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後的經濟岔路口(圖)

2020-10-29 22: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 十九屆五中全會 經濟 十四五規劃
中國經濟處在岔路口,「雙循環」成為發展目標。(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0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10月29日結束,正式通過「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會議公報顯示,經濟「雙循環」成為下一步的發展目標。但是,該政策存在諸多問題。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的會議公報尚未提到「十四五規劃」的具體經濟成長目標,因此仍有待中共政府不久後公布的規劃全文內容。

至於「2035年遠景目標」,會議公報發布了模糊的目標: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大幅躍升,經濟總量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再邁上新的大台階,人均GDP達到中等已開發國家水平等。

至於下一步中國經濟的發展,會議公報顯示,要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堅持「擴大內需」,培育「完整內需體系」。要「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全面促進消費,拓展投資空間。

此前中共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會議強調,「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

從政治局會議通稿的表述來看,中共決策層認為疫情形勢、國際經貿形勢、國際關係變化所帶來的影響不是短期就能消弭的,必須做好長期準備,並且「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因此「雙循環」成為經濟的主線,主宰未來多年中國經濟走向。但是,中國經濟正處在岔路口。

據《路透社》報導,北京民營經濟發展促進會會長、十一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賀鏗就認為,中國的核心經濟問題並未解決,關鍵問題是GDP分配結構失衡。宏觀經濟的根本問題是要調整這個結構,要適當地控制基本建設的規模,要讓居民收入增長更快一點。「如果今年不發生疫情,明年經濟增速可能低於6%。這意味著,從2010年以來經濟持續下行並沒有得到改變。」

他認為,1998年開始,中國每年最終消費率平均下降1.2個百分點。世界平均最終消費率是65%,1998年中國是62.9%,和世界平均數差不多,但2010年最終消費率降到45.5%,比世界平均數據低了將近20個百分點。

而對於內需如何刺激,各界也有擔憂。因為,以往中共決策層在面對經濟下滑時,習慣性藉助房地產刺激經濟。房地產不但可以帶動上游的鋼鐵、水泥、建築、機械等基礎行業,而且還可以帶動下游的裝修、建材、家電等消費行業的發展。

此外,與房地產市場息息相關的還有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讓金收入。作為地方政府重要的財政收入,房地產市場火熱也可以推高地方政府的收入,進而繼續投資。

但是,弊端也迅速凸顯。大量家庭債務都是房貸,長期來看百姓們的消費能力被透支,消費增長被竭澤而漁。同時經濟增長過度依賴刺激房地產,帶來全社會的槓桿高企,經濟發生劇烈波動將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國經濟五年規劃

「五年規劃」(原稱「五年計畫」),是中共政府主要對重大建設項目、生產力分布和國民經濟比例關係等做出規劃。自1953年開始制定第一個「五年計畫」以來,中共政府已發布十三個「五年規劃(計畫)」。

第一個五年計畫於1953年至1957年執行,簡稱「一五計畫」。1958年開始執行第二個五年計畫(二五計畫),依此類推。1958年至1962年的大躍進造成打破計畫的時期。「三五計畫」原本應該於1963年開始,因為延遲,起始年變成1966年。2006年起,「五年計畫」更改名稱為「五年規劃」,官方英文譯名(five-year plan)則保留不變。

這實際仍是計畫經濟(Planned economy)的一種形式,計畫經濟又稱統制經濟或指令型經濟,是一種經濟體制,在這種體系下,國家在生產、資源分配以及消費等各方面,都是由政府事先進行計畫。「指令型經濟」通常和計畫經濟用法相同,但是詳加區分的話,指令型經濟是指生產工具公有的經濟體制。所以指令型經濟必定是計畫經濟,但計畫經濟卻不一定是指令型經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