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無法遁形 令北京與譚德塞極難堪的一份報告(圖)

2021-01-19 10:15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譚德塞曾經在1月28日飛抵北京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大贊習近平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了卓越的領導力。
譚德塞曾經在1月28日飛抵北京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大贊習近平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了卓越的領導力。(圖片來源:Naohiko Hatta - 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月19日讯】目前全球已經近1億人感染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於各國延燒。首先爆發大規模感染的中國被多國控訴隱匿疫情,但世界衛生組織(WHO)卻不斷幫北京講話,其公信力和專業已備受質疑。一個由國際專家所組成的獨立小組在18日於WHO第148屆「執行委員會」視訊會議上提出一份報告,其內容直指中國與WHO在疫情暴發初期,原本能夠採取比較迅速的行動,且實施更強而有力的公共衛生舉措,以避免此場大災難,可是令人很遺憾的是大規模的疫情隱匿,而助長了武漢肺炎蔓延全球。

去年5月19日,WHO的194個成員國,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視訊會議中,通過了成立大流行防範和應對獨立小組(IPPR)的決議,就WHO應對武漢肺炎的工作進行公正、獨立及全面性評估。此獨立小組在去年7月成立,並於今年1月18日到26日所舉行的WHO執行委員會議上,提出了期中報告。該報告結論是,武漢肺炎疫情的時間序顯示,北京當局和WHO在去年1月,本來可以針對早期的疫情跡象,採行更加迅速的行動,可是卻在危機發生之初,因為拖延時日而耽誤應對此疫情的最佳時機。

據法新社報導指出,該報告內容明顯和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在去年1月的聲明矛盾。譚德塞於去年1月28日訪問北京之時還曾經讚嘆稱:「中國對於疫情做出了迅速的反應,堪稱世所罕見,已展現出中國效率」、「此是中國制度的優勢,相關的經驗值得其他國家來學習與借鏡」。甚至在兩天後,他還要求各國應該感謝北京,聲稱「迄今為止,我們尚未看到中國之外的有任何死亡的病例。對此,我們都應該心存感激」。然而,此疫病至今已於全球奪走了超過203萬人的性命。

17日,法新社也早一步揭露出這份報告的其他內容,報告中進一步批指WHO於疫情初期,已經拖慢了防疫腳步,相當不明白為何WHO的突發事件委員會直到2020年1月第3周方召開會議,更不清楚為什麼第一次開會之時,沒能宣布構成了「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達成一致,卻要等到1月30日才宣布已構成了PHEIC。

去年2月初,法國第二大報《世界報》(Le Monde)披露,北京曾經向WHO進行施壓,反對將武漢肺炎列為PHEIC,其主要為了顧全面子,以證明中國不再是第三世界國家,自己有能力來獨自處理公共衞生危機。

該報導提及,據2個消息來源透露,當時中國代表向委員會和譚德塞進行施壓,聲稱「宣佈PHEIC是不可能的」,且在會中爭辯很激烈。最後使得WHO讓步。可是疫情後來仍然不斷持續擴大,致使WHO眼見已經「紙包不住火」,才在去年1月30日第三度召開突發事件委員會之時,將武漢肺炎列入PHEIC。然而,譚德塞仍然兩度於記者會上「滅火」,強調此項決定並非對中國投下不信任票,且重申反對各國限制和中國通航,最後還再度呼籲各國應感謝中國,並向北京政府學習防疫。

2019年12月8日,武漢肺炎於中國武漢爆發出來,可是北京政府卻在第一時間選擇封殺消息,一直到了12月31日才對WHO通報,而且直至去年1月中旬時才「改口」聲稱病毒有人傳人的跡象,並於1月23緊急封城,但卻又反對各國對中方採取旅遊限制,使得武漢肺炎病毒也隨著陸客春節而出國,造成擴散全球。甚至到了2月3日,譚德塞還呼籲各國不要針對中國採行限制旅遊,當時他說:「根本就沒有理由採取不必要的措施,而干擾國際旅行與貿易」。當疫情於全球爆發之後,卻反而辯稱「世衛並無權要求各國下達旅行禁令」。

責任編輯: 王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