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中共十九大那場政治交易基礎動搖(圖)

2019-10-22 11:25 作者:鄭中原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臺的七名中央政治局常委。
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臺的七名中央政治局常委。(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0月22日訊】筆者上篇文章《趙樂際自身難保 王滬寧乘機奪權》甫一發表,就有讀者留言道:「趙樂際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馬」,言下之意是習近平對趙樂際本來就不可能真信任。趙樂際如果是江曾的人,他一直幫著習近平掌管人事五年,又能升任常委頂替王岐山說明什麼呢?問題不是那麼簡單,因為不止趙樂際,整個十九大人事,再往前推到十八大,都是一團政治交易糊塗帳,充斥著派繫妥協。但自從趙樂際近日被爆料不妙起,這些妥協的基礎開始動搖。

中共十九大會議上那場眾目睽睽之下的政治交易遊戲

記得中共十九大開幕當天,有外媒發現,在習近平做工作報告期間,習近平和江澤民兩陣營因為「習思想」入黨章展開激烈搏鬥,出現「咬耳朵」、「傳紙條」現象,在全球媒體注視下「達成交易」。

《日本經濟新聞》當時描述說,北京大會堂內的聽眾席上發生了一系列私下活動。一位秘書走到習近平辦公室主任丁薛祥身邊,向他耳邊低語,並展示了一張紙條,兩個人交頭接耳討論了好一會兒。然後,這個秘書又走到坐在前排的習近平近臣、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身邊,兩個人再次看著紙條,低聲耳語。

然後,這個秘書走到了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身邊,給他看這個紙條。劉沒有跟秘書說話,而是側過身子,跟旁邊的另一江派常委張德江竊竊私語。報導說,就這樣,習近平的盟友和敵對派,對著一張紙條悄悄議論,最後在全球媒體好奇的注視下「達成交易」。

我們無法知曉紙條上的真正內容。不過,在當天習近平做完工作報告後,劉雲山賣力標榜習思想是所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張德江則吹捧習思想是「整個大會的最大亮點」。當習近平的對手也不得不支持習思想寫進黨章的時候,習也不得不把對手的盟友安置在進入高層,紙條上的內容或與入常或入局名單有關。

這一屆的政治局常委的結果是,兩個原有接班人之稱的熱門入常人選——被視為胡錦濤隔代指定的胡春華和習近平親信陳敏爾均未入常。習近平的頭號親信栗戰書入常,老資格的團派大將汪洋終於入常,原來的中組部長趙樂際入常,早年被江澤民和曾慶紅從上海安排到中央、後來成為「三代國師」的王滬寧以黑馬姿態入常,江澤民的上海護院韓正也入常,另一個曾備受關注的習近平的盟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則全退卸任。

在新一屆25名政治局委員中,至少15人是「習家軍」,但也有不少是具江派色彩的官員。結果顯示習派未能完勝,十九大並未破除權鬥各方勢力的「恐怖平衡」。

趙樂際到底是誰的人?

在十九屆政治局常委當中,趙樂際真正是誰的人一直各有說法。

趙樂際在中共十八大後幫習近平掌管中組部,一直到十九大入常,一直有人認為他是習近平的人,認為他原來沒有派系靠山,又是習近平的老鄉陝西人,長期在青海、陝西生活工作,因而獲得習的重用。

不過,趙樂際的仕途上升關鍵期其實在江澤民任內。

趙樂際開始一直在青海省商業系統工作,1991年2月升任省商業廳廳長。此後,趙樂際的職務更是穩步上升,1993年2月任青海省省長助理、省財政廳廳長。1994年7月任青海省副省長,1997年3月任中共西寧市市委書記。1997年12月任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西寧市委書記。1999年8月任代理省長,2000年1月正式當選青海省省長。趙樂際當時以42歲的年齡,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長。

但也有人說趙樂際比較感恩於胡錦濤,因為他在胡任職總書記期間的2003年得到胡的提攜,出任青海省委書記。據說,胡當時發出「不能虧待長期在邊緣地區工作的幹部」指示後,趙樂際才於2007年調任陝西省委書記,2012年調任中組部部長,並成為十八屆政治局委員。

《前哨》總編劉達文先生也爆過趙樂際背景的料,他也認為趙樂際後期的升遷其實也是得益於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安排。據說,十八大前,當時曾慶紅原本打算把他的心腹、廣西自治區黨委書記郭聲輥調京出任中組部長,趙樂際出任公安部長。但不巧的是,當時江澤民的妹妹到西安玩耍,趙樂際熱情接待,可能經江澤民的妹妹向江澤民吹風,後來江澤民一批,竟然將趙和郭的位置對調。就這樣,趙樂際就這樣成了中組部部長,郭成了公安部長。

