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維洛專訪】三峽集團斂財黑幕:一個典型的國有資產私有化(視頻)

2020-08-31 07:30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王維洛專訪

【看中國2020年8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最近網上傳出中國三峽集團考慮出售其高達40億美元的海外股權,據說出售小部分股權將有助於降低該公司債務水平。不過,之前有爆料說,半年前三峽集團出售海外股權是想把國內資金經過所謂的買賣轉為海外旗下的一個實體公司資產。但因為整個的操作不透明,所以對其真正的目的是甚麼外界並不清楚。

迄今為止,很多中國民眾都認為三峽工程是國有,而三峽集團也自稱是國有企業。但是,三峽工程發電的經濟效益、分紅只是分給了三峽集團/長江電力有限公司的股東們,這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那麼,三峽集團最初的錢是哪裡來的?三峽基金的錢去了哪裡?誰來控制?長江電力有限公司是怎麼回事?它和三峽集團的關係是怎樣的?三峽工程的發電機又屬於誰?三峽工程發電的利潤去了哪裡?誰是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股東們?對這一系列的問題,《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三峽集團成立在欺騙鄧小平建低壩謊言之後

王維洛在採訪中指出:三峽集團是1984/1985年成立的。當時正好是國務院已經在1984年的時候批准了三峽工程的新建方案。它的基礎是當時鄧小平在1980年的時候說的,「他贊成低壩方案,看準了不要動搖,下定決心幹。」

王維洛講到,1980年鄧小平視察三峽地區以後,表態支持低壩方案,低壩方案就是正常蓄水位150米的方案,正常蓄水位比現在三峽大壩還要低25米。但是當時鄧小平其實是上當受騙了。「因為當時在匯報的時候說150米的方案,它的發電量比現在還要大,那麼鄧小平當時聽到了一句,就是說建了三峽以後可以使萬噸海輪直接從上海開到重慶,所以鄧小平聽了很激動。因為1920年的時候,鄧小平那時候好像才17歲離家出走到法國去留學,其實是打工去了。那個時候他就是從重慶坐船到上海去,但是半路上這個輪船壞了,他又改走陸路,從陸地上再走一直到上海。一路上走的比較辛苦,所以他印象很深。所以一聽說這個萬噸海輪能夠從上海直接開到重慶,他就很激動,他就覺得好。他不知道其實匯報的那個人是在騙他。怎麼騙呢?就說像發電量根本不是150米這個方案,萬噸海輪更是瞎編的,那是200米水位的方案,而且還是沒有南京長江大橋時的那個方案。移民的人數他是按150米報的,損失報的最小,效益報的最大,鄧小平就說好。」

三峽集團發起成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對外界傳出的出售小部分海外股權消息,有人說是三峽集團,也有說是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這兩個公司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是一套人馬兩個名稱?

王維洛指出,1983年時中共國務院就同意了建三峽工程。1984年的時候,國務院就正式批准了要準備在1986年動工。那時候正好李鵬是副總理,他擔任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三峽籌備組組長。1985年就成立了一個三峽工程的籌備公司,就是三峽集團的前身。等到三峽工程1992年批准了以後,1994年的時候,這個三峽集團就改作「三峽建設總公司」,再改作三峽集團,就是現在的三峽集團。三峽集團號稱是一個國有公司。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三峽集團進軍海外已經是很多年的事情了,以前三峽集團的結構還是比較清晰的,它就和另外一個公司有關係。2003年的時候三峽工程剛開始發電的時候,就成立了一個「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這個公司把三峽集團就是三峽工程所有的發電機給買下來了,「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起人是誰呢?就是三峽集團,三峽集團發起成立這麼一個股份有限公司。因為「三峽工程集團」它不能自己成立這麼一個股份有限公司,它就拉了一個「華能集團」。「華能集團」那個時候的老總是誰呢?李小鵬是老總,李鵬的兒子李小鵬是老總,還帶了中國的「核能集團」、「中石油」,第四個是「葛洲壩集團」,就是建三峽的那個集團。還有一個是長江水利委員會的「長江勘測設計院」,一共這麼6家公司一起組成了「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僅用1300億買走了三峽大壩所有發電機

