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東方縱橫】向最高法院開刀(視頻)

2021-04-14 08:01 作者:東方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21年4月14日訊】您好,謝謝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

上個星期五,4月9號,拜登宣佈成立最高法院研究委員會,說白了,就是要往最高法院灌水委員會,向最高法院攙沙子,要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稍微有一點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美國政客、政黨要出臺什麼政策,不能一拍腦袋就上,畢竟不是獨裁嘛,所以往往成立一個委員會,一個獨立的委員會進行調查評估,提出建議,於是乎,政客就按照委員會的建議進行立法行政,如此如此這般這搬。上一次美國總統要向最高法院灌水還是九十年前,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羅斯福總統的時候,他推行新政遭遇最高法院抵制,羅斯福威脅要增加大法官席位,最後還是最高法院妥協了。現在,拜登也要照葫蘆畫瓢,川普(特朗普)在任期內提名了三名大法官,這讓左派抓狂,拜登此舉,一來是安慰左派激進份子,二來是避免自己直接表態,這也是拜登在競選總統時作出的承諾。

白宮的新聞稿是這麼說的:成立委員會的目地是評估公眾對最高法院改革的意向,包括最高法院是非功過,以及具體改革意向的合法性問題。

"The Commission's purpose is to provide an analysis of the principal arguments in the contemporary public debate for and against Supreme Court reform,including an appraisal of the merits and legality of particular reform proposals,"

具體說來,涵蓋的內容包括:最高法院改革的起源﹔最高法院在憲法體系中的作用﹔大法官任職期限和去留規則﹔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最高法院對案例的選擇、規定、和實際操作。

這個委員會有36名委員,嚴重向左派傾斜。委員會有兩位主席,一位是歐巴馬政府時期的白宮法律顧問Bob Bauer,他也是拜登競選團隊的顧問﹔另一位是歐巴馬政府時期司法部官員,耶魯大學法學教授Cristina Rodriguez。白宮聲明中特別提到委員會成員之一的杜克大學法學教授Guy-Uriel Charles,他對法律和政權的關係,以及法律在種族歧視當中所起的作用頗有研究。Caroline Fredrickson曾經擔任美國憲法與政策學會(American Constitution Society)的主席,這是一個左傾的遊說機構﹔Michael Waldman是布倫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負責人,這是紐約大學的一個法學組織,很具有黨派特徵,主張限制政治言論﹔Laurence Tribe是哈佛大學法學教授,他在推特上經常發表過激言論,積極主張彈劾川普。前上訴法官Thomas Griffith也是委員會成員之一,曾經是美國司法會議(the U。S。Judicial Conference)行為準則委員會的成員(Code of Conduct Committee),這個委員會主張禁止屬於聯邦黨人學會(Federalist Society)的法律學者擔任法官。

當然了,委員會也有保守派成員,像是學者Adam White,普林斯頓大學教授Keith Whittington,維吉尼亞大學法學教授Caleb Nelson,他曾經擔任過保守派大法官Clarence Thomas的助手。我可以預見,有這些保守派成員在委員會,不會改變委員會最終的報告結果,但是會給委員會的最終建議貼上跨黨派的標籤,貼上獨立、中立、客觀的標籤。

這個委員的成立,它存在的目地就是向最高法院施加壓力,你的判案要不向左派傾斜,我就向最高法院攙沙子,增加大法官席位,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就是明證,他在合法擁有槍支的立場就向左轉,在墮胎上的立場向左轉。委員會有六個月的時間進行辯論、評估、撰寫報告,在接下來這六個月的時間內,抿著一定會施加巨大的壓力,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Dick Durbin,2019年的時候,對最高法院就公民擁有槍支權力的裁決相當不滿,簽署了意見書,直接就威脅要向最高法院攙沙子。

現在是民主黨掌權,白宮、眾議院、參議院都掌握在民主黨手裡,完全可以通過正常途徑提名、任免聯邦政府各級法官,過去民主黨任命的法官一批一批的退休,拜登提名,參議院審核通過是沒有懸念的,為什麼要急於改變美國三權分立的基礎呢?左派們說,因為川普提名的大法官都是保守黨派分子,可是在總統大選爭議當中,共和黨提名的大法官們,就是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並沒有站在川普一邊啊。最高法院的獨立性正是美國開國之父們要實現的目地,這樣才能給具有黨派特徵的行政、立法運作的空間,這就是三權分立的基礎,如果最高法院也是黨支部,三權分立是空談。左派們嚷嚷著增加大法官席位,拿出種種手段向最高法院施加政治壓力,如果左派們達到目地的話,美國人對司法系統的信任將無存,現在美國人已經對國家機器保持懷疑態度,所謂的改革,所謂的最高法院研究委員會,就是在進一步蠶食公眾的信任。

左派們不擇手段的奪權,最後自己會被權力吞噬。

謝謝您收看東方縱橫,如果您覺得我講的有道理,請幫助轉發推薦,也請留言,如果您還沒有訂閱,請點擊訂閱鍵,再次感謝您收看東方縱橫,我是東方,咱們下次時間-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東方縱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