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信:河南商城縣政府做黑惡集團保護傘(組圖)

2019-12-15 04:11 作者:朱莉 東辰雨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等的種植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到毀壞。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等的種植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到毀壞。(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看中國2019年12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朱莉、東辰雨採訪報導)近日,河南商城縣民眾發來一封舉報信,抗議商城縣政府當黑惡集團的保護傘,在面臨上級打黑除惡部門介入調查後,幫助偽造假《證明》,並無視5名舉報人合法財產遭到侵犯和破壞。

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舉報人之一、達旺家庭農場法人代表高順甫說:「我們向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掃黑除惡辦公室舉報,一直也沒給答覆,現在地方政府都是官官相護。他向中央政法委、公安部舉報,向紀檢委舉報,但是現在都沒得說法。」

高順甫介紹說:「這個黑惡集團——固始縣‘引鲇入固’飲水工程項目不知道是什麼來頭,連公檢法都管不了它。他們這個勢力很大,就是弄死個人也是賠點兒錢了事,都得不到公安來管,現在(受害的)不光我一個人的事情,是怨聲載道。很多現在都得不到處理,沒辦法,政府現在是找誰誰躲。我這個菊花基地強行就給我拆了,現在差不多一年了,得不到任何說法。」

他還補充說:「那個證明是我們縣政府出具的一個證明,但是那個證明呢,全部都是捏造的。」(有關證明部分詳見舉報信內文)

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另一名舉報人、友情創豐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熊安華說:「這個事情已經影響到我老母親死亡了,你知道吧?我是合法維權,他給我當有罪審問,然後造成我老母親間接性的死亡,我老母親80多歲上週一過世了。」

熊安華說:「我被有罪審問後,施工方到處散佈謠言說我被抓起來了,我老母親得到信息後當時就昏過去了。昏過去之後一直住院,最後臥床不起一直到去世。(聲音哽咽)她生我養我,我沒有好好的孝順她,結果因為我的事情引起她的死亡,間接性的死亡,所以我一定要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我現在感覺他們上面就是一連串的問題嘛,我們的問題上去了,有人打電話問一下,最後就是不了了之了,像踢皮球一樣,從上面又推到下面來了。我現在要得到一個公平合理的解決方式,最起碼他要給我賠個禮道個歉吧,是不是?」

舉報信內容如下:

舉報人一:熊傑,科級退休幹部、商城縣芳草地林木種植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所:河南省商城縣上石橋鎮雙河村。電話:13723134666

舉報人二:熊文,商城縣芳草地種植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所:河南省商城縣上石橋鎮雙河村。電話:13193895088

舉報人三:高順甫,達旺家庭農場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縣上石橋鎮楊寨村劉木場組。手機:13137372899

舉報人四:高關有,男,漢族,友情家庭農場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縣上石橋鎮敖崗村張圍子組。手機:13569710576

舉報人五:熊安華,友情創豐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住河南省商城縣武橋鄉敖崗村余老家組。手機:13233778178

一、打著政府工程的旗號,實行黑社會化違法施工,引發了嚴重的刑事犯罪和社會惡果。

固始縣「引鲇入固」飲水工程項目實際上是一個PPP項目,由中標方組建項目公司,經營期25年滿後無償移交給政府指定部門。該項目在佔地施工中全部打著是政府工程的旗號,不給被毀農田的農民一分錢,強行毀農田、林地和基本農田,進行黑社會模式強佔施工。2018年10月至今,在舉報人等毫不知情、沒有得到一分錢補償的情況下,工程施工方開始強行開挖舉報人等的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舉報人等每次都是打110報警,並許多次到現場阻止破壞舉報人等的合法財產。最後在公安機關的強壓下,舉報人等的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受到毀滅,至今有的沒有給任何說法、也沒有給一分錢的補償;有的是少賠多佔,任意建設永久性鋼筋混凝土建築。我們舉報人都遭受的巨大的財產損失,其中舉報人三當年的財產損失經評估公司評估高達108.9878萬元,舉報人五80多歲的老母親被嚇得病倒、長期在醫院救治。

