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姬發(周武王)概述

2019-11-11 09:14 作者:蔡新知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姬發,西周開國之君。謚號周武王。姬姓,名發。時稱王發。周文王次子,立作太子,故又稱太子發。又稱武王發。相傳曾蒙商紂「羈於王門」之辱。父姬昌死,嗣為西伯。藉父所奠基礎,遵遺囑,乘商紂暴虐寡助之弊,選賢任能,以足智多謀之呂尚、周公姬旦,分掌軍政要務,用賢臣召公爽、畢公高等人為輔佐,營建新都鎬(讀皓)京(即鎬、鄗、宗周。今陝西西安市西),積極籌備滅商。嗣位後二年,車載文王牌位,於中軍,自稱太子發,聲言:奉文王命伐紂,申明實施論功過、行賞罰制度,興師東征,觀兵於盟津(今河南孟津南),「不期而來會盟津者,有八百諸侯!」諸侯皆以為時機已至,進言:「紂可伐矣」!但姬發冷靜審慎,先遣間諜,潛入殷都朝歌(今河南淇縣。朝讀招)刺探。雖間諜還報紂淫逸,親小人,民有怨聲,而姬發知時機未至,乃還師以待,靜觀其變。

兩年後,聞紂昏虐愈甚,殺比干,囚箕子,走微子,亡太師疵、與少師強,宮內眾叛親離,民間怨聲鼎沸,知可決戰!乃遍告諸侯出師。於是,率兵車三百,虎賁三千,甲士四萬五千,會同各方諸侯兵車四千,與西南地區及江漢流域少數民族部落,如庸(今湖北竹山東南有上庸故城。一說今湖北房縣)、蜀(今四川成都一帶)、羌(西戎種族名.今甘肅境內)、髳(讀毛。今雲南姚安縣以南)、微(不詳。《孔傳》註:在巴蜀,即今四川境內)、鱸(一作盧。今湖北西部)、彭(今四川彭宣縣)、濮(今湖南沅陵縣)兵眾,於該年十二月戊午,自盟津渡黃河北上,直抵距殷都朝歌七十里之牧野(今河南淇縣南)。商紂聞訊,匆匆驅趕臨時武裝之奴隸及東夷戰俘十七萬,倉促應戰。

次年正月甲子黎明,周武王於陣前誓師,歷數商紂王的罪狀,聲言此役乃「行天之罰」,強調必須保持戰鬥隊列,激勵將士勇猛衝擊。紂兵雖眾,然有叛心,「倒兵從戰,以開(助)武王」。紂亡走鹿臺,用金珠寳玉,圍滿全身,然後自焚而死。

姬發率師入朝歌,親射斬商紂、妲己及一嬖妾的屍首。次日祭社,宣告周人正式取代殷商,建立西周王朝。深知商紂雖亡,殷都雖克,然西周猝然代商,欲長治久安,尚須努力。故與「九牧之君」登朝歌附近之汾(一作豳)阜,以望商邑,感嘆殷亡之鑒。為此,召群臣計議,處置殷商臣民。呂尚主張:盡殺以絕後患;召公建議「有罪者殺,無罪者活」;周公則提出分化利用,既以武力監視,又施以籠絡之策。周武王聽從周公之議,恩威並用,實行:既將其大部淪為周族奴隸,且繼續征服支持殷商之諸侯,又行安撫籠絡「以殷治殷」策略。封商紂之子武庚(祿父)於殷都,以穩定殷人;封兄弟叔鮮、叔度、叔處於管(今河南鄭州地區)、蔡(今河南上蔡)、霍(今山西霍縣西南),以監督武庚及殷民,史稱「三監」。又命召公釋箕子之獄,遣畢公開「百姓之囚」及表彰商容之閭裡,令南宮括散發鹿臺及鉅橋之錢糧,以賑貧弱,使閎天(人名)整修比干之墓,以收殷人之心。相傳姬發除使六百二十五國諸侯臣服外,此時,又討平不服者九十九國(一說「滅國者五十」)。同時,「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封邦建國」以控制各地與拱衛周王。除管、蔡外,還封弟叔振於曹(今山東定陶);封功臣呂尚於齊;封周公姬旦於魯;封召公奭於燕等。還頒賜彞器,分發殷物與眾臣,然後於同年四月,攜所獲殷商傳世九鼎與寳王,凱旋鎬京。他仍慮守業之艱,返周後,常夜不成寐。曾披露其憂於周公,又向箕子請教殷亡之由。思遷周都至原夏人所居伊、洛流域,以強化對東方控制。克殷後二年,病逝,遷都之願,未能了遂。

(1976年,陝西臨潼出土西周青銅器《利簋》銘文,可證甲子牧野之戰。今《尚書•牧誓》載其牧野誓師之辭。《逸周書》中《克殷解》、

《世俘》(即其所作《武成》)、作雒解》等,詳述克殷滅紂經過、與封邦建國情形。據傳還曾作《分器》(或稱《分殷之器物》)篇)

(據古代正史列傳等資料輯成)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