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後蘇軍在東北的燒殺搶掠(組圖)

2019-12-15 13:30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蘇軍佔據東北之後燒殺搶掠。
蘇軍佔據東北之後燒殺搶掠。(網絡圖片)

中共建政以後,由於意識形態上的一邊倒,蘇聯成了中國人的「老大哥」。基於這一原因,大部分善良的中國人民就以為「老大哥」對我們是無微不至的關懷,而很少有人知道,當年抗戰後蘇軍佔據東北時,曾經犯下了纍纍惡行,可以說是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可悲的是,這一段歷史長期以來被有意地掩埋起來,有些民眾甚至因為講述蘇軍惡行被打成右派。直到中蘇分裂、時過境遷之後,1969年4月中共九大期間,毛澤東在談到蘇聯出兵東北時,才猶有積憤地說,當時蘇聯的軍紀壞透了。

還是讓我們撥開歷史的迷霧,看看抗戰後蘇軍佔據東北犯下的那些纍纍惡行吧!

美國人的紀錄:俄國人對中國人實施搶劫和強姦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後,在我國的東北地區,由於關東軍仍在抵抗,所以蘇聯紅軍加快了進攻的速度,實際上是打了二十多天「死老虎」,不到一個月,就佔領了全東北。然而蘇聯紅軍在東北的各種表現,卻令人不敢恭維。

據記載,蘇聯紅軍的犯罪活動,隨著他們佔領了中國東北全境之後愈演愈烈。美國戰略指揮部分部(OSS)主任哈爾・賴斯(Hal Leith)目擊瀋陽蘇軍暴行後,有如下的記錄:「俄國人對中國人實施搶劫和強姦。女人直接在公共汽車站,火車站,有時就在大街上被紅軍強暴。有傳言說,地方政府被要求每晚給蘇軍司令部提供一定數量的婦女。結果,女性被迫削髮,塗臉和束胸以免受辱。」哈爾・賴斯還說,蘇聯紅軍不僅僅對日本人,還對中國人搶掠和殺戮,他親眼所見,有些士兵的手腕子上帶著好幾塊手錶。據他的統計,佔領瀋陽的蘇聯紅軍中,僅有十分之一算是「好人」,因為他們沒有參加搶劫和強姦。

駐南京的美國武官回憶說:「紅軍士兵踹開老百姓的家門,除了傢俱搶走一切,然後有軍用卡車開來,再拉走傢俱。蘇軍軍官對他們的部下搶劫和強姦視而不見,有時甚至參與其中。」在美國中情局的公開的一份檔案顯示,蘇軍駐瀋陽司令部,拒絕承認紅軍士兵搶劫了瀋陽的德國貿易代表處,他們在受到指責之後顯得很無奈,便以極低的價格買走了代表處的房產和傢俱。美國目擊者日記顯示,蘇聯紅軍士兵還奉命在瀋陽大街上隨意抓捕中國人(有時也逮捕日本人、德國人等)押往蘇聯做苦工。

在佔領瀋陽城半年之後,蘇軍洗劫了972座工廠,他們甚至還破壞了瀋陽的供水系統、排水系統和供暖系統。美國航空機械師羅伯特・希克在蘇軍撤離瀋陽半年後來到了這裡,他看到了一座滿目瘡痍的瀋陽城,他回憶說:「俄國人搶空了這座城市,蘇聯紅軍留給中國人的僅僅是市中心的一座頭頂坦克的蘇軍烈士紀念碑。」

事實正是這樣,蘇軍將東北工業視為戰利品,大肆搶奪各種物資,砍伐了大量的森林木材,霸佔了中東鐵路,甚至把許多工廠的設備和資源拆卸後運回蘇聯。以致解放後中蘇雙方協議將蘇聯在東北從日本獲得的財產及沙俄過去在北京的兵營房產等,全部無償交給中國時,蘇聯早捷足先行,在不少地方,蘇聯「無償地」移交給中國的只是一些空房子。

在清算蘇軍暴行的時候,日本人的證詞也有價值。一位日本工程師在接受美國《時代週刊》的採訪的時候,對記者說,鞍山鋼鐵廠距瀋陽大約60英里,蘇聯軍人衝進這家工廠,洗劫了這座工廠大約80%的設備,其中包括,冶煉設備、礦石研磨設備、化工設備、卡車和機車車頭。這些被蘇軍稱為戰利品的掠奪物資,用鐵路運往大連,再輾轉運往蘇聯。(時代週刊,國外新聞,《被掠奪的城市》,1946年3月11日)

