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世紀最詭異雪山懸案 1夜間9人神秘死亡(圖)

2021-05-27 04:1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21年5月27日訊】1959年,23歲的蘇聯大學生迪亞特洛夫組織了一支10人的登山隊,結果除了一人因傷提前離隊外,其餘9人全部命喪雪山。而且在現場,還有難以解釋的致命骨折,據說來源於一種神秘、未知的放射性物質。當時紅色的蘇聯官方,在調查報告上竟然寫著:這9人死於「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這個結論引發了外界無盡的猜測。那麼這9位隊員,到底是怎麼死的呢?現場到底又發生了什麼?直到最近,第一篇試圖解釋這一事件的科學論文出現了,但它真的能解開這件神秘事件的所有謎團嗎?

事件回顧:

1959年,蘇聯名校烏拉爾理工學院的滑雪登山俱樂部,組織了一次驚險刺激的滑雪遠足活動,目的地是烏拉爾山脈的「奧托爾騰山」(Otorten山)。Otorten在當地曼西語中的意思就是三個字「不要去」,此山被人們認為是邪惡之山。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這群年輕的大學生根本不在乎什麼險惡,反而激起他們挑戰極限的興奮。

1月23日,這一天,寒風凜冽。迪亞特洛夫一行10人正式出發,他們年輕力壯,最小的21歲,最大的也不過37歲。他們計畫用3週時間完成這次登山,在2月12日左右返回學校。

5天之後,其中一名隊員,22歲的尤金因為嚴重的坐骨神經疼痛被迫離隊,提前返回。

隊長迪亞特洛夫與尤金約定,他們剩餘的9人會在大約2月12日回去,如果晚了兩天也不用擔心,會和學校保持聯繫的。

接下來的兩天,小隊按照預訂的計畫前行,一切順利。

第8天,小隊來到高地的邊緣,再往上就是坡度較大的山地了,森林也漸漸變得稀疏起來。小隊決定在山腳建立一個營地,將多餘的補給暫時存放,留給返程時用。

9人輕裝上陣,走向最終的目的地。但是他們還是低估了山地的威力,這一天特別的辛苦,他們每小時只能前行1.5公里。到快天黑的時候,他們也才勉強走到了森林的邊緣,倉促地支起帳篷,疲憊地睡去。

2月1日是他們這次活動的第9天,他們出發的很晚,可能是前一天太過疲憊的緣故。這一天,他們只行進了不到4公里,在下午5點左右,草草選擇了一處看起來不怎麼靠譜的坡地紮營。

晚上六七點左右,隊員們一起共進晚餐。當晚最後一張照片顯示,大家表情嚴肅,而桌後似乎躲著一個人。

隊員登山日誌裡留下的所有信息,時間都定格在了這個神秘的夜晚。

到了2月20日,預定的返校時間都過去了一週多了,登山隊仍然沒有音信,隊員的家長感覺不對,他們通知了學校。學校連夜組織了一支由學生志願者和老師組成的搜救隊。隨後,蘇聯軍方和當地警方也加入搜救。

蘇聯雪山血案 佳特洛夫事件

2月26日,搜救隊在一座名為Kholat Syakhl山的雪坡上,找到了登山隊的帳篷,帳篷的一部分埋在雪裡。他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名登山隊員,但還是找到了一些奇怪的重要線索。例如,帳篷被人用刀劃了很多口子,而且從劃痕判斷,這些口子都是從帳篷裡面劃開的。另外,隊員們的登山包都還整齊地擺列在帳篷裡,他們的外套、登山靴以及大量隨身物品也都沒有帶走,現場還有他們的日記本和相機。

在帳篷外,他們找到了八九組被凍硬的腳印。這些腳印的主人是從帳篷裡走出去的,他們多數沒有穿鞋,只是穿著襪子甚至光著腳。這些腳印向山下延續了1千米,然後消失了。另外,現場沒有發現走向帳篷的腳印。

結合現場線索和隊員們留下的日記,搜救隊推測出這樣的場景:2月1日下午,登山隊到了這座山,他們選擇在雪坡上搭帳篷紮營。到了夜晚,因為某種突如其來的危機,這些登山隊員顧不上穿外套穿鞋,就用刀劃開帳篷,向山下逃走。

