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涉黃會所開在公安局旁 徐州官場地震(圖)

2020-11-01 12:3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治下警匪一家,示意圖。(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1月1日訊】江蘇徐州曾轟動一時風月場所華商匯案,日前再被陸媒翻出。這個涉黃會所當時開在公安局旁,保護傘正是公安局。

陸媒報導,在徐州,華商匯老闆張三兒即張光明,可謂街知巷聞。張光明有五兄弟,自己排行老三,人稱「張三兒」。一名內部人員透露,昔日華商匯紙醉金迷,夜夜笙歌,一次性消費幾十萬是家常便飯。

華商匯側對面不到100米,坐落著徐州市公安局雲龍湖風景名勝區分局。坊間流傳「有人明目張膽地罩著張三兒」。

2018年,張光明被抓,其主要保護傘之一,就是曾任雲龍湖風景名勝區分局局長,沛縣副縣長、縣公安局局長的曹為民。除了「罩著」張光明,曹為民還為另外一個涉黑組織頭目王在清充當保護傘。

張光明與王在清在徐州「勢均力敵」,當地的「娛樂產業」幾乎都被二人掌控。

雲龍湖風景區位於徐州城南,2000年起,隨著景區的開發,林蔭綠道旁,一座座會所拔地而起。這些會所背後,閃動著張光明與王在清的身影。

2002年,張光明在徐州開了一家叫「忠國城」的會所。一名曾和張光明有過交集的人士表示,華商匯裝修窮極奢華,出入其間的人,非富即貴,斜對面就是警察局,確實「扎眼」。在曹為民等人的「幫襯」下,這個會所生意紅火,甚至山東、安徽、河南等周邊省市的人都會來。

一名熟悉張光明和王在清的人士表示,張有點商業頭腦,而王發家基本都靠裙帶關係,糾集一幫親信、小弟一起做事。2018年6月3日,張光明被抓後幾天,王在清落網。

2004年,20多歲的王在清承包了徐州開元酒店的康體樓,開設夜總會和桑拿會所,非法從事色情交易。2008年前後,他在徐州市泉山區、雲龍區,河南開封等地組織賣淫。2009年12月,王在清註冊成立江蘇豐疆投資有限公司,後變更為江蘇豐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將涉黃產業、娛樂產業和「內保」置於豐疆集團管理之下。

據報,豐疆集團對外聲稱經營煤炭生意,實際上是王在清洗錢、打通政商關係的皮包公司。2017年,王在清以豐疆集團的名義,在徐州市開設了開元頤和桑拿洗浴中心、開元鼎秀會、海天雲怡宮、海天淨塵等娛樂會所。

「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地方從事賣淫賭博吸毒活動,也有人舉報過,不過每次警察去查,都走一個過場,沒有查出問題。」一名熟悉情況的當地人說,「看似王在清跟張三兒是競爭關係,其實兩人私下交好,也曾出現在同一飯局上,真的是‘一山可容二虎’。」

2008年至2018年,王在清賣淫網路中超過百名失足女,為其非法獲利1.2億元,為江蘇地區近年來規模最大的賣淫集團。

知情人士透露,張光明與曹為民相識已久,張稱曹為「大哥」。張光明跟當地其他警界人物,也是稱兄道弟。凡是到華商匯來的當地警界人員,公安局副局長級別及以上的,全部免單,並被帶到一個封閉隱私的VIP空間玩樂。該知情人士透露,曹為民曾有吸毒史,而他吸毒的場所均在張光明與王在清的會所。

有曹為民等人的庇護,張光明與王在清的非法場所屢次被查都能平安無事。曹為民甚至在會議上,當著不少所長的面,聲稱不能隨意去查王在清的場子。有一次,有警察去檢查開元酒店的消防,回來後被曹為民罵得狗血淋頭。

曾與曹為民一同參加過飯局的人回憶,一次晚宴曹為民晚到,帶著幾個胳膊紋龍畫虎的大漢進來。剛喝了幾杯,曹為民突然彪出一句:「聽說北京那邊的小妮子可俊了,哪天我們去玩玩。」當時,在座的不瞭解曹為民的幾人都懵了,想不到一個公安局局長嘴裡句句不離玩樂之事。

當地人稱,曹為民的司機全身紋身,據說是開元酒店「雞頭」介紹給曹為民的,不僅給曹為民開車,還鞍前馬後全權負責曹的其他娛樂活動。

2017年3月,曹為民調任徐州沛縣副縣長兼公安局局長,「人走茶不涼」,曹利用昔日權力,拉攏接替其擔任雲龍湖風景名勝區分局局長的李勇軍,繼續為張、王編織關係網。而張、王對「曹大哥」也是感激不盡,隨叫隨到,滿足曹的各種需求。

對於雲龍湖風景名勝區分局湖北路派出所原所長李詩濤來說,王在清位於「理想國際」公寓樓的「指揮部」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曹為民任雲龍湖風景名勝區分局局長時,多次給李詩濤送錢和購物卡,讓其關照王在清。

「曹大哥」的關係網,自然不是白白為張、王二人搭建的。為打點關係,每逢春節,張、王二人都要向會所轄區派出所領導送價值上百萬的禮品。為了滿足某些領導的獵奇癖,張光明曾安排下屬送鶴天珠和用純金鍍過的虎爪。鶴天珠要用生切下來的丹頂鶴頭製作,十分血腥。

2018年,一起偶然的事件,將張光明送入絕境,其身後的保護傘隨之被揭開。其弟張光耀的拜把兄弟張學文,在某非法賭場玩老虎機輸了,一氣之下砸壞了賭場的遊戲機。賭場老闆抽了張學文一耳光,張學文仗著兄弟撐腰,不斷向賭場老闆訛錢。迫不得已,賭場老闆只好報警,張學文被抓後,才發現昔日酒桌兄弟沒人靠得住。張學文檢舉了一名叫程傑的黑社會老大,程傑被抓後,又實名舉報了張光明。

張光明被捕之後,他的兄弟們也被羈押。幾天後,王在清落網。

一名當地官員稱,張、王黑惡勢力覆滅後,引發徐州公安系統地震。2018年8月25日,曹為民在沛縣公安局會議現場,被江蘇省紀委工作人員帶走。不久之後,李勇軍在辦公室睡午覺,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辦案人員帶走。

張、王的「保護傘」還有。去年2月,徐州市雲龍區區委原書記方正華落馬,他曾出面為王在清在租房、貸款等方面作擔保,致使國有資產損失達788萬。方正華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半年後,徐州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李鋼因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被捕。李鋼曾「協調」退回王在清無力開發的一塊地皮的土地出讓金,還多退了「補償金」。之後,王在清送給李鋼10萬元港幣和5萬元購物卡。李鋼33歲就當上徐州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知情人士透露,在他出事之前,官場上已有他即將被提拔為任副市長的風聲。而華商匯所租用的場所為徐州體育局的公共場所,徐州體育局的涉事人員亦被調查。

中共治下警匪一家,其實江蘇徐州這宗事,只是冰山一角。

責任編輯: 司徒恩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