也許有人會說,美國人和日本人的話能全信嗎?如果不信,就聽一下我黨幹部是怎樣說的。抗日戰爭結束後,國共爭奪東北,時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委員伍修權被委派到東北執行任務。據他回憶,「蘇聯紅軍在東北的部隊,有的紀律相當壞,……在瀋陽的大街上,時常見到酗酒的士兵。蘇軍衛戍司令部不得不用卡車巡查,將這些醉漢和破壞紀律者一一拉去坐禁閉室。」蘇軍在瀋陽的胡作非為並非特例。分配在佳木斯的中共東北幹部團第二大隊副隊長呂清回憶道:「蘇軍軍紀不嚴,不得人心,最明顯的事有兩件:一是蘇軍的一些指戰員,姦污婦女,在群眾中影響很壞;二是把中國的一些大豆,船隻、機器等東西往蘇聯運,群眾很有意見,失去了民心。」(中共佳木斯市委黨史工作委員會、佳木斯市志編審委員會辦公室編、《佳木斯黨史資料第一輯》,1985年7月)

根據美國研究人員的估算,蘇軍出兵中國滿洲期間,直接給中國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9億5000萬美元。

中共旅大地委第二書記被蘇軍攆出旅大

更霸道的是,時任旅大地委第二書記的劉順元,他是親歷蘇軍出兵東北種種德行的當事人,因為不順他們的心(沒跟他們下跪),竟然被蘇軍攆出旅大。斯大林對此事一直念念不忘,直到1949年7月還對訪蘇的劉少奇、高崗說:「劉順元對我們很不好,據說現在還得到你們的信任。」真替劉順元捏一把汗,聽說還是朱德把他保下來的。劉順元雖然被蘇軍攆出了旅大,但還是幸運的,畢竟蘇軍留了他一條命。而中共著名軍事將領盧冬生就太不幸了,竟然在哈爾濱被蘇軍殺害。

提起盧冬生(1908~1945),那可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他是湖南湘潭人,1925年入湘軍,次年參加北伐戰爭。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中國工農紅軍獨立師師長,第三軍第八師、第七師師長,第二軍團第四師師長。曾參加長征。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第一二○師第三五八旅旅長。1939年春去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1945年回國任東北松花江軍區司令員。這麼一位優秀軍事將領,卻於1945年12月14日在哈爾濱被蘇聯紅軍的士兵槍殺了。

被蘇軍殺害的中共軍事將領盧冬生。
被蘇軍殺害的中共軍事將領盧冬生。(網絡圖片)

當時,八路軍進入東北的第一批部隊接到老百姓的控訴後,馬上向蘇軍政治部提出這些問題,要他們嚴肅軍紀。蘇軍佔領東北3個月後,開始整頓軍紀,並派出糾察隊監察。後紀律雖然有所好轉,但仍有零星士兵外出搶劫和強姦婦女的事件發生。正是在此時,發生了盧冬生被殺的事情。那一天晚上,盧冬生因有事外出,當他坐馬車走在哈爾濱大街上,遇到幾個蘇軍士兵攔路搶劫時,立即跳下馬車,用一口熟練的俄語詢問那幾個士兵是哪個部隊的,叫什麼名字。那幾個蘇軍士兵嚇得低頭躲在一旁。然而就在盧冬生上了馬車以後,揚鞭走出幾步之時,那幾個蘇軍士兵怕告發被槍斃,突然從背後開槍,當場將盧冬生打死在馬車上,然後逃之夭夭。

得到此噩耗的蘇軍領導頓時大驚,馬上下令抓捕那幾個士兵,卻居然一直沒有追查到那幾個槍殺盧冬生的凶手。難道追查幾個凶手真的那麼難嗎?由此可見蘇聯紅軍的蠻不講理已經到了何種地步。一位著名軍事將領就這樣慘死在紀律敗壞的蘇軍士兵之手,這是多麼令人憤怒和惋惜的事啊!