據王維洛透露,根據中國審計署的數據,三峽工程用了2200億建成。而「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只用了1300億就買走了三峽所有發電機。「一步一步的它把三峽所有的發電機都轉到了『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手裡。它說是它出錢買的,因為三峽集團就是它的最大的股東,它又是從三峽集團買的。裡面的現金是怎麼走的,你就不用去管了,但是它總共花的錢,用了大概1300億,把所有的發電機全部劃歸到它的名下了。那麼我們知道三峽工程是用了2200多個億,這是根據中國審計署公布的數據。有人說是用了5000億,但是中國審計署它說是用了2200億建了三峽工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就只用1300億,就買走了所有的發電機。所以三峽工程發的電都是長江電力的股東的收益,是長江電力股東的收入。」

三峽集團的海外資產有多少?

三峽集團手上到底有多少錢?據王維洛瞭解,有一大部分錢是長江電力的。「到了2010年以後,三峽集團就向外擴張了,向海外投資。同時它有時候又是以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向海外投資,兩個同時在那裡做生意,這就使得它的公司結構變得很複雜。三峽集團下面還設了很多的子公司,有時是以子公司的名義向海外投資。它執行的策略就是『買買買』。成功購買的有什麼呢?在歐洲市場上,它購買了葡萄牙電力公司的一部分股份;然後又購買了德國的海上風能發電一部分的股份,德國的能源也在它手裡。那麼它還想購買什麼呢?還想購買西班牙的電力公司的一部分股份,再來它想擴大購買葡萄牙公司的,使它自己股份占有率超過51%,這是在去年的時候,它想完成的一筆生意。

另外一筆生意是在拉美。在拉丁美洲它成功的購買了巴西水電,是巴西的最大的水電還是第二大的水電公司。它還買了秘魯的發電公司。人家估計三峽集團的海外資產有200億美元。」

三峽集團發展海外目的----把國內的資產變作國外一個公司的財產

2018年的時候,三峽集團就開始想在海外成立一個單獨的公司,把200億美元的資產接收過去,就是把這200億的錢都轉到這家公司的身上。到底它的目的是什麼呢?王維洛指出:其實就是想把國內的資產變作一個國外公司的財產。就是說三峽集團當時執行的那個政策,和王建林及吳小暉,或肖建華的那些公司採取的策略是一樣的,就是在國內撈錢,然後在國外置買大量的資產,就是「買買買」,置大量的資產。

那時候德國最大的電影院系統就是美國的,後來被王建林給買走了,王建林買了20%的股份。王建林就規定,每一個下屬的電影院,每週必須要放一場中文電影,而且還必須是原聲的。因為那個電影院離我們家不遠,我們就去看了,以前德國根本就看不到中文原聲的電影。當時王建林都是「買買買」,現在換過來了,成了「賣賣賣」。王健林後來把國外的資產全賣完了。

大家都問為什麼?為什麼吳小暉的國外資產也都「賣賣賣」?肖建華的資產也都「賣賣賣」。當然吳小暉、肖建華的資產大多數又被中資買走了。當中共的領導層發現中國很大一批商人在通過資本運作把錢都挪國外去了,資金外流了。比如說「海航」,它也是這個策略,在國外「買買買」,現在又是「賣賣賣」,錢從中國出來之後,就變成了國外的資產。

當中共政府知道他們的這個目的以後,中共政府就逼他們賣。為什麼要賣呢?我的猜想,就是中共政府現在缺錢,特別是缺美元、缺外匯、缺硬通幣。所以它就逼這些企業把財產賣掉,讓美元資金回流,以支撐國內的經濟。

三峽集團賣海外股份是轉移財產?

