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億美元:這一數字將顛覆大世界!

2019-11-07 09: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9年11月7日訊】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最新數據,2019年9月,美國錄得2.52億美元的石油貿易順差,這是1978年以來的第一次。9月當月出口原油309.2萬桶/日,環比增長13%。2.52億美元這個小數字就足以顛覆世界。

自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開始,美國大陸原油產量開始下滑(美國的原油產量在1971年前後達到峰值,這一年恰恰是尼克松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的時間點,然後就是持續約四十年的回落過程。80年代中期以後石油產量更是快速回落,這個時間點更完美地吻合本次經濟全球化加速發展的時間點,也即1989年前後。美國原油產量的回落過程一直持續到大約2007年),這直接帶來了兩個方面的影響:

第一,美國的製造業不斷外遷。當美國的原油產量開始下降之後,使用中東等地的外購原油,油價的綜合成本很高(為此美國還需要支付軍事、外交、海運、地緣政治等成本,形成綜合成本),很多製造業就只能外遷,這種外遷過程是資本和美國政府共同推動的過程。由此也就可以看到美國政府在這一時期極力主導經濟全球化過程。

美國在這裡的代價也是十分明顯的,美國不再是獨立的經濟體,很多產業的對外依存度很高,所以,過去三十年美國霸權地位的基礎是不牢固的。這自然也讓美國的貿易逆差不斷形成並放大。60年代,美國尚有貿易順差,但約半個世紀之後的2018年,美國的貨物貿易逆差居然達到了驚人的8913億美元!

第二,隨著貨物貿易逆差的不斷放大,美元就不斷流入世界各地。這就形成美聯儲不斷「被動」濫發貨幣的時代,這種貨幣濫發形成了連續不斷的危機,包括七十年代的滯脹、2008年的次貸危機,等等。也由於美國自身對中東原油的依賴性而多次在中東發動戰爭,以保護產油區的穩定。直接導致了財政的巨額支出,這些因素(尤其是次貸危機)是美國政府今天債務纏身的根源。

基於美元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儲備貨幣,美元大量輸入到世界,就又進一步推動了經濟全球化,也推動了非美國家基礎設施和經濟的大發展。總的來說,美元不斷被動輸出對美國的經濟發展是一種制約(制約了產業完整性,更制約了財政,最終制約的是美國的綜合國力),對歐亞經濟的發展有利。

造成上述一系列現象的源頭就是原油。經濟全球化是美國首先倡導、現在世界各國依舊依依不舍的一個名詞,如果放大在美國原油產量下滑、不足以支撐製造業不斷髮展的大背景之下來觀察,又是一種階段性的必然現象。對於這其中的弊端,美國人也是十分清醒的,所以,為了擺脫原油所帶來的制約,本世紀以來的幾任美國總統都在力爭能源獨立,川普(特朗普)上任之後簽署的第一項行政命令就是加快原油產業發展和油氣管道鋪設。

而2019年9月美國錄得2.52億美元的原油貿易順差,意味著一個時代結束了,新的時代開啟了。

在新的時代中必然會形成下列現象:

第一,經濟全球化將成為過時的詞彙。

歐亞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鏈在現階段無疑是完整的,有全球競爭力的,這些產能很大部分是用於向美國進行商品輸出。但美國進口需求的不斷下滑又是必然趨勢,因為隨著原油實現自給之後,美國必然會重建基礎設施和製造業(過程肯定會有波折,但趨勢不會改變),對歐亞非等地的商品需求會不斷下降。這就讓經濟全球化逐漸成為過時的詞彙。

美國會逐漸形成一個更加封閉的經濟體。當經濟逐漸封閉之後,政治、軍事將逐漸走向封閉。

第二,美元將不會像過去一樣廉價。

在美聯儲不斷濫發貨幣的年代,歐亞國家形成了幾乎天文數字的外匯儲備,比如新興國的外匯儲備一度高達天文數字的四萬億美元(其中最主要是美元資產),日本持有的美國國債數字也長期保持在一萬億美元以上,很多國家尤其是產油國動不動就有數千億的美元儲備,等等,未來,這種現象顯然不可持續,各國美元儲備的增長將日益困難。

基於美元是多數非美國家貨幣發行的保證金,當自身的美元賬戶無法擴張之後,基建活動就難以像過去二三十年那樣持續下去,非美貨幣就更不穩定,也會直接造成各國的通脹更不穩定。

第三,最近有報導,德國欲聯合歐盟各國組織約三至四萬軍隊進駐敘利亞,這在經濟全球化時期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德國自二戰之後一直是反戰的代表,可現在的態度卻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熱衷於出兵海外。背後的根源是隨著美國能源實現獨立,美國經濟必然會逐漸走向獨立(過去四十多年是非獨立的,因為很多產業有很高的對外依存度,未來進行的很可能類似是經濟上的「獨立戰爭」),美國人再也沒有動力獨自出錢、出人、出武器在世界各地用軍事手段壓制地緣政治矛盾,歐亞國家對於自身的地緣安全問題必須要以自己為主,即便北約內部的國家也是如此。所以,半個世紀以來倡導和平的德國軍隊就只能準備開始成建制地走出國門。歐亞非等國真正戰爭多發的時代來臨了,軍備競賽很可能會加劇。

美國將不再是歐亞地區的霸主,相反,卻會成為歐亞很多國家最重要的外援,但這其中的轉變是十分明顯的,歐亞國家的事物與矛盾必須自己解決。

第四,當美國成為原油淨出口國之後,川普壓制國際油價的動力就不大了,此時的原油貿易將成為美國政府回收海外美元的手段,也是壓制貿易逆差的手段。

等等。

慢!今天的美國看起來似乎是一片坦途,但又必須邁一個「坎」,那就是如何擺脫現在高昂的債務和財政赤字問題(美國政府的負債率已經達到GDP的106%以上),這種水平根本無法持續,這是美國推動經濟全球化、經濟不再「獨立」之後已經付出的巨大代價。

但不管怎麼說,世界即將改變!這種轉變是歷史性的改變,雖然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美元在歐亞國家將再次逐漸變得稀缺(上世紀直到九十年代,一些國家的美元還很稀缺,僅僅是最近二十多年才不那麼稀缺),人們在逐漸淡忘經濟全球化這一曾經的熱門詞彙的同時,逐利美國很可能在將來成為很熱的詞彙。以前,曾爆出底特律等地(意指那些美國的製造業中心)有一美元的房產,未來或許會烏雞變鳳凰。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