雖然還沒有找到隊員,但搜救隊心裏都清楚:這一行人可能凶多吉少了。沒穿鞋、沒穿外套,根本不可能在零下20多度的環境裡堅持這麼多天。

果然第二天,搜救隊找到了4位隊員的遺體。首先是兩名隊員多羅申科和克里沃尼先科,他們並排躺在在距離帳篷1500米的一棵西伯利亞紅松樹下,身上只有內衣和襯衣;在他們身旁還有燒過的篝火痕跡。

隨後找到的是隊長迪亞特洛夫。他距離前兩位遇難者約有300米;而在離帳篷更近的地方,搜救隊員又找到了科爾莫戈羅娃(Kolmogorova)。在同一天找到的這4位遇難者,都是被凍死的,另外,他們雖然沒有嚴重的外傷,但身上有多處擦傷——法醫屍檢報告顯示,這些擦傷都是在生前形成的。

3月5日,人們又找到了第5名隊員斯洛博丁(Slobodin)的遺體。與前4位遇難者不同的是,斯洛博丁雖然也是凍死的,但他在生前還遭受了頭骨骨折。

而其餘4位隊員,到了兩個月之後的5月才被找到,他們都在位於那棵松樹不遠的河谷裡。至此,9位隊員全部確認遇難。在他們附近,還有一個用於保溫、避風的掩體。

神秘線索

最後這4人的屍檢結果,讓所有人都驚訝不已。第一位有多處肋骨骨折,頭骨骨折,眼睛、舌頭、部分面部組織缺失。法醫推測,死因為兩側肋骨骨折導致右心室大量失血;第二位的右側多處肋骨骨折,眼球缺失,死因也是肋骨骨折導致胸腔失血;第三位死因為失溫;最後發現的一位顱骨多處骨折,死因可能是顱底粉碎性骨折、顱內大量失血。

也就是說,最後發現的這4個人裡,有3人在被凍死之前,就死於頭部或胸部的重傷。這樣大面積的肋骨斷裂很難通過人為擊打造成。法醫報告中的推測是,或者是岩石、冰塊這樣的大型鈍器撞擊,或者是他們跌落到硬物上。

隨著最後這4位隊員的出現,整個事件開始朝著詭異的走向發展。如果說最初只有斯洛博丁出現骨折時,還能認為是個人的意外,那麼後面3位死於骨折的隊員表明,他們一定是遇到了什麼致命的集體事件。

更加奇怪的是,兩位遇難者的衣服上還檢測到了很高的放射性輻射。輻射的劑量很高,說明衣物直接接觸到放射性的物質:比如可能是從空中落下的放射性粉塵,可能來自積雪或者河水中的放射性物質,或者來自他們攜帶的某樣物體。

要還原那天夜裡發生了什麼,兩個核心問題顯而易見:隊員們在帳篷裡遭遇了什麼,才會匆忙逃走以至於凍死在雪地中?其中4位隊員的外傷,又是怎麼形成的?這與他們逃出帳篷,有著怎樣的關聯?

一開始,警方懷疑這是一起謀殺案件,懷疑對象自然是這片土地的主人——曼西人。但因為沒有證據,而且死者的創傷也和人為擊打形成的不相符,所以嫌疑很快解除了。而且現場的腳印顯示,似乎沒有其他人或者生物接近帳篷。出於這一點,其他需要外部人員參與的猜想,比如特工、他人誤殺甚至是雪人,可能性也都不大。

官方的調查並沒有進行多久,5月底,他們就公布了結論:「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導致了這場悲劇。蘇聯政府要求終止調查,事件地區也被徹底封鎖,還將該事件列入國家機密文件。但這樣模糊的解釋,自然引發了眾多猜想,從天氣現象到到軍事實驗再到超自然現象,各種猜想多達70多種,但沒有一個是令人信服的。

最新解釋

直到62年後的今年,在學術期刊《通訊-地球與環境》裡,一篇論文試圖通過科學來解釋這個神秘事件。這個理論認為,是一種特殊的雪崩造成了這一事件。隊員們遇到了雪崩,因此他們迅速逃出帳篷,避免第二輪雪崩;此外,隊員們的傷勢也可能是雪塊砸的。

事實上,雪崩理論早就被提出。俄羅斯在2019年重啟調查後,得出的結論也是雪崩。但這個理論以前不能令人信服:一方面,之前的調查都沒有給出細節;另一方面,常見的雪崩也存在一系列疑點。

首先,根據現場照片,營地的坡度似乎很小;另外根據氣象記錄,2月1日晚上並沒有下雪,斜坡上的積雪重量不會增加,按理說,雪崩不會出現在這樣的環境中。其次,如果出現雪崩,砸壞了帳篷,那麼隊員們走出帳篷的腳印是怎麼保留下來的?難道雪崩剛好就停在了帳篷這裡?最後很重要的一點,這些隊員們的傷勢,也不像是一般的雪崩導致的。

那麼,這篇最新論文的解釋與以往的有何不同嗎?

