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枉死 中央與地方開始保權廝殺(圖)

2020-02-08 08:22 作者:魏晉 桌面版 简体 28
    小字

2018年3月19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
2018年3月19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8日訊】8名在網上透露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消息的所謂「造謠者」遭武漢公安處罰,使疫情消息被拖延20天,造成蔓延全球的災難性後果。而那8名所謂「造謠者」都是一線的醫生,其中眼科醫生李文亮因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於6日深夜去世,年僅34歲。有消息指,李文亮死後,當局怕李文亮死亡招致民憤,醫院假裝全力搶救,對已經死亡的李文亮做了3小時的胸部按壓和電擊,導致肋骨全斷,面目全非。大陸許多網友痛罵中共官員是「狗官」,在特定的政治環境下,他們公開的只能罵地方官。

身居武漢的知名作家方方初十有段筆記:「記住這些不知名的人,記住這些枉死者,記住這些悲傷的日夜,記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在這個本該歡樂的春節中斷了人生。只要我們尚且偷生在世,我們就要為他們討個公道。對於瀆職者不作為者不負責者,我們必須一層一層追究,一個也不放過。」

當下人民痛苦哀嚎,困守空城者孤立難援,逃亡者面對政府製造的人人互害之艱險,到底是誰貽誤良機,釀成如此大禍?而面臨一場大瘟疫,中共的權力層也開始一場權力廝殺戰。不是說中共國監委聲稱要到湖北查貪了嗎?

秋後算帳?

中共有個「秋後算賬」的慣例。事實上,最早的疫區武漢的官員以及備受指責的中國衛生專家早對此有預感,他們早已經戰戰兢兢。

無論是武漢市長周先旺,還是武漢書記馬國強,都先後發表了套話式的「深感愧疚」。

最新一個是武漢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市委副書記胡立山,他2月5日在該省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有些工作做得確實不夠好,很內疚很自責。

這當中,周先旺、馬國強都似乎冒死將責任推給上峰。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官媒央視新聞專訪時坦承沒有即時披露疫情,但他說:「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周先旺還說,他願意「革職以謝天下」。

周先旺雖沒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決定都需要中央上級批准,因此導致無法快速行動。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則在央視訪談中表示,這一段時間以來,他感到內疚、愧疚和自責,若能早一點決定採取現嚴厲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要好……」,「由於我們工作沒有做好,沒有當機立斷,導致疫情輸出到了國外、輸出到了國內」。

但他同時聲稱,武漢市去年剛開始出現數名患者後,衛計部門就將情況上報;隨後多家醫院於12月30日、31日也發現類似患者,因此將病情上報國家衛健委。

也就是說,馬國強將皮球踢給了國家衛健委和疾控中心。

中國疾控中心方面是怎麼說的呢?其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表示,在這波疫情中,除了科學,官員還要考慮政治、維穩、經濟、隨春節而衍生的民生需求等問題,科學家說的話「往往只是官員決策中採納的一部分」。曾光的話赤裸裸地說出了中共的防疫思路,生命不是第一考量,要第一考慮中共的政治、第二考慮維穩、第三考慮經濟。生命連排第三的地位都沒有。這個體制視人命如同草芥。強權之下無真相。

維穩思維從上而下70年不變

這個思維卻是從上而下的,2020年早就被當局定為政權大患、維穩空前之年。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1月1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傳達習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將「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似乎中南海早有預見今年中共政權有大患。

習近平1月20日對中共肺炎疫情做出指示,也要求遏制疫情蔓延卻不忘強調要「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可以說,中共高層在這次抗疫行動中,政治考慮其實是首要的,只是不便明示。

1月25日才成立的中共中央應對中共肺炎疫情領導小組,以王滬寧為唯一副組長,成員也多是嚴控輿論宣傳和維穩的官員,說明他們在意的不是疫情,而是控制老百姓。老百姓在白白地為中共的不作為付出生命。

1月26日,中共官方通報,禁止醫務人員通過面談、電話、簡訊、微信、微博、郵件等方式在家庭聚會及公共場所向親朋好友談論關於疫情的進展、救治過程與防控等一切信息。否則追究法律責任,最高可判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2月3日,中共政法委轉發的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關於嚴厲打擊涉疫情防控相關刑事犯罪的緊急通知》,禁止人民利用疫情傳播、製造謠言,包含觸犯所謂的「煽動分裂國家」或「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最高可被判刑15年。