王維洛提到:「就在半年以前這個消息公布之前」,三峽集團「還表示要把葡萄牙的電力公司股份擴大到50%以上,它當時準備的投資是90億歐元,後面有消息說它當時可能是估價估低了,可能要超過100億歐元。就是說半年以前它還想做大,現在正好反過來要把股份賣掉。它現在手上的40億美元或者20億美元基本上有3個是比較牢靠的。第一是葡萄牙的這塊賣掉,或者是巴西的這塊賣掉,或者是秘魯這塊賣掉。它在世界各地還有許多資產,比如前段時間說的在巴基斯坦建壩,它已經建了兩個壩,現在準備第三個壩。它在巴基斯坦有財產。在寮國有壩也有財產,在馬來西亞也有財產,在非洲也有財產,但是這些財產要外人來評估它是不怎麼掙錢的,儘管是有錢但是不掙錢。所以它現在手上有的就是這3塊東西,不知道它要賣哪一塊?

如果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的話,可能它原計畫就是要想成立一個單獨的海外資產公司,它本來就想聯合新加坡的一個投資公司,來成立一個海外實體公司,把三峽集團海外資產全部都挪到那去。所以賣這個資產的話也有可能是原計畫的實施,而不是把資產回流到國內,是要繼續轉移財產。」

三峽集團起家的錢是來自三峽基金 而三峽基金來自老百姓

三峽集團最早的錢是哪來的一直都是熱門話題。王維洛指出:「三峽集團在1985年成立的時候是光屁股,沒有錢的,現在都在宣傳三峽集團錢怎麼來的呢?說它通過發行三峽的債劵,它發行過三峽債,發了3次還是4次,是籌的錢。

但是一直都迴避三峽集團的錢來自於『三峽基金』,其實就是來自老百姓每消費一度電時多付的0.7到1.5分的錢,這麼多年中國老百姓一直在繳的那麼多錢。有消息說是繳了2000多億,也有說是繳了3000多億,還有說是5000億,這個數據都不一樣,因為這個數據它是不公開的。」

王維洛還舉例說:「北京的傳知行有一位叫任星輝的小夥子曾去告財政部,說你必須把這部分基金的錢怎麼來的?來了多少?用到哪裡去了?你必須公開。但中國法院最後說不受理,就把他給駁回了,說你無權知道。任星輝的理由是你的錢是我們老百姓繳的,老百姓作為繳納三峽基金稅的人,我們有權知道,對不對?法院駁回說你無權知道。」

三峽集團股東們的分紅是他們當初投資的40倍

對於三峽基金收了老百姓多少錢?錢去了哪裡?怎麼花的?都不知道。王維洛提到,但是有一點,就是三峽的發電機不是中國人民的,也不是國家資產,那是「三峽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

「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在它的網站上宣傳說它是中國所有的股份有限公司裡分紅最好的。它曾經有一年分紅的數目是它這一年淨收入的104%還是105%,就是它淨收了100塊錢,它給了股東們105塊錢。

王維洛認為:「其實真正的股東是誰呢?真正的股東應該是中國老百姓,因為是中國老百姓繳的『三峽基金』建了三峽工程。他們是真正的股東。但是實際上這些錢都交給『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了。原始的這些股東們,就是最早發起的那些股東們,他們在最近這些年裡收到的分紅是他們當初投資的40倍。就是說你當初買了1塊錢股票,這些年分紅分下來你收了40塊錢,它是一個絕對絕對掙錢的公司,因為它沒有給老百姓、投資者任何的分紅,它既不要還本也不要付息,它是白撿的。就像你在馬路上白撿了這麼多錢,你再把它存到銀行,每年拿利息,你說我分給我家裡的人,就是這麼一件事情。」

今年大洪水三峽發電量超過歷史最高記錄 長江電力股票看漲

王維洛表示,當今年洪水最大的時候,你去看控制三峽閘門的是哪個單位?有時候說是三峽集團什麼調度中心。真正的調度中心名字是「中國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調度中心,就是長江電力控制著三峽的閘門,它說放多少是由它說了算的。