論文作者只有兩人,都是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科學家。他們分別是岩土工程專業的教授普茲林(Alexander Puzrin)、雪崩模擬實驗室的負責人戈姆(Johan Gaume)。在他們的解釋中,造成事故的不是我們熟悉的那種大雪崩,而是一種特殊的板狀雪崩。

這個理論是怎樣解釋雪崩發生的?

首先,坡度的問題其實之前就有解釋了。這個雪坡的平均坡度是22°,但這裡地形起伏很大,紮營的地方剛好坡度較大,接近30°。當時為了避風,他們可能在帳篷上方挖了不少雪。積雪被挖空後,就沒有那麼穩定了。另外,積雪的基底有一層深霜(depth hoar)。這是一種顆粒狀的冰晶,會促進雪崩的發生。因此,深霜的存在讓積雪變得更加不穩定。

那麼,為什麼當晚沒有下雪,雪塊也會坍塌呢?這裡就結合了一種名為下降風的天氣現象。下降風可以出現在山地的夜間:這時山脊的空氣比谷底的空氣冷得更快,因此冷空氣會迅速下沉。下降風將山坡高處的積雪刮了下來。帳篷上方的積雪越來越多,最終成了壓倒帳篷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也是為什麼在雪坡紮營後,至少過了9個小時,雪崩才最終發生,而且剛好砸傷了隊員、毀壞了帳篷,卻不會蓋住腳印。

對下一個問題,其中幾位隊員不同尋常的骨折又是怎麼形成的?這項研究通過計算機模擬,也提出了一個解釋。在紮營時,為了讓帳篷更牢固,隊員們會把滑雪板鋪在底下。但是,正是這樣的操作導致了額外的傷害。雪塊如果是砸向站著,或者是躺在雪地上的人,其實是有機會卸力的,所以一般不會出現嚴重的骨折;但如果隊員們身下是堅硬的滑雪板,他們被砸中以後,傷害就會大幅增加。

作為嘗試解釋迪亞特洛夫事件的第一篇科學論文,這個理論解答了事件的兩個核心問題。不過兩位作者也表示,他們只是提供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但顯然不足以揭開所有的謎團。

依然解不開的謎團

目前來看,關於這起62年前的神秘事件,還有一些難以解釋的問題。例如,雪崩理論無法解釋放射性的來源。另外根據腳印,這些隊員都是獨立走出帳篷的,那麼這4位骨折的隊員在重傷之後,是不是還能正常行走1千多米呢?這個令人懷疑。

而且,作為經驗豐富的登山者,他們應該知道在零下20度被凍死的風險有多高。那麼他們為什麼沒有在雪崩停止後,抓緊回到帳篷裡,至少去取回必要的物資呢?

2013年,當時唯一的倖存者,那個當年的金髮尤金也離開了人世,而事件的很多檔案也已經不復存在。

維基百科上,有這樣一段文字記錄:

一些研究者聲稱有些事實被忽略,或者是被官方故意無視:

1、22歲的Yury Kuntsevich,後來成為佳特洛夫基金會的領導,參加了滑雪者的葬禮,並表示看到他們的皮膚是深黃褐色的。

2、一些滑雪者的衣物(2條褲子和一件毛衣)被發現有極高的放射性。

3、另一隊滑雪者(位於事故發生地以南50公里處)聲稱在事故發生的當晚看到在天空的北方有橘黃色的球體,(很可能是Kholat Syakhl山的方向)相似的「球體」在1959年2月到3月之間也被Ivdel周圍的人所看到(包含氣象和軍事人員)。這後來被證實是發射R-7彈道導彈所留下來的痕跡。

4、一些報告表示在事故發生的區域發現了大量的金屬碎屑,暗示軍方可能在該地區進行秘密活動。

佳特洛夫最後的營地位於從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在此發射場進行了部分R-7彈道導彈的測試)到新地島(蘇聯主要的核武器試驗場)的路徑上。

遭遇外星人

網路上也有不少人分析過這件懸案,不少網民認為,這9人遭遇到了外星人。這樣就可以合理的解釋為何會有「神秘、未知的放射性物質」,以及現場沒有其他人的腳印這些謎團。

你認為呢?

責任編輯: 菲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