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尼泊爾疫情失控 恐成下一個印度(圖)

2021-05-07 05:5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尼泊爾 染疫死者 遺體
5月5日,尼泊爾,幾名全身保護衣的工作人員將一名死於COVID19的病人遺體搬上卡車。(圖片來源:PRAKASH MATHEMA/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7日訊】印度疫情持續惡化,臨近國家尼泊爾情況也不妙。根據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援引的政府數據,上週末,尼泊爾病毒測試陽性率高達44%,警告即將發生的危機。一名在尼泊爾的華人醫生親述,尼泊爾現在是命懸一線,恐成下一個印度。

海外媒體報導,週三(5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在大流行病每週快報中表示,尼泊爾上週病例增長了137%,數字驚人。

現在,尼泊爾的許多醫院都擠滿了染疫患者,與印度接壤的城鎮已經無法應付越來越多需要治療的人。

IFRC表示,「尼泊爾記錄的病例比上個月同期多57倍。」上週末,該國檢測陽性率為44%,這表明成千上萬的人感染病毒但沒有診斷出來,如果不制止病毒傳播,有可能導致大規模死亡。

報導稱,尼泊爾的衛生系統脆弱,人均醫生數量少於印度。尼泊爾3,000萬人中僅擁有約1,600張重症監護病床,而呼吸機不到600臺。每10萬人中只有0.7名醫生,這一比率低於印度。

目前大多數政府開辦的公立醫院人滿為患,許多窮人無法負擔私人護理費用。

熱帶與傳染病醫院臨床研究室主任Sher Bahadur Pun對《加德滿都郵報》(Kathmandu Post)說:「我們就像在戰區一樣。」

天主教救濟服務處的Nripendra Khatri表示,「在加德滿都,由於病毒傳播速度很快,許多人現在待在家裡。同時,醫院和藥房排隊很長。」

Nripendra Khatri表示,「全國各地火化中心人滿為患,死者家人無法適當地執行最後的儀式。」

有人將尼泊爾疫情的爆發歸咎於印度疫情的蔓延,因為尼泊爾與印度擁有很長且開放的陸地邊界。

尼泊爾人無需出示護照或身份證即可進入自己的國家,許多尼泊爾人在印度開展業務,反之亦然,這意味著跨境交通流量很高。阿迪卡裡說,最近幾週,一些印度人為了逃離疫情,希望在尼泊爾獲得醫療保健或逃往第三國。

最近幾天,尼泊爾收緊了邊境規定。尼泊爾外交部長普拉迪普‧庫馬爾‧賈瓦利(Pradeep Kumar Gyawali)表示,尼泊爾公民現在只能在35個邊境點中的13個從印度過境。

尼泊爾華人醫生:沒有哪裡是絕對安全的

大陸媒體報導,身在尼泊爾的華人醫生夏琛琛,於5月5日在接受大陸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尼泊爾目前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整個國家在危急狀態,我們都感覺命懸一線,都是靠個人微薄的免疫力在撐著。這種情況下,連疫苗也靠不住。許多打過疫苗的人依然會感染。」

尼泊爾政府已經宣布,從6日開始暫停所有國際航班。夏醫生表示,「現在整個社會都處於比較恐慌和壓抑的氛圍之中。」

夏琛琛也深深感覺到疫情的失控以及變種病毒的厲害。「毫無疑問,變種病毒感染力更強,致死率也更高。尼泊爾現在所有的醫院基本上都人滿為患,有很多人想去醫院,但是又糾結於醫院的環境比較差,費用又比較高而沒有去。」

最近幾天,夏琛琛自己也感到全身肌肉酸痛,頭暈腦脹。「可能是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我之前已經感染過了(無症狀感染),疫苗也打了,但是誰也不知道到變異的新冠病毒未來會不會再感染。」

「許多人都提醒我加強防護。但是真的是防不勝防,因為現在病毒是無孔不入,到處都是,最關鍵的其實還是自身的免疫力。自我免疫力有兩層意思,一是說在接觸到病毒的時候,能否抵抗不感染;第二層意思是,感染了以後能不能扛得住。」夏醫生表示。

儘管夏琛琛所居住的小區已有多人確診感染,經常需要外出就診的夏琛琛夫婦不敢將兒子帶到診所,只能托鄰居照看。

「孩子即便戴口罩,也是靠他的免疫力在抵抗。」夏琛琛說,「其實待在家裡也不安全,沒有哪裡是絕對安全的。」

責任編輯: 菲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