二、該黑惡集團把持了商城縣政府,挾持了商城縣法院。

舉報人等向省、市有關部門舉報黑惡集團強行毀滅沿途人民的合法財產,上級打黑除惡部門介入調查後。該黑惡集團很快獲息,並根據自己的罪行需要,編造了一個全部假透了的《證明》,叫商城縣委常委、統戰部長潤道宏和商城縣政府副縣長陳功言在《證明》上簽名認可,並加蓋了商城縣政府的公章。各個部門的打黑辦收到該假證明後,放縱該黑惡集團繼續作威作福,讓許多人民群眾繼續受到該黑惡集團的迫害。

該黑惡集團還用這個《證明》挾持了商城縣法院,讓商城縣法院在該《證明》的干擾下,舉報人三的案件在商城縣法院開庭審理後已經過了9個多月,現仍然長期超期擱置那裡不敢判決。商城縣人大副主任倪洪洲和固始縣副縣長瀋新兩個人多次直接到商城縣法院找院長李正施壓,不准商城縣法院依法辦案。該案多次因嚴重超期,受到河南省高級法院的警告和通報批評,商城縣法院有黑惡集團中間人旨意的干擾,卻又不敢違法判決,只好壓在那里長期不敢判決。

舉報人三於2019年10月11日,向商城縣政府郵寄了《商城縣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申請商城縣政府向舉報人三公開:1、商政文[2017]121號中涉及菊花種植地的補償標準;2、申請人「堅持以20萬一畝索要高額青苗補償」的證據材料;3、「商、固兩縣政府協調指揮部門上報會議決定」的會議紀要;4、「對施工紅線區內所涉及的高順甫的菊花、小桂花,委託第三方進行價格評估」的評估報告;5、「將該評估報告送達高順甫後」的送達手續;6、「高順甫仍不接受」、「在長期、多次協商無果後」的證據材料;7、「根據縣政府研究決定」的文件函件;8、「對高順甫家所涉及菊花地、桂花地進行強制施工」中對申請人桂花地具體強制施工時間。

商城縣政府僅向舉報人三提供一個商政文[2017]121號縣政府文件,但其中並沒有舉報人三要求公開的:「1、商政文[2017]121號中涉及菊花種植地的補償標準」,該文件全部內容也根本沒有「菊花」這二個字。商城縣政府答覆舉報人三:「您所申請其他政府信息,因我單位並不掌握,請向商城縣‘引鲇入固’飲水工程項目建設協調指揮部申請公開」。明明是商城縣政府為保護黑惡集團加蓋了商城縣政府的政府公章,商城縣政府不掌握憑什麼能證明8個根本不存在的事實,商城縣政府都害怕該黑惡集團不敢向他們要作出《證明》的依據,卻要讓舉報人三去找死!況且,商城縣「引鲇入固」飲水工程項目建設協調指揮部也不是政府信息公開的適格部門,是該黑惡集團的活動中心,上至國家打黑辦和中央政法委打黑辦都嚇的不敢過問這個強勢機構,商城縣政府卻將舉報人三推向該黑惡集團的虎口,是何居心!

三、商城縣公安局和各級政府機關也是該黑惡集團的保護傘

對該批黑惡勢力的違法用地行為,土地管理部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林業管理部門對毀滅林地行為不管不問,商城縣公安部門對該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直接出面幫助,110對群眾報警答覆說:我們公安也管不了他們,你們去找政府處理。

2018年10月10日,蔣浩然是該黑惡集團涉黑成員之一,當蔣浩然對舉報人三的菊花基地進行破壞時,舉報人三向商城縣公安局報警要求出警制止蔣浩然的不法行為,商城縣公安局不管不問。舉報人三的老伴上前制止,蔣浩然報警後,商城縣公安局出警為黑惡集團撐腰脹膽。舉報人三一家驚恐莫名、不知所措,眼睜睜的看著價值超百萬的菊花基地被公然毀滅。