2月4號,中共公安部召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國公安機關視頻會,強調要把維護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嚴密防範、嚴厲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的各種搗亂破壞活動,要加強對機場、車站等人員流動場所的安全防範,要及時查處網上造謠滋事行為。

中共嚴刑苛法,針對的不是害民之術,而是針對救民之舉,當局一開始就處罰的中共肺炎「八君子」,已有一個染病去世(李文亮),但還不能讓那些冷血的官員回心轉意。

這也就是為什麼各國為了國民生命安全加緊撤僑,而中共反稱外國政府無同情心的緣故。因為人家政府是珍愛人民生命,只有中共不是,它希望更多的人困守疫區一起死。另外,與在國內把政治安全看得高於人民生命相似,中共把其在國際上的政治面子看的更重。

這清晰地表達了這樣一個重大事實:為什麼中共各級官員不更早地披露真相,採取措施應對,還要直到1月20日他們沒有得到中央授權。中國國家疾控中心為什麼在已經實行了醫師可實時直接向中央上報疫情的情況下,沒有及時通告疫情?

還是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曾光前述委婉的表達最能佐證:官員做決策要考慮政治、維穩、經濟。因此所謂科學根本就是擺投,道德和人性更是連字眼都沒有。

網上一個帖子說:「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員的表現,已經不像是人類任命的官員,卻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員,約談透露疫情的醫生,關押提醒公眾有疫情的網民,頂風辦萬人宴,處處以本區病毒傳播效果最大化為最高使命。」

有朋友指出,中共肺炎其實是一種來自共產主義最大陣營的病毒,現在已擴散到至少27個國家及地區。各國撤僑,航班停飛中國,史無前例。如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開宗明義: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不幸言中!

當下,面對疫情嚴重,人民怨聲載道,按慣例,中共高層也一定要找出幾個替罪羊以平民憤。不管還會死多少人,中共又會抓住「中共肺炎」的自行消退再大肆宣傳其抗疫成功的偉光正,把喪事當喜事辦,作為其黨戰勝疫情的頌歌。中共治下,天災永遠與人禍相伴,他們維護的永遠是共產黨的政權。

中南海最終失算

但這一次中南海高層可能失算了。

身處腐敗官場已久,官員們都學精了,誰也不想真正為這個黨賣命,特別是替罪;官員們都明白,這個政權已經不行,從上至下,都早已知道,不知哪個時間,中共政權會瞬間倒臺。所以從馬國強和周先旺等人的言論可知,他們也在竭力表明,非不為,乃不能為也,他們以常常省略人稱的官式語言暗示,權力不在他們手中。他們在廝殺間將致黨內暗湧不斷。

這場中央與地方之間的保權廝殺戰,最終未必以中央的勝利而告終。

另外,因為這一次疫情如果拖延時日,中共政權會被陷入困境的經濟、民生倒逼出現政治危機,而這危機將直接結束它的專政;而如果在不長的時間疫情消退,中共最高層也會從此陷入威信掃地,無法翻身。因為,在中國,無論中共黨內還是黨外,愈來愈多的中國人的憤怒明確指向中南海決策人,更加清醒的人則認為這個黨,這個專制體制,才是天災人禍不斷的禍根。從這次瘟疫的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發的網路海嘯可見,人民要自由似乎達至了1989年「六四」以來的一個小高潮,但這只是開始。

與此同時,中共對待疫情的處理,一貫的謊言治國、暴政也使世界主流社會看清其邪惡流氓本性,無論是非典、汶川大地震、豬瘟,以及鎮壓法輪功、基督徒、新疆維族人、香港人,各類訪民和維權律師,中共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改良,還變本加厲。

而從這一次疫情危機的現在和之後,也令中國和中國人在世界也陷入全面孤立和不安,這種後果我們始料未及,但又是現實。面對這針對中華民族的災難性後果,中國人民必將反思,百年來,誰是毀掉中華民族生存發展根基的罪魁。

故此,不但如作家方方所願「一層一層追究,一個也不放過」,要除掉那些讓本國人民遭受新冠瘟疫之害的瀆職者,其實必須要將帶給人民禍害的整個中共體制徹底解決掉。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