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元柳二公助人為樂 遇到危難亦獲神助 

2019-11-27 07:18 作者:陸善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唐憲宗元和初年,有元徹、柳實二公,家住在衡山縣。他們為人都很誠信,並且一貫助人為樂。受到大家尊敬。二公都有叔、伯等親屬,在浙右(會稽、山陰)地區為官,又都因為受人牽連獲罪,分別被流放到罐州、愛州。二公於是結伴,同往探望。來到廉州合浦縣,二公乘船入海取水路而行。快到交趾時,船停泊在合浦岸邊。夜晚時分,村中百姓祭神,鑼鼓笙簫喧嘩,船家與二公的僕從,一齊上岸去看熱鬧。看完熱鬧,回船即睡。

將近午夜時,突然之間,颶風驟起,刮斷了纜繩,將船漂進大海深處。那船,時而挂長鯨之脊鰭,時而擦巨龜之堅背,也不知將漂往何處。天快亮時,狂風仍然刮個不停,只見巨浪堆起雪峰,日出大海湧火輪。二公坐在船中,繼續在海上飄蕩,這船,觸蛟人之礁屋而船停,撞海市則蜃樓瓦解,經過無數次的劇烈顛簸,幾經沉沒之險,後來,這船漂到了一座孤島。這時,颶風也停了。

元徹、柳實二公,愁悶地登上孤島,只見一尊天王塑像,赫然立於島上。神像之前有金爐、香灰,別無他物。二公繞島環視一番之後,忽然看見海面上有一巨獸,伸出頭來,向四面張望,好像是在察看、監聽什麼。那頭巨獸的牙齒,森然如劍戟,雙目閃著電光,過了好一陣,它才潛入水中。功夫不大,又有紫雲從海面上升起,瀰散數百步。雲中有一棵五色大芙蓉,高百餘尺,葉子張開後,裡面有帳幄,如同錦繡錯雜,光彩奪目。又見一座虹橋,忽然從那棵芙蓉上伸展出來,直通島上。緊接著,有一個梳著雙鬟髮髻的侍女,捧著玉盒,帶著金爐,從蓮葉上,來到天尊的神像前,清除殘存的香灰,點燃新換的香。

二公見了,趕緊上前,向那女子叩頭求告,言辭十分哀戚,請求幫助他們返回人間。那雙鬟侍女,也不答話。二公又苦苦哀求了半天,那女子才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何突然來到這裡?」二公就把來到這裡的經過,如實地告訴了她。

那女子說:「過一會兒,玉虛尊師,降臨此島,來與南溟夫人會面。你們只要堅持求他,將能如願。」

話剛說完,有一位道士騎著白鹿,駕著彩霞,逕直降落在島上。二公又一齊向那道士,跪拜哭求。玉虛尊師很憐憫他們,說:「你二人可隨這女子,去拜見南溟夫人,她會安排時間,送你們回去的,不會遇到什麼障礙。」玉虛尊師又對那個雙鬟侍女說:「我暫且去修煉,然後就到你們那裡。」

元徹、柳實二公,遵從玉虛尊師的指示,來到南溟夫人帳前,行拜見之禮。只見一位未插簪束髮的女子,穿著五色花紋的華麗衣服,膚如凝脂,容顏美艷,神清似夜露,氣度鎮滄海。二公稟告了自己的姓名,南溟夫人笑道:「從前,天台山有個劉晨,今天有柳實;先前有個阮肇,今天有元徹;從前的時候有劉、阮,今天又有元、柳。這莫非是上天的安排?看來你們也是誠樸之人。」即令擺下兩個座位,讓二公坐下。

不一會兒,玉虛尊師到了,南溟夫人出去迎接。回來之後賓主落座,當下有仙女數人,演奏笙簧簫笛,排列在兩旁的鸞鳳,也載歌載舞,那歌舞正合著音樂的節奏。此時二公精神恍惚,好像夢中到了天上在聽仙樂。這樣的音樂歌舞,在人間實在是未曾見聞過的。夫人命人快拿酒來。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隻黑鶴,口中銜著一封彩色的書柬,從空中飛來,說:「安期生得知尊師來南溟赴會,想請尊師前去做客。」玉虛尊師讀了那封書札,對黑鶴說:「我隨後就去他那裡。」玉虛尊師又告訴南溟夫人:「我與安期生已闊別千年,不趕上南遊,沒有機會拜訪。」南溟夫人於是便催促侍女,趕快送上飯食來。侍女們當即擺上光亮潔淨的玉器,裡面盛著各種美味食品。南溟夫人陪著玉虛尊師一起進食,而元、柳二公,卻無人款待。這時玉虛尊師對南溟夫人說:「這二人雖然不能與我們一起吃飯,然而也應當找些人間的食物,招待他們。」南溟夫人說:「好吧!」於是便另外端上一些飯食來,都是人間的食物。玉虛尊師吃完飯,從懷中取出《丹篆》一卷,送給南溟夫人。南溟夫人拜謝之後收下。玉虛尊師於是向南溟夫人告別,並回過頭來,看著元、柳二公說:「你二人有道骨,欲回衡山不難。然而邂逅相遇,應該有靈藥相贈。你們的緣分,已注定另有老師,我不能當你們的師父。」二公再向玉虛尊師行禮,玉虛尊師隨即離去。

