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李品仙上將統率桂軍 屢次痛打日軍和新四軍(組圖)

2020-11-08 09:02 作者:甄華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左)戰區司令長官李品仙上將。(右)桂軍敢死隊向日軍進攻
(左)第十戰區司令長官李品仙上將。(右)桂軍向日軍進攻。(網絡圖片)

提要:戰區司令長官李品仙上將率數十萬國軍,多次給予日軍和共軍以痛擊。李品仙領導下的桂軍第188、189兩師更是被蔣介石欽點為國軍模範。白崇禧、李品仙和桂軍一貫堅決反共,毛澤東中共對他們恨之入骨,污蔑他們為「桂頑」和「反動派」,對他們長期進行各種污蔑詆毀。八年抗戰期間,唯一被中國軍隊擊斃的最高軍銜的日軍將領是第11軍司令官塚田攻大將,這個輝煌戰績正是出自李品仙領導下的桂軍第48軍李本一138師。

李品仙(1890~1987),字鶴齡,廣西蒼梧縣人,保定軍校第一期畢業,參加過辛亥革命武昌起義和北伐戰爭,國軍上將。抗戰期間,任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第十戰區司令長官兼安徽省政府主席;1948年任華中剿匪副總司令(總司令白崇禧)。李品仙統率數十萬國軍,多次給予日軍和共軍以沈重打擊,治軍主政,勛績崇隆。

胡適:李品仙主政安徽 頗受人民愛戴

1938年,(左起)白崇禧、蔣委員長、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李品仙、司令長官李宗仁在徐州。
1938年,臺兒莊決戰前,(左起)白崇禧、蔣委員長、戰區副司令長官李品仙、司令長官李宗仁在徐州。

1937年淞滬會戰後,軍委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首倡國軍開展抗日游擊戰,蔣委員長任命桂系第21集團軍總司令廖磊為豫鄂皖邊區游擊總司令、安徽省政府主席,在以大別山為中心的豫鄂皖三省開展敵後抗日游擊戰,卓有成效。

1939年,廖磊因積勞成疾而驟然病逝,李品仙接替廖磊,奉蔣介石和白崇禧之命,率領桂軍浴血抗日,以「三民主義」教育動員民眾,並屢次挫敗葉挺、張雲逸、陳毅、粟裕新四軍假抗日真擴張搶地盤的陰謀行動,打得新四軍在李品仙掌控的戰區無立錐之地,狼狽逃往國軍防共力量薄弱的江蘇省。

由於白崇禧、李品仙和桂軍一貫堅決反共,多次給予共軍沉重打擊,毛澤東中共對他們恨之入骨,污蔑他們為「桂頑」和「反動派」,對他們長期進行各種污蔑、造謠、詆毀。

而在1961年,臺灣中央研究院院長、安徽徽州人胡適對新聞記者談話時,則給予李品仙上好評價:「李品仙在安徽,一手掌握黨政軍大權,還兼豫皖鄂三個省邊區游擊總司令,但作風還算開明,頗受安徽人民愛戴,聽說詩也寫得不錯,算是軍人中一位儒將。」

蔣介石親題「軍隊要學188、189」

桂系第48軍李本一師擊斃日軍塚田攻大將。圖為第48軍抗日陣亡將士墓。
1938年,武漢會戰,桂軍在廣濟和黃梅戰役中英勇抗擊日軍王牌第六師團。

抗戰期間,全中國除了抗戰基地雲貴川三省外,其他各省都慘遭日軍蹂躪,而日軍卻唯獨無法攻陷安徽省。李品仙統率數十萬以桂軍為主力的國軍,參加淞滬會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棗宜會戰、隨棗會戰。

1938年,徐州會戰後,武漢保衛戰打響。日軍攻陷九江後,江北戰場總指揮白崇禧命廖磊兵團和李品仙兵團分別在大別山中段和南麓發起廣濟、黃梅戰役。白崇禧將屏障武漢的廣濟劃為死守區,命覃連芳第84軍在廣濟之咽喉龍頭寨、大小坡、叢山口一帶,構築工事,迎擊來犯之敵。在日軍飛機輪番轟炸和炮兵密集攻擊下,李品仙指揮桂系第11集團軍在廣濟阻敵整整34天。主要由廣西新兵組建的第84軍第188師、189師,在軍長覃連芳率領下,殊死血戰,讓日軍頭號王牌第6師團(與第5師團並列第一)真正體驗到了中國軍隊的戰鬥力和頑強意志,日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價,整整10天日軍無法攻克桂軍主陣地,不得不休整等待援軍。

