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房地產一個大泡沫已經藏不住了(圖)

2020-09-01 08:50 作者:貓哥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摩天大樓 高樓 金融
動輒幾百米高的摩天大樓簡直就是一灘甩不掉的爛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9月1日訊】這幾年,爛尾的工程不少,但爛尾的高樓更多。相比只要打折就能脫手的住宅,動輒幾百米高的摩天大樓簡直就是一灘甩不掉的爛泥——蓋的越高花錢越多,要是像天津117大廈那樣不小心搶了個「中國第一高樓」的名頭,更是讓人騎虎難下。

01

2007年的時候,高銀地產的大老闆潘蘇通花了20.26億在天津買了塊地。在原本的計畫裡,這個預計投資六百多億的項目是個了不起的大手筆,有豪宅、有商務區,甚至還有片馬球場。

而這個龐大建築群的點睛之筆,就是那座有117層、高597米的摩天大樓。這個樓在玄學上很有講究,建築形體對應天圓地方、層數和高度又暗合《易經》奇數為陽的說法,總之就是很祥瑞。

儘管買地蓋樓很燒錢,但這在當時的開發商看來還是很值得的。

那幾年全國的地產商都在拿地擴張,能花幾十億在未來的「北方金融中心」搶到地盤,簡直就是撿了個天大的便宜,這一點,他們自己在規劃書裡說的很清楚:「憑藉獨特的經濟和地理優勢,加上有利的政府政策,天津勢必成為中國北方的金融中心。我們看準天津對優質物業的需求,抓緊機遇,建立了旗艦項目」。

可惜,之後事情的發展完全脫離了原本的劇情走向。

首先是施工進度嚴重不及預期——從2008年9月大廈動工開始,先是花4年建完了地下室部分,緊接著又花了3年建完了主塔樓,等到2015年9月8日,117大廈才實現了建築結構封頂。

當時高銀老闆透露,這個項目已經砸進去了400億,就等著竣工之後賣樓回款了。

可沒過多久,各種資金斷裂、停工爛尾的消息就開始刷屏。傳言甚至反映到了股價上,在2015年5月21日當天,高銀地產和高銀金融的股價紛紛腰斬,而潘蘇通的身家也相應少了八百多億港元。

在這之後的幾年裡,大廈不斷對外放出「輸血成功」的消息,比如2016年,專門處置不良資產的中國信達砸進去了90億,當時雙方說好,三年後也就是2019年房子建好、變現、分錢。時間一晃就過了3年,但這個被給予了厚望的項目最終還是停留在了未完工的狀態中。

房子爛尾了,更別說分錢了,本金都拿不到,信達一怒之下起訴了高銀地產,當年的合作夥伴,項目不完成,說翻臉就翻臉。

整整12年的時間過去了,117大廈外面的玻璃幕牆只安了不到三分之一。

02

天津117大廈的承建方是中建三局,讓他們糟心的不止是天津,還有武漢。

去年10月份,網上流傳出一張頗為無奈的催款單,因被綠地拖欠巨額工程進度款,已經墊進去不少錢的中建三局決定從10月30日起開始停工--這又是一場涉及摩天大樓的鬧劇。

其實說起來,拖欠工程款的綠地也有點無辜。

拋開品牌影響力不談,每個城市都希望擁有自己的高度,建一座力壓群芳的高樓,這對拿地的開發商和賣地地方政府來說算是皆大歡喜。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本只有606米設計高度的武漢綠地中心改成了636米,比上海中心要高上4米,建成就是中國第一高樓,摩天大樓的高度被很多人看成是競爭力的直接體現。

不過從2017年開始,這個項目開始不斷出問題。

先是武漢城管委發了封函,考慮到航空航行的評估結果,要求施工方對施工塔吊等裝置進行整改,不能超過500米;緊接著,武漢國土規劃局又做了最終定論,636米的期望最終泡了湯。

說好的636米一下子變成了475米,別說是設計單位痛心疾首,就連綠地自己也被坑得夠嗆。

之前宣布簽約入駐的麗思卡爾頓酒店率先發難,本來人家就是奔著中國第一高樓來的,現在「中華第一樓」縮水成了「華中第一樓」,只能認定綠地違約,接著就取消了入駐計畫。

高度縮了水,之前按照646米高度規劃、銷售的「總裁公寓」也熄了火。比計畫高度整整少了160米,按照數千萬一套的總價來算,這筆損失也確實算得上是傷筋動骨。

綠地的負債不低,在融資環境普遍收緊的大趨勢下,最終還是是被遲遲不能竣工的大廈拖下了水。

03

相比因資金問題而騎虎難下的綠地和富銀,遠大集團的張躍想的就很通透。

作為中國第一個擁有私人飛機的人,他深諳利用噱頭將收益最大化的財富密碼。與其把真金白銀都砸進中看不中用的大樓裡,還不如玩一票大的——比如建個天空之城。

2012年,有家外國媒體率先報導了這個「雄心勃勃」的計畫。

按照遠大集團的「遠大」理想,這座將在長沙動工的摩天大樓是奔著世界第一高樓的寳座去的:838米、比迪拜的哈利法塔還要高10米。202層、抗9級地震、容納30000人、造價90億,而且這個驚人的項目將在90天建完…….

