

他說:「只是說,他們走的方向,讓統治集團覺得,他們是無法接受的。你們做生意就可能跟當局離心離德,現在居然弄出個大學來。任何大學,研究機構就一定會涉及一些突破常規的思維,一定會有一些被當局認為是‘異端邪說’的思想和言論。在目前這種政治環境下,當局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王軍濤說,湖畔大學和東林書院不能相提並論,二者相差甚遠。東林黨人是一個跨政界、知識界,包括中央和地方勢力的組織派別。湖畔大學還遠遠談不上政治派別,當局更擔心的是湖畔大學和馬雲的集結而形成的潛在威脅。

寒蟬效應

在中國當局監管審查加強的背景下,今年3月12日,螞蟻集團CEO胡曉明宣布將卸任。3月17日,中國最大網購平臺之一拼多多的創始人黃錚也宣布將辭去董事長一職。字節跳動5月20日宣布,創始人張一鳴將於今年底卸任首席執行官,退居二線。今年胡曉明51歲,黃錚41歲,張一鳴僅38歲。他們還遠未達到一般公認的60歲退休年齡。

張洵說,這些人在仍然年富力強時紛紛卸下光環,遠離聚光燈,讓外界不禁擔憂當局對馬雲、湖畔大學、螞蟻集團、阿里巴巴的懲罰已經產生了「寒蟬效應」。

他說:「這不僅表明企業家們嗅到了這個寒蟬,而且你可以看到,統治當局也是的確加強了這方面的嚴控。你發表任何讓他們感到不舒服的言論,都可以採取行動。這就是更加對寒蟬效應一種升級的行為。」

王軍濤說,一般而言,中國企業家在政治上並不那麼敏感,只有到了有人「被宰」,產生「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的連帶反應時,才會有一種共鳴。

他說:「中國自古以來,槍打出頭鳥。所以,馬雲‘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同行‘打’他的並不多,相反是共產黨或者中國這個社會在某種程度上不許人太出色。如果你太出色,即使你能風光一時,後來下場會很慘。」

中國當局打壓民企的寒蟬效應也表現在美團創始人王興5月6日在美團旗下社交平臺「飯否」上引用的唐代詩人章碣的「焚書坑」。這首七絕詩以誇張手法,明敘暗議,揭示了焚書與亡國之間的關係,其中「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被認為意有所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儘管王興很快就刪除了這首詩,但上海市當局還是以保護消費者權益為由約談了美團高層。5月10日的美團股價也一度重挫9.8%。

網上有人把王興的詩同馬雲外灘講話相提並論,讓人們不寒而慄,擔心王興未來是否將步馬雲的後塵,會受到當局的打壓。

王軍濤說,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美團等民企,之所以能做大到行業翹楚的規模,除了企業家的創新和努力外,更重要的是這些企業背後有各種利益集團和中共高層家族勢力。他說,中國的任何事情,只要到了一定規模,全都會涉及到政治。在這個問題上,企業家必須要保持清醒的認識。

他說:「如果沒有政治頭腦,早晚會栽在政治上,而且會栽得很慘,不因為任何別的,就是因為你沒有罪,但是‘懷璧其罪’,因為你到了規模了,卻還沒有政治上的‘覺悟’。」

王軍濤說,中國只有建立民主憲政,企業家們才能有真正的安全,財產安全,人身安全。

曾經風光一時的湖畔大學,其核心的「大學」二字已不復存在,只落得個「湖畔」相伴。這個以志在培養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學堂,未來還能否存在,只能由時間來證明。

責任編輯: 辛荷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