戰後,李品仙率領的桂系第84軍第188、189兩師被蔣介石欽點為國軍模範,並親自題詞「軍隊要學一八八,一八九」。

桂軍擊斃日軍大將塚田攻

八年抗戰期間,唯一被中國軍隊擊斃的最高軍銜的日軍將領是第11軍司令官塚田攻大將,塚田攻也是策劃「南京大屠殺」的凶手之一。這個輝煌的戰績,正是出自李品仙統率的桂軍第48軍李本一138師412團3營9連。

抗日剿共名將李本一屢次打敗陳毅、粟裕共軍,令其聞風喪膽,在抗戰勝利後,被晉升為鋼七軍第十任軍長。1949年,李本一率鋼軍在青樹坪大敗林彪共軍「虎賁師」,並在廣西跟共軍血戰到最後。

桂系第48軍李本一師擊斃日軍塚田攻大將。圖為第48軍抗日陣亡將士墓。
桂系第48軍擊斃日軍塚田攻大將,图为第48軍抗日陣亡將士墓。(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1945年9月23日,李品仙自安徽立煌抵達蚌埠,準備接受蚌埠地區日軍投降。當地民眾扶老攜幼,歡迎隊伍長達數里,萬頭鑽動,齊呼「中華民國萬歲」,口號響徹雲霄。

黨國元老吳忠信過訪時傳諭:「最高統帥(蔣中正)曾云:抗戰八年,東南淪陷,江淮間仍有青天白日旗幟飄揚者,鶴齡(李品仙)之功也。」

將軍詩人 決心抗戰到底

1890年,李品仙出生於廣西蒼梧縣一個望族家庭,自小熟讀「四書」、「五經」,熱愛中華傳統文化,文武兼備。

1935年,桂系第四集團軍總參謀長葉琪不幸墜馬身亡,李品仙被任命為繼任總參謀長,從此排名在李宗仁、白崇禧、黃旭初(廣西省政府主席)之後,成為李白黄新桂系的第四號人物。

1937年8月,淞滬會戰爆發,蔣委員長任命李品仙為第11集團軍總司令,率領桂系精銳第7、第31、第48軍,從廣西開赴淞滬和徐州戰場。是年10月,李品仙赴南京向蔣介石匯報所部抗戰情況。抵達南京的當晚,正是10月10日「雙十國慶」節,李品仙思潮起伏,幾徹夜難眠,復披衣寫成五言排律一首,表示抗日到底和抗日必勝的決心:

海寇傾巢出,烽煙夜夢驚。
平津既陷落,淞滬復侵爭。
國祚關隆替,黃魂決死生。
哀軍嘗卻敵,眾志足成城。
蕞爾二三島,何如億萬兵。
橫戈揮日起,大纛頂天行。
欲雪千秋恨,當懷七尺輕。
時乎焉可待,奮臂事長征。

1939年,國民政府為表彰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李品仙在隨棗會戰中的功績,特頒授乾城勛章一枚,以示獎勵。李品仙作七律一首:

北斗橫空夜未央,羽書無間馬蹄忙
荊襄形勝開雄鎮,隨棗環回作戰場。
減灶計成擒豎子,沉舟志決擊強梁。
妖氣掃淨河山固,峴首樓頭日月光。

1948年7月,因剿共軍事的需要,蔣中正總統調任李品仙為「華中剿匪總司令部」(簡稱「華中剿總」)副總司令,作為總司令白崇禧的副手。當李品仙辭去安徽省主席,離開合肥時,各界父老及機關團體夾道送行,不少人為之掩面落淚,使他也感動得欲語哽咽,不忍離去,因賦七律一首感懷: 

揮手臨歧別皖疆,清風拂袖九秋涼;
朔雲幻變干戈後,國事蜩螗歲月長;
八載同仇如手足,一朝遠別感參商;
離懷幾許情難訴,霜冷方知晚菊香。

晚年回憶南討北伐 懷念中原故國家園

1949年底,國軍退守臺灣後,李品仙上將解甲歸田,任總統府國策顧問、總統府資政,被推選為「辛亥武昌首義同志會」名譽理事長、「世界李氏宗親總會」名譽理事長和「臺北市廣西同鄉會」理事長。

1971年,李品仙撫今感昔,將其「幾十年來領軍從政,南討北伐,種種經歷見聞撰為長文」,題名《戎馬生涯》在臺灣《中外雜誌》上連載。可是,「刊出未及其半,要求輯印單行本的讀者函電已紛至沓來」,於是由他再次整理,易名為《李品仙回憶錄》,一時洛陽紙貴。

在這本回憶錄的最後,李品仙寫道:「余生逢戰亂,棄文習武,雖一生戎馬無補時艱,然俯仰無愧,差可遺憾。所憾者,今年且80矣,知來日無多,猶棲遲海島,西望故園,不禁興陸游之悲耳。」

1987年,參加過辛亥革命、北伐、抗戰和剿共戰爭的百戰名將李品仙在臺北去世,享年98歲,是桂系將領中最長壽者。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