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楚漢之爭時「一諾千金」的季布將軍(圖)

2020-03-08 17:46 作者:容乃加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楚漢之爭的時代,項羽的旗下,有個重信諾的季布將軍。
楚漢之爭的時代,項羽的旗下,有個重信諾的季布將軍。(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楚漢之爭的時代,項羽的旗下,有個重信諾的季布將軍。季布重信諾在當時就非常有名,太史公《史記・季布欒布列傳》記載,楚國有一句俗諺:「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就是讚揚他的。楚國游士、辯士曹丘生在各地方遊走時,也廣傳了季布重諾行誼。楚國稱讚季布的那句俗諺,就是後代成語「一諾千金」的根源。宋代楊萬里《答隆興張尚書》中,有「一諾千金,益深謝臆」的詞語。「一諾千金」也作「千金一諾」。

季布是出身楚國的俠義人士,有擔當講信用,樂於助人,馳名楚地、梁地。人生有起、有落,當季布遇難時,有人出身相護、有人相挺,這些人非常珍惜講信諾的人,寧願為保護信諾之人而獻出生命,千金也不能動搖他們的心性。我們就來看看這「一諾千金」引起的力大無比的效應展現。

秦朝末年,楚漢之爭中,季布在項羽的陣營將領士兵,數度圍困了漢王劉邦。後來,項羽戰敗在烏江結束了一生,劉邦開漢朝,懸賞千金要捉拿季布,且昭告說如果有人敢藏匿他,一律論處,罪及三族。

在這樣的危險氛圍中,對於輔助項羽、重諾的大丈夫季布,還是有不少俠義之士不怕死地維護他,第一位是濮陽人士,重義氣甚於生命的周氏。

季布亡命天涯之時,先是藏匿在周氏家中。有一天,周氏告訴他尊敬的將軍季布說:「漢朝急於用錢買將軍的命,就要追到臣的家中了。將軍如果能聽臣的話,臣就能獻出計謀;如果將軍不想聽,臣願意先自行剄頸自殺。」

季布應允了周氏所獻的計策。於是周氏將季布裝扮成罪犯,剃去他的頭髮,在他的脖子箍上鐵圈,並且為他換上粗布衣,送上了運棺柩的大車。那大車將季布連同家僮數十人運送到魯地,到知名的遊俠朱家那兒求售。

朱家是第二個幫助季布的俠義之士,他是讓季布的人生起死回生的關鍵人物。他心裡明白,那個貌似獲罪服雜役的人其實是大名鼎鼎的項羽的將軍季布,於是買了下來,讓他去耕田;他告誡兒子說:「田地裡的事都聽這個奴僕的,你要和他一起用餐。」

然後,他乘著輕便馬車上了洛陽,為季布鋪展起死回生的路。

朱家到了洛陽,冒著死亡的風險,找到貼近高祖的重量級人士夏侯嬰--汝陰侯滕公。夏侯嬰是劉邦的同鄉、少年好友,同時又是漢朝的開國功臣。

朱家先問說:「季布犯了什麼大罪?為何皇上急急切切要捉拿他?」

滕公答說:「因為他數度為項羽圍困過皇上,皇上怨恨他,所以一定要捉拿到他。」

朱家接著試探滕公說:「公覺得季布是怎樣的人呢?」

「賢人。」滕公答說。

朱家心裡篤定了,於是開始據「理」與「利」為季布求情,說道:「臣各自為其主盡心盡力,季布為項氏所用,為他盡力乃是職責所在。難道項氏的臣下都要趕盡殺絕嗎?再說,皇上剛得天下,就因一己的私怨懸賞千金捉拿此一人,不就是昭示天下不能廣容異己嗎!季布賢能,在漢朝的逼迫之下,可能北走胡地或南走越地,這不是讓壯士去資助敵國嗎?這是國之大忌啊!昔日伍子胥鞭楚平王之墓,殷鑒在前。公何不從旁勸誘皇上呢?」

汝陰侯滕公心中明白朱家為季布請命,也知道季布應該是藏匿在他那裡,乃許諾了他。他日,汝陰侯滕公趁機進言給劉邦,劉邦乃赦免了季布,並且召見他,授職郎中。

華夏之邦原是千金不換的信諾之鄉,大唐詩仙李白詩中說「一諾輕黃金」,重信諾的德性得到代代珍惜!「一諾從來許殺身」,讓氣節之士連生死都不怕,信諾義行力大無比!重信的一諾感動人、保障人,將會招來更多的信諾,「一諾百金」、「一諾千金」,環環相扣,千金不「壞」。講信用、重信用的人多了,更能形成一個確保生命安全的環境!

轉個身看當今的中原大地,蒙塵何等深刻!爭利忘義的行徑正在毀滅華夏子民重信諾的基因,上下交爭利,正在自掘墳墓,毀滅己身安全的生存環境。人人推波助瀾,「打造」無信之國,人人自危,絕對不是妄語。

責任編輯: 美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