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勇哉 被日寇斷趾斷足釘在牆上的抗戰名將(圖)

2020-11-11 21: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受盡日寇酷刑,仍然堅貞不屈,英勇殉國的羅樹甲將軍。
受盡日寇酷刑,仍然堅貞不屈,英勇殉國的羅樹甲將軍。(網絡圖片)

羅樹甲(1880~1944),字衡平,湖南耒陽人,畢業於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六期。1929年春,任第十九師五十五旅旅長兼衡陽警備司令。1930年6月,任十九師副師長兼第五旅旅長。任第一、第九兩區保安司令兼湘鄂贛指揮、湖南省保安處副處長兼長沙警備司令。

徐州、武漢會戰 收復潛山受到嘉獎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國民革命軍第八十七軍(湖南省地方保安團總隊改編)一一九師師長,奉命開赴抗日前線。在支援徐州會戰臺兒莊、保衛大武漢諸戰役中,與日軍苦戰,先後收復了安徽潛山等地,受到嘉獎。

在收復大蜀山一役中,身為一九九師師長羅樹甲將軍率部血戰,與日寇進行了前後幾次戰鬥,共殲敵800餘人,打擊了日軍囂張氣焰。

1938年5月14日,日軍攻佔合肥,迫使羅樹甲的部隊撤退到城西小蜀山、四十鋪一帶。與此同時,日軍卻繼續調兵前置,並佔領大蜀山,企圖以此為依托,進而佔領六安等地。

據當時參戰人員回憶,為防止日軍西犯,國民政府軍第二十六集團軍總司令徐源泉決定集中一九九師羅樹甲部和合肥警備司令宋世科部兵力約8000人,向佔領大蜀山日軍第四師團第八聯隊發起攻擊。

據郎早正、郎章正發表在合肥日報上的《大蜀山的「抗戰記憶」》一文敘述,戰鬥是於5月19日拂曉打響的。當時,羅部和宋部各兩個團分別由井崗和城西橋秘密抵達二十里鋪、打鷹崗一線。上午10時,羅部與日軍交火,位於十八大井方向的日軍從側翼將羅部包圍,還派出飛機助戰,反覆轟炸羅部陣地。因宋部沒按預定作戰方案對日軍發動攻擊,致使羅部兩面受敵,傷亡慘重,羅樹甲師長聞訊後當即命令預備隊從南、北兩路出擊援助。參戰官兵抱著收復國土的必勝信心,與敵激戰一個半小時,迫使大蜀山日軍丟棄陣地,向十里廟潰逃。

1939年羅樹甲任第十八軍副軍長、軍事委員會中將參議,駐守湖北沙市、宜昌。

1941年,羅樹甲率部與日軍在宜昌作戰,全軍覆沒,僅以身免,不久,因病回家休養,也有資料稱羅樹甲與第十八軍第5任軍長方天不合,遭到排擠而回家養病。

遭受酷刑堅貞不屈 英勇殉國屹立不倒

1944年日軍攻陷耒陽,羅樹甲病中被俘,囚禁淝永鄉謝家村兩月後,日軍知其為抗日將領,始則威脅利誘,企圖勸降,羅樹甲抗節不屈。繼則將其兩足大趾砍斷,期以逼降。囚禁數日後,羅樹甲仍寧死不降。於是日軍先斷其兩足大趾,再次威逼,還是不降。又斷其雙足,依然不降。最後用刀刺進其手掌,將其釘在牆上,百般侮辱。

羅樹甲不堪其辱,假意答應日軍,希望給兩天的考慮時間。暗地裡買通監獄的獄卒,給自己準備了衡陽鄉村特有的用植物熬成的毒藥。於是在兩天以後,當日軍見到的是一具立而不倒的屍體。

羅樹甲將軍殉國時已64歲。

日本投降後,耒陽為羅樹甲將軍舉行了隆重的葬禮,各界民眾及遠近得知消息的各界人士都跑來自發的加入到送葬的隊伍中來,隨著送葬隊列的不斷擴大,以至於當天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從河邊的衡平公館(現在耒河邊的杜莆公園門口)一直排到了馬坡嶺安葬地上,從而創造了耒陽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十里長亭來送葬的壯觀場面,提起往事,至今還讓許多經歷過這場面的老人感慨不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