90天蓋完202層樓,做到就是建築史的奇蹟了,那張躍的底氣是什麼呢?

據說他們有一種模塊化蓋樓的神奇手段,先是在工廠製作房屋模板、水泥模塊,在這些模型裡嵌入管道和電線,然後運到施工點,用吊車直接將模型放在規劃的位置,跟搭積木差不多。

說起來,遠大的建築速度的確很快:比如6天15層的湖南長沙新方舟賓館、15天30層的湘陰縣T30酒店,甚至特地在長沙花了19天建了一座57層的「小天城」,以此來驗證自己的計畫並非空中樓閣。

但可惜的是,這棟有望碾壓迪拜塔的「天空之城」最終未能動工。

在2016年的博鰲亞洲論壇上,張躍就在採訪中表示遠大的建築技術絕對可靠,只不過「有人故意阻攔天空城市的建設」,當時的反對意見是什麼呢?

從2013年起,就有人發現項目在施工手續上「缺斤少兩」,環評沒做、報建手續和施工許可也一直沒拿到,至於宣傳中提到的抗9級地震等說法更是無從談起,就算真建起來也未必安全。

相比過去幾十層樓的小打小鬧,建設838米的高樓對技術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90億的資金預算遠遠不夠燒的,更何況是要在90天蓋完,這種速度下的世界第一高樓,真建好了,估計很多人也不敢去。於是有人就說了:遠大集團之所以一直都不動工,恐怕就是為了避免竹籃打水吧。

04

最近幾年,超高層建築爛尾的新聞不少,但這並不能阻止人們把樓越建越高。

在世界各地的神話傳說和宗教著作中,普遍存在的通天高塔就是這種脫離危險地面、奔向天空的思想烙印。

等到了工業時代,混凝土和鋼架結構滿足了興建高層建築的需求,膨脹的慾望驅使人們建起了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從帝國大廈到世貿中心,這是那個經濟過熱時代的專屬符號。

但經濟週期有上也有下,過熱的泡沫最終還是會冷卻、爆掉,「摩天大樓的詛咒」之說就是這麼來的,大樓蓋好之時就是經濟下滑的開始。

漫長的建設週期、巨大的成本投入,這些依附在摩天大樓身上的詛咒成為了不少人心中的夢魘,中國人第一次知道這種慘狀,是因為當年史玉柱的失敗故事。

在各種因素的推波助瀾下,原本計畫總投資2億元的15層巨人總部大廈,最終變成了計畫總投資12億元、總樓層高達78層的「中國第一高樓」。

之後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隨著珠海巨人的資金鏈斷裂,這座被當地寄予厚望的摩天大樓也在1997年2月正式停工時,一停就是23年,這個項目到目前還在擱置著,最近有不少機構想要重啟,這麼多年過去了,地價怎麼算成了各方關注的問題。

在每一個泡沫盛行時,建大樓都是很多人的共同選項。

當年還有人提出了「樓宇經濟」,這個概念相當唬人,啥意思呢?

比方說省會城市建一座大樓,賣地有收入、開工有就業,等到寫字樓建好,既能招商引資又能吸引人口流入,怎麼看怎麼都穩賺不賠——「一棟樓納稅一個億」、甚至「一棟樓等於一個縣」。

於是在地產過熱的那些年裡,越來越多的超高層建築上馬。北京要建,上海要建,深圳要建,杭州、武漢、長沙、廣州、珠海等等等等,連有的小縣城都動了心……

然而除去北上廣深的部分摩天樓,大量的二三線城市並沒有因之受益,甚至還成了地方的負擔——蓋了樓沒人來,花巨資建設的超高層大廈根本無望回本、賤賣都沒人要。

05

今年4月份,中國住建部和發改委發了個文。文件中有一條內容很有意思:嚴格限制各地盲目規劃建設超高層「摩天樓」,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築。

這算是有的放矢了,畢竟拋開「摩天大樓詛咒」不談,超高層建築本身就存在不少弊端:

建設週期長、成本高、消防救援難度大,目前世界上已知最高的消防雲梯只有100多米,相比動輒數百米起步的樓高確實是捉襟見肘;

除此之外,超高層建築也存在著拆建改造困難的普遍問題。考慮到爆表的容積率、高昂的造價,等到建築老化之後,想拆不能拆、想改不能改,說不準就會淪為未來的城市「貧民窟」。

從建築全生命週期對比來看,超高層建築建造本身並沒有難度,真正難的是建成後,如何實現良性運營、發揮城市效益。

與為經濟帶來的正面作用相比,現如今建摩天大廈的環境、工程風險正在變得更大,在可預見的未來,這樣的模式已經不那麼划算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貓哥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