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張學良叛亂 親自否認中共的歷史評價(圖)

2021-02-04 15:00 作者:慧明、楊述之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張學良因發動西安事變,稱自己為「罪人中的罪魁」。
張學良因發動西安事變,稱自己為「罪人中的罪魁」。(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在中共雙百「英雄模範」人物名單上,張學良、楊虎城這兩個國民黨將領可算得上是中共的「大恩人」,他們因此被中共稱為「千古功臣」,是「民族英雄」。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晚年的張學良卻稱自己為「罪人中的罪魁」,直接否定了中共歷史評價,這卻是為何?

日本入侵東北親下「不抵抗令」

張學良是奉系軍閥張作霖的長子,曾兩次參加直奉戰爭。1928年,張作霖被日本關東軍炸死後,張學良繼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統轄東三省。其後,東北易幟,宣布服從蔣介石治下的南京國民政府,使中國從形式上走向了統一。張學良被國民政府任命為陸海空軍副司令、東北邊防司令長官。

1929年7月,張學良欲取消蘇聯在東北的特權,查封了哈爾濱蘇聯商業機構,並開始著手收回中東鐵路。此後,蘇軍向東北進攻,東北軍戰敗,張學良被迫簽訂議定書,恢復了蘇聯在中東鐵路的特權。

1931年「九一八」日軍進攻東北,並在短短三個月內佔領了東北,張學良的罪責無法推卸。據張學良生前唯一授權的口述歷史《張學良口述歷史(訪談實錄)》披露,日軍進攻東北時,下達不抵抗命令的不是蔣介石,而是張學良。不過,在中共大大小小的歷史書中,蔣介石卻替張學良背了幾十年黑鍋,被刻畫成不抵抗日軍侵略的不堪形象,以彰顯後來中共發動西安政變的合理性和其在抗戰中的「巨大作用」。

依據口述歷史,張學良親口承認,是自己在北平下達了不抵抗的命令,而且在「九一八」的晚上,蔣介石也不在南京,在從南京到江西的軍艦上,9月19日到了南昌,上岸後才知道東北出事了。不過還不是張學良報告的,是上海來的消息。因此,「九一八」晚上不抵抗命令確實和蔣介石沒有任何關係。

在口述歷史中,張學良解釋了自己下達不抵抗命令的原因。一是「判斷失誤」,不知道日本人的陰謀很大,以為是小打小鬧;二是不論是在武器裝備還是精神素質上,認為東北軍都打不過日軍。如果打輸了還得割地、賠款,麻煩很多。

加入中共發動西安軍事叛變

1931年,蔣介石為了集中精力抗日,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內」的方針,並發動了對中共的五次圍剿。中共中央紅軍在國民黨的第五次圍剿中,遭到了致命的打擊而被迫逃亡,在經歷了長征後,在陝北重新建立了根據地。

此時中共的一貫支持者蘇聯開始面臨著東西方戰爭的威脅,因此開始要求和命令各國共產黨謀求與本國政府建立反對法西斯的「民族統一戰線」,以在新的國際形勢下繼續「保衛蘇聯」和「武裝保衛蘇聯」。即在中國,要求中共要「聯蔣抗日」。但蘇聯採取的仍然是:既要建立統一戰線,又要試圖通過建立統一戰線來實現共產黨的領導,以使統一戰線在實際上成為一個引導群眾為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而鬥爭的策略及手段。

正是在蘇聯的指示下,中共於1935年8月1日發表了「八一宣言」,一方面慷慨激昂的宣稱,要與國民黨共同抗日;另一方面又要「大家起來,衝破日寇蔣賊的萬重壓迫,勇敢地與蘇維埃政府和東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組織全中國統一的國防政府……」,以取代正在抗日和積極準備全面抗日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共及其紅軍終於在日本侵略中國四年之後,在歷經一年多輾轉逃亡後,在蘇聯的命令下,第一次喊出了抗日的口號,並從此開始了「借抗日以反蔣、借抗日以圖存和借抗日以擴張」的共產革命「新階段」。

而當時國民政府為了應付西北形勢的需要,特別任命蔣介石任西北剿匪總司令,東北軍的張學良、第十七路(西北軍)總指揮楊虎城為副總司令,共同擔任剿共任務。在中共的策反下,張學良和楊虎城發動了西安軍事叛變,張學良甚至成為了中共的「特別黨員」。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和楊虎城在西安發動了武裝軍事政變,將前來督戰的蔣介石劫持扣留,蔣介石衛士排67名警衛全部被殺。

九十年代中國大陸報刊曾公開揭露了當時「張學良決心殺蔣並已選定殺蔣人選」的事實,以及張、楊要和中共聯合打倒南京、建立「西京」,即事變一旦成功便要成立「西安聯合國民政府」的陰謀;而並非僅僅是張簡單的提出停止剿共,改組政府,出兵抗日等主張。這等於是在南京國民政府外新成立一個政府。這屬於什麼性質?按照當下中共的看法,那就是「叛亂」、「叛國」。