2019年8月15日,王友權也是該黑惡集團涉黑成員之一,違法施工破壞舉報人五的承包地和地裡樹木,因舉報人五多次報警公安局不管不問,舉報人五不得不去阻止黑惡集團的違法行為。王友權先打110報警,警察出警到現場,要求不要發生衝突、有事找鎮政府或法院,就離開了。後來王友權向商城縣公安局的程局長打電話,該警察又第二次出警,警察到現場後問是誰知給程局長打的電話,王友權說是他們。舉報人五和王友權被口頭傳喚到上石橋派出所,在上石橋派出所問詢王友權後,辦案人員請示商城縣公安局的領導,該領導叫將舉報人五單獨帶到商城縣去辦案。審問舉報人五後,見沒有辦法將舉報人五投進監獄,就又派人到上石橋鎮政府收集舉報人五的犯法犯罪證據,前後時間長達5個多小時。

符合法律規定的口頭傳喚必須具有「現場發現有違反治安管理的行為人」條件,在該案中,商城縣公安局應王友權的報警,警察第一次出警到現場已經發現了不具有「現場發現有違反治安管理的行為人」的條件,才作出「不要發生衝突、有事找鎮政府或法院」的訓戒後離開,在王友權給陳局長個人打電話後,情況立刻就發了反轉。從王友權打商城縣公安局副局長電話就發生違法傳喚舉報人五的事實證明:在商城縣110報警電話根本不如商城縣公安局副局長的電話管用;商城縣公安局副局長僅聽黑惡集團的一面之詞,就能命令警察違法傳喚舉報人五,對舉報人五進行有罪調查,這嚴重違法了公安機關依法辦案的規程。

王友權見自己給商城縣公安局的程副局長打電話後,事態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逢人就講舉報人五被商城縣公安局抓起來了。家中的親人、朋友、鄰居聽到該壞消息後,幾十個人紛紛趕到舉報人五的家,更多的人向舉報人五家人打電話瞭解情況,身體本來就不好的舉報人五老母親聽說後,驚嚇的昏了過去,後送進了醫院,至今仍臥床不起。

在中共中央嚴打黑惡犯罪保護傘的關鍵時期,這個PPP項目組建的私營公司能打著政府的名義,進行官商勾結違法犯罪活動,並把持了商城縣政府、商城縣法院、商城縣公安局,靠的是投資方背後有強大的保護傘。對該涉黑集團的行為,我們在向有關部門舉報無果後,又二次向全國打黑除惡辦公室寄去了4份舉報材料。材料下轉到商城縣後,商城縣政法委打黑辦僅向舉報人三問了基本事實後,發現商城縣政府才是該黑惡集團真正的保護傘,就不敢再調查了,對其他舉報人的舉報情況商城縣打黑辦不管不問,對所有人的情況不給任何答覆。一年多來我們向省市縣監察委、公安、土地等舉報無果的情況下,舉報人向信陽市掃黑辦公室舉報,要求給予督辦。

舉報人一:

舉報人二:

舉報人三:

舉報人四:

舉報人五:

2019年11月7日

附證據:

1、固始縣「引鲇入固」飲水工程項目介紹截圖證明項目是私營營利性質;

2、《證明》證明商城縣政府是該黑惡集團的保護傘;

3、《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答覆書》證明商城縣政府出具假《證明》干擾打黑辦對黑惡集團調查、干擾法院審理破壞人民財產的案件;

4、《商城縣公安局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明商城縣公安局為支持黑惡集團而濫用職權;

5、商城縣國土局的答覆書證明違法施工沒有辦理任何用地審批手續;

6、身份證複印件證明舉報人是實名舉報。


5名舉報人簽名(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商城縣政府證明(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等的種植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到毀壞。(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等的種植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都遭到毀壞。(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產品。(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產品。(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產品。(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情況。(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情況。(圖片來源:  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河南商城縣舉報人菊花基地未遭毀壞前種植情況。(圖片來源:商城縣舉報人提供)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