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程翔:紫荊黨取代建制派全面接管香港(圖)

2020-12-15 17:35 作者: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程翔認為紫荊黨是在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帶有政黨性質的親共「群眾組織」,其目的是幫中共在各領域全面接管香港作好準備。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程翔認為紫荊黨是在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帶有政黨性質的親共「群眾組織」,其目的是幫中共在各領域全面接管香港作好準備。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2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懷橘綜合報導)日前有報導指三名在港生活多年的大陸人,在今年五月悄悄地成立了一個新政黨——紫荊黨,並聲言計劃註冊25萬黨員。消息傳出後引發社會關注,究竟該政黨成立目的為何?背後勢力又是誰?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人程翔撰文,分析該政黨是「嫡系」而非「庶出」,認為它是在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的,帶有政黨性質的親共「群眾組織」,其目的是幫中共在各領域全面接管香港作好準備。

紫荊黨的三位創始人是黨主席、全國政協委員、瑞信集團董事李山 ,內蒙古自治區政協港區召集人、卓悅控股主席陳健文,和中播控股主席黃秋智。三人均來自大陸,目前已經獲得香港身份。

「港人治港」變成「新港人治港」

之所以認為紫荊黨是「嫡系」,即由中央或中聯辦組建而成,程翔指,約在2017年雨傘運動後,北京和中聯辦已經在討論「新港人治港」的問題,以大陸移民來港的「新港人」取代英殖時代的「港人」。程翔引述朋友表示,北京當局認為香港的資產階級上層是靠不住的,而且在過去20年,幾任特首都管不好香港,因此依靠資產階級治港是行不通的。

程翔指,當年中共內部討論香港問題後,規劃出十大對策。據他了解其中之一是:北京認為「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也可以有共產黨的合法存在,「因此可以考慮成立一個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組織,派駐到香港來,真正地沉下去,到香港人民中去,做廣大人民群眾的工作,在香港的人民群眾中發展黨員、積蓄力量,建立健全黨的各級組織,以人民為後盾,依靠香港人民群眾自己的力量,建設香港、發展香港」。

據指示,該治港組織總人數要過千,將來在基層要發展至上萬成員,為中共在港組建地下黨培養管制團隊,包括組織部、宣傳部、對外國安部、政策研究部、培訓部等等,各部門都要齊全,且精簡鋭利;涵蓋各階層、各行業、各年齡層。

中央指示還提出:「主戰場在地下,應該直接由國家安全委員會特設小組領導,與兩地官僚系統要分開,冇瓜葛,少作不必要的接觸」。程翔分析,為了全面管治香港,中共繼續分開地上與地下兩條線,公開和隱秘戰爭相結合、裏應外合、兩手準備。

紫荊黨的背後是香港工委

程翔指,在此背景下組建的紫荊黨,就是一個在中共香港工委領導下,具政黨性質的公開親共組織,目的是為中共的全面接管香港的所有政權機構及非政權機構作好準備,成為內應力量。而中共在早期佔領某城市前,亦會在城中建立大批親共的群眾組織,這是「城市工作委員會」(簡稱「城工委」)的職責,以配合解放軍進城的步伐。

紫荊黨誇下海口要發展25萬黨員,而在香港經營30年的左派政黨——民建聯才有5萬多黨員;香港最大的建制派組織,成立於1948年的工聯會,經過70年的發展,目前會員才有約43萬。因此,這個新成立的紫荊黨,它宣稱的25萬黨員數目不免令人震驚。

早在2012,程翔在《從十八大看香港地下黨規模》一文中分析香港地下黨人數,當時的估算是40萬。今年程翔在接受採訪時亦指,如今地下黨在香港的人數只能更多,不會更少。故此,他認為,如果中共因需要,把其中一部分人浮出水面,即把25萬黨員公開化,不是不可能,其他則繼續潛水做地下工作,這亦符合中共長久以來「公開的與隱蔽的雙結合」的策略。

今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正式在香港執行,雖然表面上中共已經牢牢箝制香港,教育界、傳媒、立法、司法、區議會和公務員團隊等方方面面,不同界別幾乎均遭到打壓和滲透,基本上中共可以堂而皇之地以「國家安全」之名對異議者進行打壓。

但程翔認為,中共為了保持「一國兩制」的外觀,不可能事必躬親、越俎代庖,因此其在香港的正規組織——中共香港工委就必須以地下黨形式存在,但就要建立一個可以任其操控的,公開的團體執行任務,這或許就是紫荊黨的創黨原因。