另據中共黨建雜誌披露,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閻明復曾就張學良是不是中共黨員的問題問過呂正操,呂明確答覆說:「張漢公是中共黨員。」

此外,在口述歷史中,張學良曾講了一句:「也可以說我就是共產黨。」但對於他如何申請參加中共的,以及他被批准為共產黨員的事情,他都絕口不提。而且他還絕口不提自己與中共的關係以及西北國民政府之事。

對於西安叛變的主角,張學良在口述中透露,西安叛變中楊虎城是主角,但名義上自己是主角,因為楊的妻子和部下大多是中共黨員。

幕後策劃者中共遇尷尬

事實上,西安軍事叛變的幕後策劃者正是中共。在西安事變發生當天,毛澤東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稱,西安事變是「根據張、楊、共三角聯盟抗日反蔣的協議而發生的,中共中央已積極推動張、楊堅決與蔣分裂」。

然而,出乎張、楊意料的是,西安軍事叛變之後,全國各界一片抗議和譴責之聲。清華大學的教授一致表示反對,被中共吹捧為戰士的聞一多的態度猶為鮮明。為此,他與朱自清、馮友蘭等一群著名教授,起草了「清華大學教授會為張學良叛變事聲明」。平日在課堂上從不講多餘之言的聞一多,此時也拋開講義,怒氣沖沖的說道:「真是胡鬧,國家的元首也可以武裝劫持!一個帶兵的軍人,也可以稱兵叛亂!這還成何國家?國家絕不容許你們破壞!領袖絕不容許你們妄加傷害!」而曾經態度曖昧的各地方勢力也一致討伐張、楊。

最讓張、楊沒有想到的是蘇聯的反應。擔心同時將面臨東西線作戰的斯大林在事變後立即親自擬電命令中共:絕不容許中共殺蔣。希望借張之手殺掉蔣介石的中共只好派周恩來去說服張、楊以及面見蔣介石。在周恩來開口「校長」,閉口「校長」,並對其動以「天倫之情」,一再向蔣保證能將被扣留在蘇聯的蔣經國弄回國,讓他父子團圓,從而博得了蔣的原諒和許諾,即停止剿共和聯合抗日。

西安軍事叛變後果

西安軍事叛變的直接後果是使中共獲得了喘息時間,並逐漸擴大,而且使國民黨「八年剿匪之功,預計將於二星期(至多一個月)可竟全功者,幾乎隳毀於一旦」,「西北國防交通,經濟建設,竭國家社會數十年之心力,經營敷飾,粗有規模,經此變化,損失難計。欲使地方秩序,經濟信用恢復舊觀,又決非咄嗟可辦。質言之,建設進程,至少要後退三年,可痛至此」。

此外,西安事變使早已橫言「對西安事變絕不坐壁上觀」的日本軍閥,深有「此時不滅中國,將無來時」的感喟,從而提前了全面侵華戰爭的時間表。西安事變後僅半年,那一場由中共所一心盼望的「被侵略戰爭」,便終於在日本軍閥的瘋狂發動下,甚至是在中共的直接誘發下,全面爆發了,再加上中共口頭「抗戰」實則漁利的做法,中華民族遭遇了亙古未有的巨大戰爭創傷。

可以說,沒有西安軍事叛變,共產黨早就被消滅了,中國現代史也將被改寫。因此,作為政變直接發動者的張學良和楊虎城,理應被視為歷史的罪人。

張學良拒絕回大陸

面對著全國的聲討和蘇聯、中共的「背信棄義」,輕信盲從的張學良陷於深深的懊悔中,因此決定陪同蔣介石回南京,表示負荊請罪。張學良送蔣回到南京後,一直被囚禁、軟禁,後來隨蔣到了臺灣。九十年代在美國定居,2001年去世。在其有生之年,無論中共怎樣「盛情邀請」,他都再不曾回到故土。

自稱「罪人中的罪魁」

那麼,後來的張學良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發動的西安事變呢?1954年,張學良在見過蔣介石後,寫了《西安事變反醒錄》。張認為自己當時對共產黨認識不清,為實現抗日心願,以致害了國家,害了人民,十分後悔。蔣的第二個兒子蔣緯國生前回憶了與張學良幾次喝酒的情形:「他酒醉了之後就抱著我痛哭說,老弟啊,我這老哥哥做錯了事啦!」

晚年虔信基督教的張學良在1990年6月1日的九十歲生日時,引用《聖經》中的話說:「我是一個罪人,是罪人中的罪魁。」據悉,張從來沒有抱怨過蔣介石對他的囚禁。1991年他到美國後,《紐約時報》曾對其進行採訪,張解釋他為何決定送蔣離開西安並接受懲罰時說:「那是叛亂,我不得不負起責任。」

責任編輯: 玉亮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慧明、楊述之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