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霞為「換習論」辯解 首度揭秘中共三大派(圖)

2020-09-21 07:50 桌面版 简体 325
    小字

最近因反習近平和反共被中共開除的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提出了中國變革的思路
最近因反習近平和反共被中共開除的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提出了中國變革的思路(圖片來源:合成圖 Getty Images 網路)

【看中國2020年9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最近因反習近平和反共被中共開除的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提出了中國變革的思路,但其有關首先要換習的論點引起一些質疑。日前蔡霞接受美媒獨家專訪,回應了外界對於她吁先換習和其他質疑,她並指出,從對政治變革的態度來看,中共現在分三派。

據自由亞洲電臺(RFA)20日發布的獨家報導,蔡霞近期首次出鏡接受視頻採訪。

為「換習」辯解

蔡霞在接受美媒採訪中,談到有人質疑蔡霞帶來了一套新的話語體系,就是「換人不換制」,她表示不這麼看。

蔡霞說她5月份的那個音頻,有一句話就是說當務之急是換人。因為要想換制首先得打開僵局。只要習在台上,這個僵局是打不開的。因此你只有把習先挪下去,然後才有可能改變這個僵局。所以換人只是第一步。她說然後第二段的音頻有講制度必須拋棄。

接近68週歲的蔡霞退休前是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出走美國後,今年中因一段反習錄音曝光,她於8月17日被中共中央黨校宣布開除黨籍並取消退休待遇。蔡霞在該段錄音中批評中共是「政治殭屍」,習近平是黑幫老大,如果不解決這個人,這個體制就是自由落體……。她後邊確有提到,這個體制本身已經沒有出路了,改革是沒有用的,必須要拋棄掉。

首次宣示黨內分三大派

在最新的這次訪談中,蔡霞從她作為中央黨校教授對中共體制內各種政治力量觀察,中共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到現在,黨內大致可以分成三大派。

一類就是改革派。最早的如趙紫陽和胡耀邦,蔡霞說,他們是站在人民一邊,改革不是為了救黨,而是為了走向中國現代文明。這一脈一直都在延續,就像包括任志強。蔡霞不認為繼胡耀邦跟趙紫陽之後,中共黨內沒有改革派,認為中共黨內仍然有很多改革的努力在推這個黨往前走的人。

她認為鄧小平一方面推動中國的改革,但有歷史侷限性,對毛澤東思想怎麼看,沒有問題反思下去。之後到了八九年的時候鄧小平開槍。所以鄧小平改革有功,開槍有罪。

另一派就是無奈派,這是中共黨內的絕大多數。她說無奈派人們過去不太注意,實際上就是叫沉默的大多數的,而這個無奈派現在還分成兩大塊,一塊就是官,比方說省長、省委書記、然後市長、市委書記,然後部長、副部長這類。另外一類的無奈派是僚,這個僚就是指在中央機關和地方省市機關裡面幹活的人,政府裡的人,他是要大量工作的人。

蔡霞說,無奈派是被裹挾著走的,哪邊的力量大他就可能跟著哪邊走。

還有一派是鑽營派。鑽營派也分兩類。一類就是「習家軍」,即「之江新軍」就是指習帶出來的一批人,包括浙江、福建、上海,還有清華同學幫。

另一類鑽營派不是習家的老班底,但他又想鑽到「習家軍」的行列中去。比方說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

蔡霞說,真正的鐵桿鑽營派大概也就百分之十就不得了了。

解讀「換制」

至於換習,蔡霞認為現在體制內換習照正常的程序去做,沒有這個能力。只有前後任高層現做個表決,請習下去。但按照常規的做法來講不可能的,將來有可能充滿了偶然性,或許在一個偶然的突發事件或者偶然的導火線,一下子就把局面給炸開了。是不是就是突然的他就能下去,誰也說不好。

對於之前提到的體制內外的精英可以合作,另外組黨,共產黨的外殼必須被拋棄的說法,蔡霞表示,中共所謂偉大光榮正確的這樣的一個硬殼,禁錮著人們對於中國政治問題的思考和探討。這個外殼必須要把它打掉,破除它的天然政治正確。而另外組黨是指當社會發生大的政治轉型的時候,中國共產黨這個外殼一旦被打破,它就把黨內的一批立志於改革的,和在思想上傾向於希望國家好,希望國家走向現代文明的無奈派釋放出來了。

蔡霞認為,中國的政治轉型其實轉型的是一個根本制度的變革,體制的變革。過去講改革。她在分析了毛、鄧、江之後,認為在2012年習上臺後整個一個倒轉,退回極權主義。而他退回的這個極權主義和九十年代的極權主義,和那個毛時期的極權主義有一個特別大的不同。不同在高科技,就是我們講的信息化大數據的監控。他可以做到精準監控每一個人,他可以二十四小時全方位立體全天候地來監控。她認為這是極權3.0。

