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機場為家的流浪漢 被迫在機場住了17年(圖)

2021-05-17 06:25 作者:楊歡小巢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16:9)
梅安.卡裡米.納塞瑞,在戴高樂機場整整居住了17年之久。(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如果你在2006年之前曾經去到過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中,你可能會見到這麼一個中年男人。他穿著樸素整潔的衣服,有一顆光禿禿的腦袋,在一堆行李之中,許多的遊客會找到他要合影。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梅安.卡裡米.納塞瑞,雖然很多人都以獲得他的合照為幸運,但他本身卻並不是什麼大明星,反而是在戴高樂機場整整居住了17年之久的流浪漢

梅安原本是伊朗人,同時還有著英國人的血統。他的家境並不差,因此長大之後得以進入英國名校布拉德福大學中學習,畢業之後就留在海外工作,並且在海外從事反對伊朗的示威遊行。

因此,在1977年的時候,梅安就被他的祖國伊朗開除了國籍,他就這樣永久性地失去了自己的家園,從此成為了一名難民。1981年的時候,梅安終於在比利時獲得了正式的難民簽證,開始往返於英法兩國。

可是在1988年的時候,老天卻跟梅安開了個玩笑。這一天,當他從法國戴高樂機場飛往英國之時,他的皮包卻被小偷偷走了,連同丟失的還有在他皮包裡面的所有的證件,從此梅安成為了一個沒有身份的人。

因此,當梅安在英國著陸之後,因為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梅安又被英國扣留並且隨後遣返回了法國戴高樂機場之中。梅安立即聯繫戴高樂機場,想要找回自己的失物,但是尋找失物之旅始終沒有進展,如此,梅安的身份從一個難民變成了完全的流浪漢。

就這樣,梅安在戴高樂機場住了下來,機場的1號出口就成為了梅安的家,出口的長椅成為了他的床。但梅安雖然身份變成了流浪漢,但是他本身的積蓄並不少,流浪的生活比起真正的流浪漢自然要體面很多。

他每天在5點半左右就會起床,然後刷牙洗臉,他會十分留意自己的小鬍子,一旦發現不整齊就會把多餘的地方剪掉。把自己捯飭乾淨之後,他就會開始整理自己的小床——那張長椅,將自己的衣服妥帖地收好,或者將它掛在後面的機場大車之中。

將自己的「家」收拾好之後,他就會開始吃遊客或者機場人員送給自己的早餐,有時候也會自己出錢買一些。吃飽之後,就會去撿一些報紙或者借一點書籍,由此打發自己白天的生活。

而到了晚上,可能是因為害羞的緣故,他會等到機場商店紛紛關門之後才開始行動,去廁所洗澡洗衣服。一切都做完之後,他就會將被褥重新鋪到長椅之上開始睡覺,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梅安甚至成為了機場之內的風景,無數的人都知道了他的故事,很多遊客來到機場之後,還會專程找他合影。

就這樣,7年時間很快過去了,到了1995年的時候,他的律師終於幫他搞定了難民簽證,但官方卻要求他只能住在比利時。而嚮往自由的梅安當然不願意,為了表示某種反對,得到難民證的梅安卻依然沒有離開戴高樂機場,繼續在1號出口住了下來。

而這一住,又是10年的光陰。以至於他的故事被更多的人知道,還明顯拉動了機場商店的利潤,對機場來說,梅安的存在有益無害,因此也就讓他住在這裡了。而梅安的故事,在2004年的時候還以25萬美元出售給了美國「夢工廠」電影公司,隨後又被著名導演史匹柏看中,並且拍成了電影《幸福終點站》,又讓梅安大賺了一筆。

但梅安雖然有了很多錢,卻依然以流浪漢的身份住在機場。直到2006年的時候,梅安因為重病被送到了醫院,家人擔心他的健康問題,最終還是將他接到了比利時。梅安從此住進了一家條件頗好的養老院中,至此,戴高樂機場再沒有了這個怪誕有趣的流浪漢的身影了。

責任編輯: 岳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