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讀《林保華回憶錄》隨筆(三)(圖)

2020-04-02 17:0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著名時政評論家林保華。
著名時政評論家林保華。(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讀《林保華回憶錄》隨筆(二)

看《林保華自傳》,我們可以瞭解香港回歸,中共控制前後的歷史背景。這更能使我們瞭解香港市民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本質,是民眾反對中共對港人的控制,是捍衛香港人民的民主、自由。

關於香港的知識

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這是當年中英鴉片戰爭造成歷史產物。在鴉片戰爭結束後的一百多年來,英國派總督和軍隊,維持其在香港的統治。一百多年過去,中國皇權結束,中國大陸政權幾經變更,1949年以後,中國大陸已經是中共專制獨裁統治。隨著歷史的演變,在英國管理下,香港已經從一個落後的窮困海港,演變成了一個繁榮昌盛的現代化海港,一個舉世聞名的國際經濟貿易中心、金融中心。香港的華人移民,主要是來自中國大陸。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對外開放,使香港人民也懂得了什麼是民主、自由。在1984年,中共通過外交手段,通過中英談判,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確定在1997年回收香港主權。

最後一任港督是彭定康。他是一個出色的政治家,他在到任後,在香港回歸中國之前,對香港的治理實行了一些政治改革,既保證了九七香港回歸中國前的政局穩定,又想為香港回歸中國後的人民民主、自由奠定基礎。但是,他的改革,引起了中共的強烈反感,中共黨報攻擊他,謾罵他。此時林保華寫文章毫不猶豫的支持彭定康。

中共早在50年代就向香港滲透,除了通過外交手段公開向香港派駐代表,如新華社駐港辦就是新華社香港分社。此外,還以商貿名義派遣組織機構,如中國進出口貿易公司等,此外還在香港發展地下黨員,在香港政界、文化界搞統一戰線,進行政治滲透。所以在香港回歸前,尤其是八九」六四「以後,政局交錯,各派勢力角逐,都想控制民眾、控制香港。據香港民主黨的創始人,李柱銘後來向媒體透露,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曾經對他說過,在「六四」前,中共已經向香港輸入了五萬人,這些人分布在各行各業的職業領域,乃至行政部門,如果英國在香港回歸前撤走,這些人就會頂上。許家屯是在八九」六四「發生後被中共免職的,他在1990年到美國定居,2016年7月26日在洛杉磯離世,享年100歲。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鄧小平所謂的香港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就是騙人的鬼話,此事已經被後來的事實證明。二十年後,即2019年習近平、梁振英、林鄭月娥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摧殘。在香港人民「反送中」事件發生後,林鄭月娥的表演,以及中共派出大量武裝警察到香港鎮壓民眾,這就徹底暴露了中共宣傳的「一國兩制」的陰謀。媒體揭露,香港回歸後,控制香港政府的梁振英就是一個中共地下黨員。

在美國的往事

林保華出於對中共的不信任,在九七香港回歸之前,選擇了與馮國將相同的去向:離開香港。他和楊月清在1997年6月28日離開香港。原來他們打算移民去加拿大,在美國紐約停留等待期間,經嚴家琪介紹,認識了華人律師潘綺玲,潘認為他們可以移民美國。經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教授,普林休斯大學余英時教授,還有張五常教授委託傅利曼等寫推薦信,最後他們改變為移民美國,定居紐約法拉盛。

林保華是在紐約法拉盛學會用電腦寫作。我在中國大陸工作時,雖然80年代國家機關已經使用電腦辦公,但是那時給報紙、雜誌寫文章投稿,還是使用稿紙,因為那時稿費是按稿件字數計算的,我們戲稱用筆和稿紙寫作,為「爬格子」。我來美國後做媒體義工,給報刊寫稿,雖不要稿酬,但是由於時代變了,稿件必須是用電子郵件發送。這也使我開始學習使用電腦寫作,2011年我買了一個筆記本電腦,用筆記本電腦寫東西方便多了。前面講了,林保華去臺灣時,把他的書桌送給了我。所以來紐約後,我給媒體寫的稿件,絕大部分都是在他給的這個桌子上完成的。雖然在紐約租房居住,經過了幾次遷居,但這張桌子,我一直保存至今。

凌鋒在回憶錄中,描繪的松鼠偷吃他的油桃成熟果實的情景,和我在住進他的這所住宅後的觀察一模一樣,確實是在一夜之間,果樹上的成熟果實,都被松鼠搬進了牠們在人行道路邊的,那棵百年以上樹齡的楓樹巢穴中。現在這棵老楓樹已經蕩然無存了,它是在2012年10月30日那次史無前例的紐約颶風中被摧毀的,然後被環衛工人徹底清除走了。那次颶風還摧毀了紐約許多百年以上的老樹,僅我所見,卡西娜公園裡的那些高大的美國紅楓樹,法拉盛幫恩街的老楓樹,三福大街與41街之間公園內的一顆百年以上的紅豆杉樹,都是毀於那次自然災害。

