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習近平兩心腹分掌特別機構 防高官造反(圖)

2019-11-11 05:26 桌面版 简体 36
    小字


所謂「公安姓黨」就是「公安姓習」,公安特勤局直接由習的心腹王小洪親自控制,正是「公安姓習」的體現。圖為習近平到天安門廣場參加活動。(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11日訊】習近平現在權力穩不穩?有沒有突然下臺的變故甚至生命危險?在過去不久的四中全會,有一件事加深了人們對中共黨內權鬥激烈,可能隨時爆發血腥暴力的印象。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在四中全會期間離奇死亡,據傳從開會地京西賓館7樓墜地身亡,並以此逼使閉幕會換場地。會後,習近平當年從福建帶起的親信、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被公布罕見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長,這是一個負責一幫高官警衛的機構。此舉意味著什麼?外界多有說法,但仍未盡說,不妨和另一個中央級警衛機構的情況一併分析。

習上臺政變頻傳 四中全會後親信掌特勤局

習近平上臺之後經歷一個集權過程,期間爆出多次未遂政變傳聞,與之呼應的是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郭(伯雄)以及孫(政才)等「大老虎」統統被官方冠以「野心家」的稱號。一直到中共十九大,七常委中各派標籤分明,對應著習權未穩,黨內鬥爭暗湧不斷。在習的第二任期,恰逢中美大打貿易戰,經濟下行、物價上漲、外資撤離、失業潮以及包括香港事件在內的衝擊,國際社會對中共擴張野心的反彈和反制。黨內反對勢力借朝野對習的憤怒,乘機進行「逼宮」之說,以及包括習接班人在內的人事變動消息,也紛紛然在去年和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以及最近的四中全會期間廣泛流傳。

每一次這樣的會議節點之後,都會有人因為傳言看似落空於是認為「不靠譜」,殊不知這些傳言,本身很多就是從暗通中共不同派系勢力的親共外媒或港臺媒體釋出,如今這些被稱為紅媒的境外媒體,已深度捲入中共權鬥。

上月底結束的四中全會也一樣。會後隨即宣布,當年在福建負責習的保衛工作的王小洪兼任公安部特勤局長,本身已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北京市公安局長的王小洪,可謂控制了京城維穩力量,如今還要兼管一個涉及高官警衛的特勤局,自然意味不尋常。

中央警衛局加公安特勤局 習近平監控前後任中南海高層

公安部特勤局負責的警衛對象,為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中共國家副主席、中共人大副委員長、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共最高法院院長、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以及外國訪華要人。

這當中的中共高官,實際上囊括了七常委之外的所有「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要破解黨內政敵的威脅,這類高層級的官員自然是監控和監視的重點對象。不但如此,外國訪華政要也是習需要自己人進行監控,以避免有高官秘密接觸「裡通外國」。

習近平如此重視公安特勤局,與同期習的另一重臣、公安部長趙克志一個前所未有的提法也有所呼應。11月1日,趙克志在中共公安部黨委會議上強調「公安姓黨」。人們對此都感到奇怪,中共竊取政權後,這些國家機器什麼時候不是共產黨的?還要再加強調?其實,在習近平上臺並當上黨核心之後,黨中央就是習中央,姓黨就是姓習,這和中共央視三年前自己打出口號「央視姓黨,請你檢閱」,意思是一樣的,就是向習表忠。

所以,「公安姓黨」就是「公安姓習」,如今公安特勤局直接由習的心腹王小洪親自控制,正是「公安姓習」的體現。

事實上,除了握緊公安特勤局這支警衛力量,在習上臺之際,就已由親信迅速掌握了負責七常委警衛、以及退休元老警衛的中央警衛局。

中央警衛局的全稱是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負責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安全保衛,被列入公安部序列,又稱公安部九局,屬於中共軍隊的編製。

中央警衛局局長這個職位都必須是中共最高當權者信得過的人。隨著中共黨魁的更替,中央警衛局長也跟隨著變更。比如毛時期的汪東興,一直擔任中共警衛處(後來的中央警衛局)的負責人,後來成為參與拘捕四人幫的重要角色。鄧小平復出並逐步掌權後,當時的副局長楊德中被鄧小平扶正。1994年8月,江澤民任命親信由喜貴擔任中央警衛局局長。胡錦濤主政時,因為江干政,胡錦濤的第一個任期,由喜貴仍擔任中央警衛局局長,專門保護江澤民,還升了上將。

已倒臺的令計畫曾擔任中辦常務副主任、主任長達10年,掌握中央警衛局多年,在其落馬前後,中央警衛局被大清洗,中央警衛局局長曹清,副局長王慶雙雙調離,王慶隨後傳出被抓。擔任多年習的貼身警衛的王少軍升任局長。

近幾年,一直有元老「逼宮」之說,事實上已不太可能,這些元老既怕沒有警衛失去保護,又擔心受到警衛的監視,能做的事不多。比如,前年就有知情者爆出,習近平對江澤民採取警衛「換防」及禁止私下聚會等措施,指江澤民如同被軟禁。

從控制中央警衛局,到這次提「公安姓黨(習)」,習親信王小洪掌公安特勤局,無不透析出習近平防範黨內有人造反的心計。

中共將被自己打倒?習最怕禍起蕭牆 大搞「自殺自滅」

儘管國內民怨沸騰,但自認為掌握了強大國家暴力維穩機器的當權者是無視的,所以習四中全會前曝光的講話才說「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但是這話一方面自負滿滿,一方面卻又憂心忡忡,因為習最怕黨內有人蠢蠢欲動,故此又說要「防止禍起蕭牆」。

近幾年,習近平不停地在各種場合,包括政治局會議上要求「忠誠」,是因為知道中共黨內根本無法同心同德,官員多有二心。但忠誠是能要求的嗎,表忠也只是口頭上。

最新一個動向是,習的大秘丁薛祥日前刊文解讀四中全會「決定」,罕見以單刀直入的方式直接「護主」,強調維護習核心地位,對象只是習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顯然,這表明習和他的親信們心知,時刻想動手奪權的大有人在。故此,要「防止禍起蕭牆」,習不但要保護自己,還要防範別人,這就是他在由親信掌控中央警衛局之後,再進一步掌控公安特勤局的內在動因。

不但如此,四中全會前的習的前述講話中,還有一些更彰顯中共黨內下一步權鬥暴力的話,他引用了《紅樓夢》「查抄大觀園」一段裡的話,「百足之蟲,至死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

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就在四中全會落幕當天離奇死亡,是否就是當局一次「自殺自滅」的行動呢?作為中共政權崩亡的前奏,在習近平握穩中央警衛局和公安特勤局之後,下一個要「自殺自滅」的高官,級別可能更高,這屆中央會不會整個端掉?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