一會兒,海面上出現了一員武將,身高數丈,穿著金甲,手執寳劍來到近前,高聲說道:「奉天真之命,清除路上的障礙。那海獸行為不恭,按律應當斬首示眾,現在已經執行刑罰。」說罷就急速隱去。南溟夫人於是便命一個身穿紫衣、頭戴鳳冠的侍女說:「你可以送客人回去了。然而乘坐什麼呢?」那侍女說:「有百花橋可以載他二人。」二公連忙謝過南溟夫人,並向她告別。臨走時,南溟夫人贈給二公一隻一尺多高的玉壺,又在那玉壺上題詩一首相贈:

來從一葉舟中來,

去向百花橋上去。

若到人間扣玉壺,

鴛鴦自解分明語。

轉眼之間,面前已出現了一座橋,那橋長數百步,欄杆上佈滿了奇異的花朵。二公從花間的縫隙偷看。只見有千龍萬蛇相互纏繞,作為橋的支柱;又看到先前海上的那頭巨獸,已經身首異處,浮在海面上。二公於是便問那送行的使者,使者答道:「這海獸因為不瞭解二君,出來驚擾,故而被處死。」那使者又說:「我本不應作為使者來送你們,只是因為我另有心事,想要拜託二位,故而竭力要求,擔當此任。」說著就從衣帶間,解下一隻琥珀盒子,隱約可見裡面有個形狀像蜘蛛的東西,使者對二公說:「我等乃是水仙。水仙都是女性,沒有男子。我過去在南海番禺縣,遇見一位少年男子,感情至深,而有了孩子。那孩子未滿三歲時,我二人不得已,忍痛拋棄了他。南溟夫人命我將那孩子送給南嶽神為子。這之後,過了很久,我聽說南嶽的回雁峰使者有事來到水府。當他返回去時,就請他代為轉送一件給我孩子玩的玉環。誰知那使者竟然自己把玉環藏起來了!對此我至今仍很憤恨。希望二公,能替我把這盒子,送到回雁峰下,查訪到使者廟以後,把盒子扔過去,當時必有驚人的變化。倘若能得到那玉環,請送交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也定會報答二公的。切記:千萬不可打開這盒子!」

二公接過盒子,問那使者:「南溟夫人所題的詩中說:『若到人間扣玉壺,鴛鴦自解分明語。」這是什麼意思呢?」使者回答道:「你們回去之後,如果有事儘管敲那玉壺,必有鴛鴦回答,你們無論何事,都能照辦。」

二公又問:「玉虛尊師說我二人另有老師,那老師又是誰呢?」使者答道:「是南嶽太極先生。二公自然會遇見他的。」於是二公就與那使者告別。

百花橋的盡頭,就是從前在合浦岸邊停船的地方。二公回頭再看,已經沒有橋了。向別人一打聽,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二年。此時流放在獾、愛二州的親屬,已經故去了,於是二公便回頭,準備返回衡山。途中因為飢餓,二公就去敲那玉壺,立即有鴛鴦告訴他們說:「若想得到食物,往前走,自然會遇見。」走了一會兒.果然發現在道路的左邊有用盤子盛放的各種美食。二公吃後,數日不想再吃其他東西了。

不久,二公就回到家裡,從前的小孩子,現在都已長大成人,可是二公的妻子,各自都在三天前去世了。見到二公回來,家裡人都不勝悲喜,說:「人們都說郎君淹死在大海裡,孩子們服喪三年之後,又已經過去九年了。」這時,二公對人世間已感到厭倦,心中十分清淨淡泊,看到妻子的喪事,也不很悲傷,就一起直抵回雁峰,找到了使者廟,二公便將那琥珀盒子扔了過去,忽然有一條幾丈長的黑龍,激狂風、吐閃電,折斷樹木,揭掉屋頂,緊接著一聲霹靂,那使者廟立時就破裂倒塌了。此時,二公顫慄不止,也不敢細看,空中有人丟下一隻玉環,二公撿起玉環,便送往南嶽廟去了。等到二公回家之後,有一黃衣少年,攜帶兩隻金盒子,分別送到二公家裡,說:「郎君命我帶著這種還魂膏的藥,前來報答二君子。家裡如果有死去的人,即使過了六十年.塗在死者的頭頂上,也能使之復活。」

二公收下那藥.使者就不見了。二公於是就用那還魂膏,救活了各自的妻子。

後來,二公一起雲遊四方,查訪太極先生,可是根本找不到他的蹤影。二公心中煩悶,只好返回家去。這時正趕上大雪天,見一老叟,挑著木柴叫賣,二公可憐他年邁力衰,就主動給他酒喝。忽然發現那老叟的柴擔上,有「太極」二字,於是,二公就拜他為師。當二公把玉壺的事,告訴那老叟時,老叟說:「那是我貯藏玉液用的,丟失已有幾千年了,很高興又見到了它!」於是,二公就跟隨太極先生,前往祝融峰,從此得道成仙,不再露面了。(出自《續仙傳》)

正是:

二公誠信喜助人,

善將溫馨暖寒貧。

陽春三月贈鮮花,

雪凝九冬送火明。

未料船遇打頭風,

驚天動地幾失魂;

忽逢神仙從天降,

又承長老授道行;

從此醒悟成仙去,

翱翔宇空霞彩明;

原來助人乃助已,

千秋萬載理擺平。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