不過蔡霞傾向的一個觀點是,這不是後極權時代,是從威權時代退回到精緻的極權時代。這種精緻的新極權時代超過了歷史上的毛澤東時期,一個特點就是高科技的全天候的立體型的監控,全黨全社會。第二個就是他在黨內採用的強力打壓黨內的不同意見。第三個特點就是在民間社會搞依法治國,成為拿在手裡當鎮壓人民的工具。她說,還有一條很重要的,因為這個黨是一個壟斷國家資源的黨,所以他可以掐所有人的脖子。

蔡霞說對這樣一個制度,不要指望它在內在可以改革,它是不可能改革的。因此這個制度必須是變革,整個的拋去這個制度。

蔡霞回應了共產黨之外的制憲主體問題,認為制憲主體應該是十四億中國人民。但是這個制憲怎麼能夠實現,其實是個很艱難的一個過程。艱難在於它需要拋棄原有的這種思維方式。就是防止以中共思維反中共。「我們能否把這種思維突破掉,把所有的力量能夠聯合起來?」

對於有人質疑變革會不會讓最後中共又改頭換面的存活下來,蔡霞說不可能,她舉例前蘇聯戈爾巴喬夫他推動了整個黨內的變革。然後蘇共這個黨,最後在人們的唾棄聲當中,殘存下來極少數的那些老人們,他們還留戀蘇聯共產黨,而它已經不成氣候了。她認為中國共產黨不可能在將來再成為一個佔主導性的黨。但社會的精英和黨內的精英會不會聯合起來,形成各種新的政治力量?

蔡霞曾批習以及還有批評中共黨是政治殭屍,但有人認為,中共政權自建立以來,從來就是政治殭屍;蔡批評習近平的這些話其實用在中共任何一任國家領導人身上,都是不為過的。她反習的背後,其實是代表了一股被習打壓的政治勢力。對此,蔡霞表示,她覺得中共不是從來就是政治殭屍,而是當什麼時候內部高壓,殘酷的壓制不同意見的時候,他就完全喪失了糾錯能力,那麼他就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政治殭屍。比如現在看到的就是一個政治殭屍。

她說自己希望改變這種狀況,並不是為了去挽救這個黨,而是使得這個國家能夠走出這個僵局,使得我們這個民族和國家能夠不斷的往前走。

蔡霞有侷限?

蔡霞此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曾認為未來中國真的要走向現代民主政治,有八個字:「去習」、「非共」、「變革」,還有兩個字,「和平」。

首先要請習下去,打破目前這個僵局。接著就是「非共」——打破中國共產黨49年以來70年的壟斷地位。她說自己堅決反對「黨主立憲」。中共沒有這個資歷,它沒有這個資本以它為主來搞立憲,「打破壟斷地位」,必須打破!

第三就是現在的制度必須要變革。「變革」而不是「改革」。現在這是一套極權體制,而不是威權。威權是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的,可以內部改良,上下結合地搞,但是極權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變的,因此必須廢棄這套制度。

最後,蔡霞希望做到「和平」。她說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過程,希望它是一個和平的過程。必須要在恢復真相的基礎上,通過一定方式實現「轉型正義」,才有「政治和解」。

她解釋說這個和解不是不問是非。必須是要恢復歷史真相,進行政治清算。中國共產黨49年以來,它對人民究竟犯了多少罪孽,我覺得是必須要看的,然後就是搞政治清算,但是不能搞社會清算,不能搞大屠殺。蔡霞還說「讓每一個中國人都得到人權保障,人權的實現。這是我的一個心願」。

對於蔡霞的「非共」,有網友在《看中國》網站相關報導留言說:「非共」不對,應該「滅共」。

據《看中國》專欄作家鄭中原早前撰寫文章,分析蔡霞過去在國內的一些論點,以及近期接受外媒專訪的多處表態,認為她目前應該還是信馬克思主義的,只不過她認為現在習近平和中共走的是斯大林、毛澤東的那種暴力共產主義,她似乎在希望中共能走向非暴力的共產主義。但那也是魔鬼的意識形態,並且正在嚴重侵蝕西方社會,只是還沒有完全在西方顛覆成功而已。只有徹底放棄任何形式的共產主義,才能真正實現和保障她所推崇的「以美國為代表的現代人類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與正義的價值觀和秩序」。

鄭中原表示,對於不斷從中國大陸專制政權中反正出來的人,畢竟脫胎於中共體制,要清醒認識中共本身的邪惡本質需要一段時間和過程,建議包括蔡霞女士本人都不妨讀一下《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從更長的歷史,從全世界範圍講透了共產主義的本質和目的。

另外,針對蔡霞對江澤民掌權時期的「情結」,鄭中原表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也不是什麼大膽嘗試,而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而炮製出來的。江澤民時代,中共開始欺騙世界加入世貿,黨內各個高層家族、以及大大小小的黨官們,悶聲插管大吸血;江澤民並對信仰團體瘋狂迫害,造成社會道德加速崩盤,甚至動用國家力量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這些罪惡一直延續至今。而今天中共即將崩盤的結局,是中共從毛、鄧、江、胡、習所謂五代統治者所作所為一路所欠下的罪債所致。

觀點還認為,欠債要還,人民與劊子手之間的「和解」應該是不存在的,但罪行纍纍的中共的倒臺卻是必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