林保華不僅是一個政論作家,他也是一個社會活動家。在紐約居住期間,他與參加各種社會活動,例如1997年他與中國異議作家劉賓雁、余英時教授、蘇紹智教授等在普林斯頓大學,參加反右40週年研討會;2001年他和夫人楊月清到華盛頓Dc參加全球華僑聯盟成立大會;2003年他們夫妻去臺灣出席群策會國際研討會,拜會了李登輝;在紐約兩次拜會達賴喇嘛;2005年參加《大紀元時報》5週年社慶等等。

在美國居住期間,林保華的政論文章主要刊登在《世界日報》,他也給《大紀元時報》寫稿,同時他也擔任《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評論員,還去過《美國之音》做節目。

林保華在美國去過的旅遊點,主要是結合他的工作外出。除了紐約,他去過華盛頓Dc,還為觀看大瀑布去過水牛城,他還去過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等地。在美國他經歷了「九一一」恐怖襲擊。當時他正從臺北飛往舊金山,準備轉機飛往紐約。他的回憶錄詳細記錄了從9月11日至9月16日的全部經歷和見聞。那年紐約遭受「九一一」恐怖襲擊時,我們在佛州的女兒家住。因女婿那天去紐約出差,到亞特蘭大轉乘飛機,恐怖襲擊發生時,我們正在看電視,所以一整天都是在提心吊膽的看電視。後來才知道,女婿被困在了亞特蘭大,幸虧沒坐上去紐約的飛機。

在美國期間,林保華與海外中國民運人士和團體有過接觸。同時他也記錄了他與法輪功學員的交往和他在《大紀元時報》開闢專欄的情況。看他的這些記錄,也使我對海外華人民運情況,有了初步瞭解。在美國,他也關心臺灣僑胞和臺灣局勢,對臺灣的民主政權和民俗有了更多的瞭解,加上夫人楊月清的家鄉是臺灣,這也是他們夫妻最後移居臺灣的原因。

結束語

我們原以為他們到臺灣,可以安度晚年了,但是,正如李劼所說,「十二月黨人的脾氣依舊」,林保華已經習慣了打報不平。他回臺灣時已經是七十七歲高齡之人,他們到了臺灣,繼續堅持他的反共立場,繼續抨擊時政。他們不僅加入到街頭的學運活動隊伍中,捍衛臺灣的自由民主,而且還創建了「臺灣青年反共救國團」。這就是李劼所說「飛蛾扑火般地投身保衛臺灣」。此時的臺灣已經是親共的馬英九當政,林保華多次在街頭抗議活動中被毆打,2015年11月7日他們夫妻在機場抗議「馬習會」時,還被捕過。

在林保華完成這部回憶錄時,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已經開始,他堅信中共必然會在不久的將來倒臺,他相信香港、臺灣、中國大陸會獲得新生。

眼下「中共病毒」正在全球流行,古人早有預言在先,人類道德敗壞,會導致曠世災難。這場瘟疫就是「天滅中共」的一場戲。佛主已經指明,這場瘟疫是神的安排。我認為這中共政權的末日已經來臨,無論習政權如何欺騙世界輿論,如何掩蓋事實真相,如何派出特務、五毛向國際潑髒水,企圖把水攪渾,但是這一切的拙劣表演,都是在做垂死掙扎。但這場瘟疫蔓延絕不是世界末日來臨,一切擺脫中共控制的、真心信神的、心地善良的好人,都不必驚慌失措。只是,那些至今仍然追隨中共的人,仍然與中共勾結的人,或者被中共洗腦,至今仍然執迷不悟的人,必然會做中共的殉葬品。不信你就等著看,神對人類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邊。(全文完)

註釋:

凌鋒在回憶錄中寫他在法拉盛櫻桃街居住時,稱他家院外的那棵在荷蘭殖民時期印第安人栽培的,直徑在一米以上的老樹是槭樹。我在此居住時,寫的詩稱這棵老樹是老楓樹,其實並不矛盾。因為在植物學上,二者既有關聯,又有區分:槭樹是槭樹科槭屬樹種的泛稱,其中有些樹種俗稱楓樹。例如三角楓就是三角槭樹的別稱。在古時中國對槭、楓的科屬,沒有嚴格區分開。近代的植物學家才將楓樹歸為無患子科、槭屬。其實仔細觀察楓與槭有四處區別:楓樹的葉片是交互生長在枝條上的,槭樹的葉片是對稱生長在枝條上的;楓樹的翅果是聚在一起生長在枝條上,而槭樹的翅果是對稱生長在枝條上的;楓樹的樹幹是暗褐色,而槭樹的樹幹是綠色;最後一個區別是在深秋來臨後,楓樹葉能變紅色,並且在樹枝上維持較長一段時間,而槭樹葉在深秋變成黃紅色後,就很快會幹枯,從樹枝上脫落。

責任編輯: 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