王維洛透露:「國內有文章說,這不是在國內大的公開媒體上,而是在專業的媒體上說的。三峽工程由於今年的水量多,它只是說水量多,三峽今年發電量肯定超過歷史最高記錄。它估計會超過歷史最高的水平,可以超過40%。後來又說如果後續水量不足的話可能達不到這麼高。但是今年三峽由於上游來水比較多,它的發電量肯定是超歷史最高的水平。所以,長江電力的股票現在是看漲。

我們就可以想像一個三峽工程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無論是三峽大壩上游的重慶和三峽庫區的老百姓,他們正承受著洪水的肆虐,財產損失慘重。我們看到長江下游、中下游,這2個月來長江下游的這些災民們他們失去了房屋、土地,對不對?他們遭受了巨大的洪水損失,對他們來說是淨損失。但是對三峽集團、『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來說,他們是嘩嘩的黃金,就像李鵬說的一樣『水輪機一轉,一響,黃金萬兩』」。

如何評價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

對如何評價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王維洛認為,站在不同人的角度上、不同公司的角度上,評價是完全不同的。「三峽集團、『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看的是它發電量的增長。我們看到的是長江洪災對於長江流域、長江兩岸人民所造成的災難。

三峽集團現在又可以說了,你看我今年的收入會大量的增長,我的股票、我的市值又增長了。那麼三峽集團它的市值的增長,是建立在5500萬受洪災的這些災民們的痛苦上所增加的財產。」


2020年7月19日,三峽大壩在洩洪。 Getty Images图STR/AFP/Getty Images

三峽工程表面是國有 其實它的收益已經完全私有化

目前傳出的出售海外股權的說法之一是三峽集團為了減輕債務,但王維洛質疑這種說法。三峽集團最主要的來源是來自於「三峽建設基金」,它是一本萬利,它是來自老百姓的錢。有人說因為三峽集團是國有的,所以三峽工程的發電機還屬於中國人民。它只是打著一個國有公司的名義來說明三峽工程還是國有的,其實它的收益已經完全私有化了,因為三峽的發電收益已經變作了「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股東的分紅了。這就是中國的國有資產在私有化過程中一個最典型的案例,受益的是那些利益集團,付出的是中國的老百姓。所以中國的老百姓不要老覺得「三峽大壩」是我們的,是我們的驕傲,它和你一毛錢關係也沒有,它的分紅一毛錢也流不到你的口袋裡來。

三峽集團/長江電力有限股份公司的股東到底是誰?

王維洛指出:「其實可以把它們分出來,但是這個家族和那個家族,他們切割也不是那麼清楚,他們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大家都交織在一起的。它通過這種很複雜的公司結構,使你看不清它到底是哪一家公司在運作?它的資金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了,你搞不清楚。因為它的訊息是不透明的,就連看三峽集團要賣這個財產,它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像它說的要減輕債務呢?還是要實現它把中國國內的資產轉到國外去,由一個海外的經濟實體來控制?你都看不清楚,因為那是它半年以前想要做的事情。因為你要這樣轉的話,你也是通過市場上的賣,打著引號『賣』的過程。」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它的子公司現在很多很多。以前它的關係是很清晰的,其實三峽集團就是『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三峽集團的老總就是長江電力股份公司的CEO也好,董事長也好,就是他們。他們是兩個公司一套班子,錢都到了這些人的手裡去了,分紅到了他們手裡去了。他們手上的原始股現在已經是他們原來投資的40倍。但是中國老百姓投進去的我們不說這個數字是多大,我們只說中國審計署公布的那個數字2200億人民幣的投資。他要是也像股東一樣獲得40倍的效益的話,中國老百姓每個人能分多少錢?老百姓自己算每個人分多少錢。

反正有一句話說到底,三峽工程,三峽發電的效益不歸中國人所有,所以問『三峽大壩』是不是個國有的?都沒有意思了。它可能把債務都留給你了,利益都留給他了,他們拿著分紅,很高興,你還在那裡替他數錢呢。中國的老百姓必須要看清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