紫荊黨衝擊香港建制派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曾表示,紫荊黨旨在取消香港建制派,「建制派怕被制裁,有時也不和港府合作,因此中共用紫荊黨取代現在的建制派,始終紫荊黨是紅二代、官二代,比較信得過」。對於建制派被拋棄,他表示,「參照歷史就知道,中共每次都是用完即棄,包括這個紫荊黨,將來用完也一樣被拋棄」,「中共永遠都是不斷地革命,不斷地鬥爭,這就是共產黨的本性」,香港人不抗爭,不推翻中共的話,最終結果就是「幹部治港」。

而紫荊黨消息傳出後,香港建制派的動向亦引發社會關注。程翔在文章中指,12月10日,有「建制派第一健筆」之稱的屈穎妍,在其專欄中竟以《我不是建制派》為題,公開批判林鄭,表示之前支持林鄭是錯的,程認為她如此言論,是強調自己並非唯命是從的建制派。

12月11日,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莊在《明報》撰文,批評立法會「流會」問題,指除了因為有議員故意搗亂之外,亦因為有不少建制派議員缺席而造成,並進一步指出,「對某些議員來說,議會工作只是兼職」,他們在外邊有「更重要的正職」,表示問題需要改善,「有必要規定全職議員制度,讓有正職幹重要的事的議員退位讓賢」。

12月6日,南海控股主席 、《香港01》創辦人于品海發表題為《連問題都看不清,「好打得」又有何用》的評論。程翔指,文章表面上是批判林鄭(編注:林鄭在競選特首時自詡「好打得」),但針對的是香港資產階級,文章還引用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暗示香港的社會階級及經濟結構須進行徹底改革。重複了雨傘運動後,中共對香港的官方論述。

而另一建制派人士馮煒光,11月6日在《橙新聞》發表文章《韓正副總理的考題林鄭應如何回答》,批判林鄭及其整個香港政府管理團隊,都是政務官心態,「無法從政治角度把握香港的形勢,造成無法與國家融合的困境」。

馮在文章中批評說,「香港的政務主任尤其是回歸前入職的,在英國殖民地者的薰陶下,只懂執行,只懂把問題翻來覆去地辯論,寫文章(主要是英文)一流,但戰略思維九流。要他們從一個中國人的角度,有歷史縱深、有宏觀視野、有國際博奕的認知、有家國情懷去思考香港,去治理香港,去領導香港,無異緣木求魚」。

程翔認為此文,「同中共要清洗香港公務員系統的意圖高度契合」。而此前也有分析表示,香港公務員沒有接受過共產黨式教育,因此他們並不擁護中共,共產黨也很難利用公務員隊伍推行其高壓治港的政策。

程翔續指,基於此中共對「港人治港」已經不再信任,因此要清算港人,改造立法會、公務員體系,因此紫荊黨在此刻出現,或被委以重任。

從民眾到建制派 中共皆不信任

程翔總結中共對香港的不信任,一、不信任廣大市民,去年反送中運動中爆發幾次百萬人遊行,以及區議會換屆選舉,民主派取得壓倒性勝利,令中共恐慌,甚至認為香港資本家的剝削,造成社會貧富懸殊是抗爭原因。上述于品海暗示「香港的社會階級及經濟結構須進行徹底改革」,正好反映這一點。

二、中共不信任香港政府和公務員團隊。中聯辦旗下智庫更向北京提交報告指,香港的抗爭有其發展過程,涉及多種因素,「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從內因看,『香港之治』出現嚴重問題,是貫徹『一國』不力,執行『兩制』中的資本主義過頭」,報告還批評特區政府軟弱無能,不能果斷鎮壓反送中示威,失控後亦沒有向北京求助出動駐港部隊等。程翔認為這一論調亦和上述馮煒光言論一致。

三、中共不信任建制派。中共革命發展過程中分為白區黨和紅區黨,紅區黨從事軍事鬥爭,而白區黨主要從事地下活動。程翔指,中共從來對白區黨都存有戒心,「中共建立全國政權之初,第一批被排斥的人竟然是在白區工作的共產黨幹部」。加之,香港建制派在中共眼中從來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庸庸碌碌,難委以重任。故此,以紫荊黨取代建制派也有其歷史和現實原因。

紫荊黨大權在握後,香港便正式踏入幹部治港的年代。前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曾表示,紫荊黨這25萬黨員可以公開其黨員身份,建立相應的黨委組織,「順理成章」地行領導之權,屆時「由中聯辦領導的香港黨委系統全面成形」。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