從上述情況看,趙樂際只能說本來派系背景並不明朗,真實是誰的人,也很難講,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中共十九大上是各派妥協的成果之一。

十八大也有場政治交易 胡錦濤「裸退」內幕最難懂

現在回過頭來再說說十八大那場派繫妥協。當時十八大常委中,張德江、劉雲山和張高麗,直接就是江澤民推薦的人,俞正聲是各派沒意見的,但據說朱鎔基出面反對李源潮入常,李鵬則親自反掉汪洋進常委,京城消息說,李鵬認為與六四有牽連的都不得進。而汪洋是「團派」人物,李源潮也有這一背景。

王岐山是習近平自己要求陪上臺的鐵桿,習近平一度挺著,王岐山必須入常,王本身也是太子黨,各派元老最終都沒反對,只是江澤民隱隱有些不安。

只是十八大胡錦濤「裸退」這一點,讓許多人都摸不清內幕。因為胡錦濤確定裸退的時間很短,基本是七中全會之後,十八大召開期間的數天。

據京城消息認為,胡此次「裸退」是他的亮點,背後有什麼交易就真的搞不清楚了。較多的說法是說,胡錦濤這樣做是斬斷江澤民「老人干政」,但筆者此前分析過,認為胡錦濤「裸退」是有條件的,就是要習近平幹掉江澤民。

中共十八大之後到中共十九大之前的幾年,所謂習江斗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王岐山反腐拿下的大多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但是最終江澤民未被觸動,這或許令胡錦濤心生憤怒。

新一輪權鬥從十九大開始 至今妥協基礎已大動

到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又發生了另一場交易,就是前邊日媒描述的那些會場之中眾目睽睽之下的「遞條子」所隱藏的秘密。此時,胡錦濤的「裸退」之謎已隨風而去,新一輪中南海權鬥改頭換臉進行。

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實質替代了原來張德江、劉雲山和張高麗的位置,但三人中也並非鐵板一塊,王滬寧似乎野心更大,更陰沉;李克強和汪洋是「團派」沒有錯,但是他們的特點是不張揚,還算四平八穩;習近平在常委中的鐵桿就只有栗戰書,故此他正在政治局委員中安排和網羅更多人馬,比如陳敏爾可能很快回到中央獲得更大實權,充當所謂儲君角色。

就像筆者《中南海權力恐怖新格局》一文中指出,在中共十九大換屆更新的七常委,在不足兩年裡,權力格局已然發生了極大變化,七常委權勢排名變成了:習近平、王滬寧、李克強、栗戰書、汪洋、韓正、趙樂際。其中趙樂際按官方排名應是第六位卻實際權力已降至末位。而上屆的王岐山本是第六位實際上成為二號人物。相反,勢力增長最快但又最反常的是王滬寧,他已取代當年王岐山的二號人物實權,可能是中南海真正操盤者。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各派大佬怎樣打算、謀劃,都跟不上時局變化,眼下中共面臨內憂外患,黨內意識形態崩潰,官員怠惰之風流行,再加上中美貿易戰以及香港反送中等造成的國際壓力,令習近平不得不獨自一人連呼帶喝的威脅全黨「危險無處不在」、要「自殺自滅起來」。要知道,幾年前有王岐山不時幫習放出這類警告亡黨危機以威懾全黨的話,但是現在王岐山只充當禮儀角色,近日在印尼重遊舊地,還高興得唱起歌來。而現在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呢?根本沒法達到王岐山那樣代習放話的層面。

說回趙樂際,他不但上任幾年反腐業績平平,還因不斷抓捕涉及秦嶺違建別墅案的舊部被人恥笑。在近日,四中全會要開之際,趙樂際因陝西大案曾受習近平警告的消息突然經由親中港媒傳出。

有意思的是,就是這消息傳出才3天,趙樂際21日馬上在官媒露面向習表忠,北京日報報導了趙樂際17日至19日到海南調研,趙在講話中大談習思想,稱要做到「兩個維護(就是維護習核心和習中央權威)」,為中共黨中央確定的重大戰略實施提供保障,云云。按照中共官場慣例,這種表忠程式在官員情況不妙時較常用,令計畫、周本順落馬之前也做過。

就像上篇文章收尾時所說,趙樂際作為政治局常委、反腐大將,受到習近平的警告,本身很可能與中共十九大那次派繫妥協的基礎大動搖有關。此事不簡單,可能還有後續效應,即使趙樂際不受處理,也會被架空,被奪去實權,趙樂際從此也會夾著尾巴做人,不能有所作為。同時,趙樂際被警告,意味著他背後的勢力也備受打擊,相信也會有所舉動,但能否借力撼動「一尊」仍是未知數。

中共越反越腐,以貪反貪,結局就是官場無藥可救、一爛了之。當然,隨著權鬥加劇,也可能有觸發政變性質的事件,致使中共政權垮臺。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