前門驅狼 後門進虎

善良的東北人民本來以為趕走了日本人,就可以安享太平日子,想不到蘇聯紅軍來了,帶來的卻是雞犬不寧,於是紛紛向東北抗日聯軍和入城的八路軍訴苦。第一批出關的八路軍冀熱遼部隊進入瀋陽後,聽到這些情況,就向蘇軍政治部提出交涉。蘇軍政治部答覆說:「已經採取了許多措施,懲罰違反軍紀者。多的時候每天槍斃二十人以上」。同時解釋說,士兵們對法西斯極為仇恨,到德國時就是這樣幹的,此外,「在與德軍的激烈戰鬥中兵員大量死傷、造成兵員補充不足,戰爭後期將許多刑事犯補充到軍隊裡。因此,軍紀整頓不能充分進行,便槍斃部分品質惡劣者,勉強維持紀律。」時任中共旅大地委副書記的柳運光也有回憶:「關於蘇軍的紀律,我曾同在醫院治病的蘇軍司令部領導講過蘇軍士兵強姦婦女的事。我把統計的數字和材料拿給他看,他說,我相信這些不會假,可這事我一受理,一匯報,必然槍斃。都是些年輕人,仗打完了,是不是要槍斃?槍斃一個就少一個勞動力。」

蘇軍方面的解釋顯然無法讓東北民眾滿意,呂清承認:「這樣解釋,不能服人,不能消除群眾對蘇軍的壞印象」,也「弄得我們非常被動」,「我們不好向群眾解釋,不能自圓其說。」

我們無法想像,作為世界上社會主義陣營中的龍頭老大,對自己軍隊士兵的軍紀敗壞,蘇軍竟會如此姑息養奸,視中國人民的生命如草芥。蘇軍「士兵們對法西斯極為仇恨,到德國時就是這樣幹的」,問題是,這裡是中國,是手無寸鐵的中國平民百姓,蘇聯紅軍為什麼還要倒行逆施呢?至於「將許多刑事犯補充到軍隊裡」,士兵是年輕人,「槍斃一個就少一個勞動力」,則更是荒唐備至,是為他們不想整頓軍紀尋找託辭。

當然,鑒於中方的抗議,蘇軍也勉強採取了一定的措施。譬如佳木斯蘇軍衛戍司令部在得到中共幹部反應的情況後,處理了違紀的士兵,並責成幾位衛戍副司令輪流值周,檢查軍風軍紀,情況一時有所好轉。但由於蘇軍方面無意全面地嚴懲姦淫搶盜的士兵,這種敷衍整頓的效果,自然也很有限。

講出事實真相的人被打成「右派份子」

可惡的是,蘇聯紅軍大肆擾民,打家劫舍,強姦婦女,這是東北人民盡人皆知的事實,只是由於意識形態的需要,歷史教科書上缺乏記載。作家蕭軍當時寫了一篇指責駐在東北的蘇軍中有的軍人儼如征服者欺凌中國人的文章,登在《文化報》上。這篇文章寫在當時親蘇的那種政治環境中也許不合進宜,但它能夠勇敢地衝破意識形態的藩籬,堅決維護中國人民不可侮的尊嚴,這種「鐵肩擔道義」的精神卻是難能可貴的。

讓人仰天長嘆的是,為了巴結蘇聯「老大哥」,當時的中國政府不讓老百姓說這件事情,否則,就用一頂頂政治帽子扣在你頭上。據姜萬里在其《中蘇團結旗號下的強迫失憶》一文披露,「講蘇聯紅軍惡行的事」就是他的右派罪狀之一。他進一步說,還有很多像他那樣的蒙冤者:「一位姓欒,原是瀋陽市政府車隊的小車司機,鳴放期間他說了蘇聯紅軍暴行,被打成壞分子,投入勞動教養數年。」「一位陳恕憲,瀋陽市無線電機械廠技術員,當年21歲。鳴放初期他一直沒發言,後來因為本單位一位同事講了蘇聯紅軍搶劫和強姦婦女的事,批判者說他『破壞社會主義國際團結』,主持人詭辯說那些犯下暴行的分子是十月革命俘虜過來的白匪兵。而陳認為這是強詞奪理,忍不住打抱不平,反駁主持人。」

其實,蘇聯紅軍在東北的種種暴行很好理解。1946年,香港的幾種報紙都有蘇聯軍人在華沙凌辱市民強姦婦女的新聞,有的還配有現場照片。如果在華沙有的蘇聯軍人會獸性大發的話,那麼,在東北的蘇軍,他們中的個別人大發些「獸性」,不也是極正常的事情嗎?

中國人民是善良的,我們不需要渲染仇恨,但必須銘記中華民族曾經所受的屈辱,即使是所謂的蘇聯「老大哥」,我們也應該分清是非,恩怨分明,而不能迎合意識形態,選擇性地去記憶。否則,就太對不起那些在蘇軍暴行中喪生的冤魂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